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商界族群構成有多「多元」?從《富比士》東南亞富豪榜揭秘

東南亞商界族群構成有多「多元」?從《富比士》東南亞富豪榜揭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華人或華裔在各國富豪榜上都佔有不符其族群人口比例的多數,這不表示華人就掌控了東南亞的私人經濟。東南亞畢竟是全球「商家」必爭之地,商人來自多元族群是東南亞區域經濟的必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翻開富比士(Forbes)東南亞各國的50大富豪榜,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姓名。其族裔構成有三類,即「土著」、華裔和其他少數族裔(印度裔、歐裔等)。榜上的富豪大部分都是華裔,有的從姓名就可看出他是華人(方言拼音、洋名加姓氏),有的採用「隱藏漢姓」或本土化姓名,我們則要仔細分析才能得知。

其餘富豪的姓名有別於華裔的取名方式,可知他是「土著」或少數族裔。東南亞印度裔富豪包括了Ananda Krishnan、Sri Prakash Lohia和Tony Fernandes。Ananda Krishnan(馬來西亞富豪榜第三名)是電訊業大亨,擁有寰宇衛星電視、明訊電信公司和MEASAT衛星。

同前者一樣土生土長於吉隆坡的Tony Fernandes(馬來西亞第30名)乃是亞洲廉航的開創者,亞航(AirAsia)乃亞洲其他廉航效仿的典範;Sri Prakash Lohia(印尼富豪榜第五名)則是印度新移民,和其在泰國經商的弟弟Aloke Lohia(泰國富豪榜第九名)共同經營紡織纖維集團Indorama。

從姓名來看,他們並非來自印度同一個群體。正如東南亞華人依其羅馬字姓名可知其籍貫一樣,這三位富豪分別來自南印度佛教、印度教和果亞天主教的背景。

Ananda Krishnan的名字由佛陀弟子阿難(Ananda)與印度教主神毗濕奴的化身奎師那(Krishna)組成。鑒於Krishnan(父名)是南印度的常用名,可理解為其父親來自南印度;而Ananda一名與佛教有關,意即他本身是佛教徒。

RTR34T6B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馬來西亞電訊業大亨Ananda Krishnan。

Sri Prakash Lohia由三字姓名組成。Sri是對人和物的敬稱,如馬來西亞的榮譽頭銜拿督斯里(Datuk Seri或Dato’ Sri)和丹斯里(Tan Sri),以及斯里蘭卡(Sri Lanka)、斯里巴加灣(文萊首都Bandar Seri Begawan)和三佛齊(印尼古國Srivijaya)。Prakash源自梵文,有光亮之意。其弟Aloke之名也有光亮之意。Lohia則是其家族姓。由此推斷,他應是印度教徒。

具有西方特色的Tony Fernandes姓名,其姓Fernandes在葡萄牙及前殖民地很常見。Tony Fernandes的父母分別是印度果亞人和馬六甲的土生葡人(Kristang),故他是馬來西亞少數民族中的少數。以上這三種背景,反映了東南亞印度群體的複雜性。

另一個具有代表性的少數族裔是菲律賓的西班牙裔。排在菲律賓富豪榜第三和第五位的Enrique K. Razon和Jaime Zobel de Ayala,其姓Razon和Zobel de Ayala(由祖輩姓Zobel與de Ayala構成)皆源自西班牙。

這兩大家族世代經營菲律賓的基礎建設,如Razon的港口和Ayala集團的銀行、路面電車、電訊、房地產等。可以說這是後殖民時代,東南亞僅存仍在經營家族企業的歐洲人後裔。

RTX22V5J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Ayala Corporation 總裁 Jaime Zobel de Ayala。

在未曾受歐洲殖民統治的泰國,其富豪榜上也有少見的歐裔企業家Harald Link(泰國第21名)。他的祖父德國人Adolf Link受委管理1878年由德國藥劑師B.Grimm所成立的暹羅藥房(御用),其後Link家族與泰國王室保持密切聯繫,作為德泰兩國商貿交流的管道。Link家族持有的B.Grimm集團還幫助王室建造了蘭實運河(Rangsit Canal),以及協助進口德國的產品如賓士汽車、西門子列車、蔡司鏡片等。這乃是東南亞與歐洲人平等互利之美談。

在馬來西亞和印尼富豪榜上有不少企業家有阿拉伯或伊斯蘭的姓名。然而這並不代表他們都有中東血統(多是採用伊斯蘭姓名的南島民族),亦不一定自我認同為阿拉伯後裔(多認同為「土著」)。

最明顯有阿拉伯血統的是持有重工企業DRB-HICOM和礦業公司MMC股份的賽莫達(Syed Mokhtar Al-Bukhary),他在馬來西亞富豪榜上排名第12位。

賽莫達出身葉門哈德拉毛地區(Hadhramaut)。此地是東南亞阿拉伯後裔的祖居地,新加坡富商家族Al Junied(阿裕尼地鐵站Aljunied MRT Station以其命名)和Al-Saggoff皆是葉門後裔。其姓Al-Bukhary和其尊稱Syed可說是阿拉伯後裔最明顯的象徵。Al-Bukhary顯示賽莫達的家族可追溯自中亞烏茲別克的布哈拉(Bukhara),而Syed的意思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後代,可稱之為聖裔。擁有阿拉伯人象徵的賽莫達由於成長在馬來文化的環境,說馬來語、行馬來習俗的他一般被認作有阿拉伯血統的馬來「土著」(bumiputera)。

416x416
Photo Credit: Forbes Malaysia’s 50 Richest
馬來西亞富豪榜上排名第12位的賽莫達(Syed Mokhtar Al-Bukhary)。

多數信奉伊斯蘭教的「土著」雖有伊斯蘭姓名,但血統上並非阿拉伯後裔,而是南島民族。如水泥大亨Aksa Mahmud(印尼第32名)、大馬銀行總裁Azman Hashim(馬來西亞第34名)都是馬來族。

由上述我們可以總結,東南亞商界的族群構成是相當複雜的。雖然華人或華裔在各國富豪榜上都佔有不符其族群人口比例的多數,這不表示華人就掌控了東南亞的私人經濟。在這個區域仍有印度裔、歐裔和「土著」商人的競爭,且來自日本、南韓、歐洲和美國的跨國公司也來分一杯羹,更不說華人並非統一、單一化的族群,有同化、土生、受英文教育、受華文教育和新移民等不同身份。

東南亞畢竟是全球「商家」必爭之地,商人來自多元族群是東南亞區域經濟的必然。

富比士東南亞各國(亞洲四小虎)的50大富豪榜: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十國專區』文章 更多『彭成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