未完成的緬甸民主革命:「8888運動」30週年,脆弱的民主依舊在軍方手中掙扎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緬甸獨立以來最血腥、死傷最慘重的這場「四個八運動」看似走到了民主的邊緣最後卻以失敗收場。這失敗對緬甸人民而言並非僅是外界所看到的政治層面,整個教育體系被催毀,國家所有資源及經濟命脈完全被軍方控制。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雙曉

當我們在想著如何慶祝一年一度的父親節時,號稱亞洲五虎之一的緬甸正在努力著如何彌平一場30年前不成功,但埋下民主革命種子的「四個八運動」(又稱8888運動」)所留下的傷痛。

1988年8月8日起義的這場革命,它的後遺症至今深深影響著緬甸。今年是緬甸「四個八運動」30週年,這30年來緬甸這個佛塔的國度承受過多少創傷,純樸的緬甸人民們如何渡過水深火熱的困境,是我們無法想像,而今日的緬甸又面臨何等艱難的挑戰?當然,不僅是外界關注的羅興亞人權問題,政策不穩定及嚴重缺乏人才所導致的經濟困境、停止不了的內部戰爭、貨幣貶值、基礎建設不足、各項政策執行不力等,再加上每年雨季的嚴重水災,使得當年受國際肯定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民主鬥士翁山蘇姬、今日的緬甸執政者飽受各界批評,處於腹背受敵的困境中。而緬甸的民主發展依然脆弱地在軍方的手中掙扎。

緬甸當今所面臨的困境,你我都很清楚不是短期之內所造成,更不是短期三年五年就可解決。要談這困境的起源,得追溯到1962年三月,當時奈溫將軍(U Nay Win)以國家正在面臨即將瓦解的危險為由,發起政變把民選總理巫努(U Nu)趕下台,開啟了他的緬甸式社會主義時代,用高壓的手段統治到1988年。他奪權幾個月後,七月七日仰光大學的學生們示威抗議他的獨裁統治,但立刻被鎮壓,造成不少學生死傷,被稱為七七事件(Seven July)。從此以後民眾對奈溫政府失去信心,對政經情勢敢怒不敢言。1980年後期蘇聯地經濟走弱,東歐各國興起推翻社會主義要求民主改革,尤其當1986年菲律賓的「人民力量革命」成功推翻獨裁總統費迪南德馬可仕,緬甸人民開始蠢蠢欲動。

當時,國內外情勢的變化讓年近80歲的奈溫開始為自己退路著想,1987年八月,他罕見向人民承認其政策失敗使國家經濟陷入困境,卻又在9月5日無預警宣布廢鈔,使淹淹一息的經濟休克,令多數剛領到薪水的基層人民受到嚴重衝擊。

Ne Win_奈溫_緬甸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奈溫(Ne Win,圖右),緬甸軍政府領導人及獨裁者。

種種因素,讓25年來人民們被壓抑的不滿情緒隨廢鈔事件達到最高點。仰光的學生們開始發動抗爭活動,要求民主政治及經濟改革。隨著零星的學生抗爭活動展開,遂造成了一些衝突事件,其中在一次的示威活動中,仰光工學院的學生領袖彭莫(Ko Pon Maw)被警方射擊身亡,並有多位學生被逮捕,這不但激怒了學生們,更激怒了整個社會。在學生們的號召下,仰光開始出現一波又一波的抗議活動,不只要政經改革開放,更強烈要求當權者對學生領袖被擊斃一事給個交代。

(由美聯社拍下當時學生抗議的畫面)

為平息風波,且避免學生們集結造勢,軍方佔領了部分校區,政府也宣布全國大學放假,各地區零星宣布宵禁,國家媒體完全封鎖所有示威抗議消息,人民們只能靠BBC和VOA來了解自己國家的情況。為完全控制住軍方,軍中嚴格禁止收聽BBC和VOA。後來宗教團體也開始加入動員,並開放寺廟埸地供學生及反對人士們使用。只要有規模較大的示威活動,政府即調動偏遠地區軍隊,宣稱有暴民作亂,使不知情的基層軍人無情地鎮壓學生。當時只有被奈溫鬥爭下來的退休將軍翁吉(U Aung Gi)發表公開信,譴責政府迫害人權,要求經濟開放政治改革等。

AP_8801010128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1988年1月的仰光抗議活動,照片中可見警察和其他著制服的公務人員參與示威活動,當時緬甸政府已下令,公務員重返工作崗位將面臨處分。
AP_880320044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1988年3月的仰光街頭,在一場騷動中學生試圖翻倒一輛卡車。

奈溫完全不在意沸騰的民怨,大學反覆地開學又放假,宵禁、解禁命令隨抗爭活動反反覆覆地執行,讓整個國家混亂不堪。幾個月下來局面失控,政府只好宣布大學無限期休假。在國內外壓力下,奈溫在1988年7月23日做了政策性的宣布,宣布他和總統山友(U San Yu)退休、將開放黨禁,卻語帶恐嚇地說國家不會放任暴亂行為,若有任何暴動槍口不會對空發射、必定要人命。另一方面為平息民怨,內政部長則為被警察抓進囚車內的41位抗議學生窒息死亡一事負責辭職下台,為表示政府的誠意,恢復了被各大學開除的學生們的學籍。

但學生和人民不相信不接受政府的善意,尢其奈溫的「要人命」之說更是激怒了全國。被迫放假返鄉的大學生剛好成了各鄉鎮示威活動召集人,壓抑已久的社會各界也紛紛投入抗爭活動。各地的學生、僧侶及反對派人士們開始串連策劃舉辦全國性示威活動,並選了1988年8月8日為民主革命的吉祥日,命名為「四個八運動」。以當地寺廟為基地號召返鄉的大學生、國高中生及民眾們,身穿白襯衫黑沙籠上街示威要求民主改革、經濟開放。就這樣,緬甸的首次民主運動由仰光、曼德勒蔓延到全國。仰光的交通因此癱瘓,全國經濟隨之停擺。

AP_0704280221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1988年8月,學生和僧侶於反政府抗議期間走上仰光街頭,要求緬甸實行民主,當時,更有上千名民眾走上街頭慶祝解除戒嚴令。

當然奈溫依舊不肯放手,在幕後策劃指揮如何打壓抗爭活動。他的接班人,也就是被人們稱為「緬甸屠夫」的盛倫(U Sein Lwin)在短短16天任期內用殘暴的軍事手段打壓殺害示威抗議的學生及民眾,掃射校園、醫院,造成近數千人死傷、多位學生失蹤。這事件受到國際關注,在國際的譴責及壓力下盛倫下台,並由曾短暫在耶魯大學任教過的法學博士貌貌(Dr. Maung Maung)接任,但人民對政府的信任盡失,不再接受奈溫的任何魁儡,抗議民眾要求立即解散政府、成立臨時政府並舉辦選舉。政府表示讓步,承諾開放組黨,擇期舉辦選舉並宣布解禁。

20多年來獨裁者奈溫對異議人士用各式各樣的手段趕盡殺絕,當時社會上沒有一位可讓人民完全信服的有力人士。這時被奈溫鬥下台的前總理巫努,前國防部長吳丁巫(Thura U Tin Oo,現民盟顧問)、退休將軍翁吉開始浮上檯面。

當時正逢年邁的翁山國父遺霜健康出了問題,她的一對兒女翁山吳及翁山蘇姬由國外趕回探望。民間開始傳出各式小道消息,傳説翁山國父的長子翁山吳可能會集結所有反對勢力組黨,並參加選舉。但這只是老一輩過氣政治人物們單方面的期待罷了,翁山吳本人對政治沒有興趣,也看不出他對國家及人民是否有熱情,另外也有可能他受到當權者的利誘、恐嚇,探望母親後翁山吳便離開仰光返回美國。

相反地,翁山蘇姬則留下來照顧母親,整個社會又把希望轉移到她的身上,而從此也踏上了燃燒自己照亮緬甸的民主鬥爭之路。(註:後來軍政府利用翁山吳與胞妹翁山蘇姬打官司,爭奪仰光唯一父母留下的住宅,也就是翁山蘇姬目前的仰光住宅)

(當時8888運動」的新聞畫面)

因為貌貌博士不同意成立臨時政府,全國民眾的示威遊行活動就沒有停歇。在仰光參加抗爭遊行的民眾越來越多,不只交通癱瘓、政府部門、學校全面停擺。8月26日翁山蘇姬在大金塔後門對50萬示威民眾做了「民主政治」的演講,她主張以和平的方式爭取民主改革,她的演說不只轟動了全國,也使人民們相信這次的抗爭將為國家帶來改變。隔天受到人民敬仰的前國防部長吳丁巫在仰光總醫院對示威民眾公開演講。接下來學生會成立,敏哥耐(Min Ko Naing)被選為會長,巫努和翁吉則成立了「民主及和平總會」。政府和反對力量則正在為成立臨時政府與否、該由哪一派主導選舉、何時舉辦選舉等議題僵持不下。

混亂中,一隊激進的抗議民眾和青年僧侶隊攻進了仰光市區軍方存放大量軍火的貿易部大樓,打算把大樓炸毀,後來由學生會居中協調,和平解決了可能發生的大災難。但部分軍火已被青年僧侶隊帶走,由翁山蘇姬出面勸說後把所帶走的軍火歸還軍方。當時部分抗議隊伍主張用武力對抗不願解散的政府,部分卻相信軍方將分裂,期待軍中部分力量靠向反對派。

(電影《以愛之名:翁山蘇姬》,重演了1988年8月26日翁山蘇姬在大金塔的演說)

此時,有心人士刻意放出消息說巫努與翁山蘇姬達成共識、已成立了臨時政府,而且聯合國將認定臨時政府具有合法性。但當天翁山蘇姬公開否認成立臨時政府一事。當然外界無法得知她否認的原因,她的猶豫與不願與巫努合作,使軍方得到了捷足先登的機會。由將軍蘇貌(Saw Maung)為主席的「恢復法律與秩序全國委員會」宣布由軍方暫時接管國家政權,軍方開始火力全開、再次血腥的鎮壓抗議民眾。一週後翁山蘇姬、吳丁巫和巫翁吉宣布成立「全國民主聯盟」,但一切為時已晚。

學生會部分領袖及抗議人士為躲避逮捕,逃往泰國、印度邊界,部分加入了叛軍,部分則被捕入獄,反抗力量全面崩解。接下來軍方配合演出,清除了軍中奈溫的所有舊勢力,辦了一齣選舉戲碼卻不肯把政權交給勝選的全民盟,翁山蘇姬卻反覆被軟禁。

AP_070613032138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為平息反政府示威遊行,蘇貌(Saw Maung)發動軍事政變並命令部隊進入仰光街頭。
AP_880901050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1988年9月的仰光街頭,來自緬甸社會各階層反對26年專制統治的遊行示威,當時軍方重新掌權,引發抗議者和軍隊間的衝突。

後來軍方內部為路線之爭產生矛盾,鬥爭中丹瑞勝出。期間軍方使出各種手段逼迫翁山蘇姬離開緬甸,更試圖暗殺她。但她很清楚一旦踏出國門她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機會。從此她和年幼的一雙兒子生離、與心愛的另一半死別。她的國家又掉入了另一個黑暗深淵中。

緬甸獨立以來最血腥、死傷最慘重的這場「四個八運動」看似走到了民主的邊緣,最後卻以失敗收場。這失敗對緬甸人民而言並非僅是外界看到的政治層面,整個教育體系被摧毀、國家所有資源及經濟命脈完全被軍方控制。自1987年後期,忽開學忽放假的大學直到軍政府上台後,放了將近三年長假。為了疏解堆積三年的大一新生,一學期的課程壓縮在三個月內完成。知識份子開始出走海外,有能力的家庭紛紛把孩子送往新加坡、澳洲等地移民就學。

AP_880918097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1988年9月18日檔案照,警方加入了在緬甸街頭反政府的示威者,部分軍人也加入支持民主行動的行列,然而當時軍方已宣布掌權。

而避免學生集聚再度造事,政府開始規劃分拆各大學。在師資短缺的情況下,仰光及曼德勒郊區和二、三線市鎮新建多所學院,大量成立函授課程更鼓勵大學生就讀函授課程。隨著翁山蘇姬的軟禁和釋放,一波波的抗爭事件又開始出現。

在2007年8日15日發生了第二次民主革命,也就是大家比較了解的「番紅花革命」。從此軍方長期駐守仰光大學及曼德勒大學校園內,至今尚未完全恢復原貌。被軍政府惡整後的教育體系,至今尚無能力培訓出合乎現代企業要求的人才,這造成緬甸經濟發展一大難題。

AP_0709250302
2007年9月,由一群僧侶領導多達10萬名反政府抗議者於仰光遊行,此為自1988年後緬甸最大規模抗議行動。

30年了,緬甸人民終於可依照軍方事先設計好的憲法選出自己的總統,但那位總統永遠都不會是他們期待的翁山蘇姬。外界眼裏翁山蘇姬雖無總統之名但已有總統之權,殊不知這位總統之權力處處受到限制,國防部、內政部、廣電局及國家媒體依舊牢牢掌握在軍方手中;她的資源被掏空、國家百廢待舉、水患和內戰不斷、教育水平不足的人民,西方勢力還把羅興亞問題加在她身上⋯⋯。

究竟一位權力有限的七旬老婦翁山蘇姬,憑著自己一人的智慧、意志力及人民對她的信賴,能否把人民的命運完全翻轉來呢?她蹣跚的步伐何時才能把這年輕又易碎的民主帶向茁壯呢?

(由丹麥導演Anne Gyrithe Bonne執導的《翁山蘇姬:無畏的女人》紀錄片預告片。)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