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一馬公司」醜聞的十個關鍵待解問題

馬來西亞「一馬公司」醜聞的十個關鍵待解問題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先批評一馬公司疑竇重重的,不是馬哈迪,而是安華。 2011年6月20日,他以國會在野黨領袖身份辯論《2011年追加撥款法案》時,要求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調查涉及一馬公司與Petro Saudi International Limited的聯營公司—— 1MDB Petro Saudi Limited。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維興

最先批評一馬公司疑竇重重的,不是馬哈迪,而是安華。 2011年6月20日,安華以國會在野黨領袖身份辯論《2011年追加撥款法案》(Supplementary Supply Bill)時,要求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調查涉及一馬公司與Petro Saudi International Limited的聯營公司—— 1MDB Petro Saudi Limited。他甚至以1Malaysia Debt of Billions,批評一馬公司醜聞帶來的負面衝擊。

當時,要比較清楚了解整個事件的輪廓,需要瀏覽本地網媒和特定網站,才能讀到主流媒體報章所迴避的角度與細節。再不是,國人必須緊追主要國際媒體的報導,才能知曉一馬公司潛藏的風險。

直到國內調查式網站《砂拉越報告》聯同英國《泰晤士報星期刊》(Sunday Times)針對一馬公司醜聞,進行剝繭抽絲式報導,逐一檢閱圍繞著該公司諸多人士的電郵內容,才揭發這樁醜聞,從一開始是如何形成的。

這一系列揭秘報導,涵蓋了上千電郵與合約內容。如果《星洲日報》和《星報》等百萬讀者報章,以一貫報導重大課題如年度預算案一樣,鉅細靡遺、圖表齊全,其震撼性可想而知。讓人遺憾的是,除了小眾財經刊物如The Edge Financial Daily直擊報導一馬公司醜聞,財力雄厚的百萬讀者大報,在報導一馬公司醜聞時,只滿足那位白裡透紅先生的需要,避重就輕。

爭議關鍵人物劉特佐

根據《砂拉越報告》報導,2009年9月8日,富商劉特佐(Jho Low)與代表沙地石油國際公司的英國商人,在紐約商談的一系列交易,首當其衝的便是促成一馬公司與PSI的聯營公司。 2009年9月23日,一馬公司團隊包括當時的首席執行員沙魯(Shahrol Halmi)赴倫敦談判協議條款,劉特佐與其助手一手包辦了整個談判的過程。

10653664_730183187058940_723450178334438
Photo Credit: 截圖自劉特佐臉書
富商劉特佐

其中最關鍵的幾道問題是:

一、一馬公司醜聞是否涉及洗黑錢活動?大家可還記得,2013年全球金融廉正機構報告揭露,馬來西亞在2010年流出的黑錢創下10年來最高記錄,其中2010年更高達1970億令吉,比2009年930億令吉,增加了112%。

二、納吉身兼財政部長及一馬公司顧問團主席,究竟對一馬公司醜聞是否知情,或是在紙包不住火後,遂與這項醜聞切割關係?

三、如果納吉不知,豈不是失責?如果知情,知而不言、言而不實豈非失信?

四、《砂拉越報告》揭露,劉特佐在其電郵直接點名YAB PM(即Yang Amat Berhormat Prime Minister之縮寫),顯示他與YAB PM有溝通。誰是YAB PM?若非現任首相,又是哪一任首相?難道是前任首相?候任首相?

各位是否記得,(前)內政部長阿末扎希(Ahmad Zahid Hamidi)日前在賭球大亨潘惠生(Phua Wei Seng)醜聞中宣稱,部長有酌情權發出解釋信予美國聯邦調查局後,前任內長希山慕丁(Hishammuddin Hussein)和賽哈密(Syed Hamid Albar)都曾先後表明,在位期間不曾致函FBI。

五、《砂拉越報告》揭露,一馬公司首筆10億美元投資中的70%,即7億美元,最終落入劉特佐旗下Good Star Limited的瑞士銀行戶頭。為何PSI在信函中要求把貸款償還給劉特佐所擁有的Good Star Limited,而非其公司?這一筆轉賬是一馬公司執行董事許可且知情的。身為顧問團主席的納吉,是否默許一馬公司如此大方地將錢送入劉特佐口袋?劉氏與納吉繼子里扎(Riza Shahriz Abdul Aziz)的豪宅,以及耗資一億美元製作的電影《華爾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是否與此無關?

AP_1822205038971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8月10日走入馬來西亞最高法院。
債台高築疑竇待解

六、一馬公司自2009年成立至今6年,累計債務高達420億令吉,去年底至少兩次拖延馬來亞銀行和興業銀行的20億令吉貸款償還期限。打工一族是否知道,興業銀行的大股東是公積金局(Employees Provident Fund)?這可涉及挪用國人的血汗錢和未來保障。

七、2015年初,一馬公司總裁兼集團執行董事的聲明表示,已撤回在開曼群島(Cayman Islands)的全部投資。但是,該筆基金何時轉回馬來西亞,仍是個未知數。納吉說,從開曼群島取回的11億300萬美元,已經轉入新加坡的瑞士銀行分行。這其中涉及哪些見不得光的事?為什麼不能向國家銀行申報?

八、馬來西亞納閩(Labuan)和開曼群島一樣擁有岸外金融中心,為何錢要流到那麼遠去? 《南洋商報》報導,全球市場目前僅有十個岸外金融中心,作為國內首個也是唯一一個岸外金融中心,納閩岸外金融中心面對著激烈的國際競爭。

九、登嘉樓投資局此前獲得50億令吉的貸款,但是在轉為一馬公司以後卻未曾用於任何項目。登嘉樓投資局設立於2008年,原本專門管理登州石油稅收。直至2009年,納吉將之改造為自身寵兒——「一馬公司」。當年這筆50億令吉如今何去何從?

十、若如國家銀行總裁潔蒂(Zeti Akhtar Aziz)所言,一馬公司債務不會對金融體系造成系統性崩潰,為什麼內閣會動用公款,批准9.5億的備用信貸來拯救(bail out)一馬公司?

舉債超過400億令吉的一馬公司,引發外界連串疑問,本文只是列舉其中十道問題。

(本文刊於燧火評論(2015年3月17日),更多詳情請見王維興著國會的最後一哩路》。)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國會的最後一哩路,大將出版

別出走,我們一起走完這一代人的最後一哩路。好嗎?

大馬民眾希冀的改朝換代多次落空,國家的前景更黑暗,改革志士則更孤獨。但願,孤獨能讓孤獨的人更強大。王維興長期深耕時事評論,嚴謹剖析首相納吉領導下的國家,究竟是怎樣的一個馬來西亞。

作者:王維興

馬來西亞理科大學傳播學院碩士,自2008年出任馬來西亞國會反對黨領袖辦公室研究主任,也是國會智庫——政改研究所(KPRU)創辦人兼執行總監。

亦是時評人,這本文集收錄他過去幾年撰寫的部分專欄文章,主要刊登在《東方日報》、《獨立新聞在線》、《當今大馬》與《燧火評論》。

編著包括由政改研究所出版的《透析國會:國家政策與未來》(馬來文版,2012)一書,另有文章收錄在《當代馬來西亞:政府與政治》(2017)、《馬來西亞大崩壞:從1MDB看國家製度腐敗》(2016)、《未完成的政治轉型:馬來西亞2013年大選評論》(2013)、《馬來西亞國族建構》(馬來文,2012)、《批判連帶:2005亞洲華人文化論壇》等。

螢幕快照_2018-08-25_上午4_38_53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