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新聞自由撞上緬甸的衝突困境:從路透社記者被判刑談起

當新聞自由撞上緬甸的衝突困境:從路透社記者被判刑談起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位仰光政府機構的員工表示,「我認為記者們違反了國家機密法,而緬甸國軍只是在保護我們的國家。記者可能因違法國家機密法,被冠上『叛徒』的罵名。我認為,7年的監禁對他們來說是輕判。」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翁婉瑩

2018年9月3日,仰光北區法院針對路透社的緬甸籍記者瓦隆(Wa Lone)和喬索歐(Kyaw Soe Oo),違反國家機密罪名成立,兩人遭判處7年徒刑。所引用的判決條文是英國殖民時代的古老法律—「1923年官方保密法」(1923 Official Secrets Act)

此判決引發國際社會對緬甸執政當局的強烈抨擊,認為帶領緬甸民主運動,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翁山蘇姬,盡失人權鬥士的光環,而儘管緬甸於2016年由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取代軍政府半世紀的極權統治。

但自2017年以來,衝突欲發激烈的羅興亞難民危機,與多起記者遭逮捕拘留事件,緬甸的人權與新聞自由爭議,遭到外界與國際輿論批評,但翁山蘇姬在緬甸國內的聲望,是否受到影響,可望於今年11月的議員席次補選,獲得觀察。

至截稿為止,緬甸官方都尚未正式回應路透社記者遭判刑一事。而緬甸新聞部副部長昂拉堂(Aung Hla Tun )也為曾是媒體寵兒,鎂光燈焦點的翁山蘇姬辯護,「批評司法系統將等於藐視法庭。」昂拉堂說,「我認為她不會這樣做。」

外界質疑,瓦隆和喬索歐是因調查緬甸軍方與佛教徒屠殺羅興亞人被羅織罪名判刑,能否提前獲釋,除了上訴外,端看現任總統溫敏(Win Myint)是否給予特赦,而溫敏是翁山蘇姬的得力助手,甚至可能是她的政治接班人。

值得觀察的是,持續沈默的翁山蘇姬與執政黨,對「路透社記者事件」的作為或不作為。當新聞自由撞上緬甸諸多的衝突困境—長期的民族與宗教衝突,羅興亞人與緬族的對立、佛教徒與穆斯林的互相敵視,緬甸的民主與人權,究竟是前進兩步,然後又倒退三步?

AP_1824917088062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香港聲援的民眾,拿著印有兩位緬甸路透社記者的看板,要求緬甸當局釋放瓦隆(Wa Lone)和喬索歐(Kyaw Soe Oo)。
看到不該看到事?以罪刑懲罰記者發現暴行真相?

2017年8月,武裝組織「若開邦羅興亞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襲擊若開邦當地警察局,引發緬甸駐軍大規模反擊,焚燒村莊與攻擊事件造成超過70萬名羅興亞人逃往鄰國孟加拉,讓原本情勢緊繃的羅興亞危機,造成更大規模的流離失所。至今羅興亞難民仍滯留孟加拉邊境,難以返回家園。

同一時間,路透社緬籍記者瓦隆與喬索歐進入若開邦因丁村(Inn Din),調查同年9月2日發生於該村的屠殺事件—緬甸軍方、當地佛教徒屠殺10名羅興亞人,埋葬於亂葬坑中。

路透社取得因丁村10名羅興亞穆斯林男子被綁住雙手,跪著遭緬甸部隊看守的照片,瓦隆與喬索歐更見證淺坑裡埋葬的人骨。

根據緬甸當地記者瞭解,同年12月12日,警方邀請瓦隆與喬索歐共進晚餐,交給他們一份被報紙包裹的文件,表示因餐廳燈光昏暗,可將文件帶回去看。然而,當兩人離開餐廳時,隨即遭當地警察逮捕,被指控持有國家機密,只因他們手中的文件詳細描述了若開邦的安全部屬方案。

路透社報導了瓦隆與喬索歐遭警方審問的過程,包括遭剝奪睡眠與被迫下跪。瓦隆在法庭上陳述,警方審問的重點是新聞報導與他們發現的屠殺事件,而不是持有國家機密。當時警方提出「可能的談判」—要求他們不要報導屠殺事件。瓦隆表示,他拒絕了這個提議。

瓦隆也在法庭上說,警方責備他報導羅興亞人新聞。「你們都是佛教徒,你為什麼這樣寫『kalars』?他們不是緬甸公民。」

「Kalar」一詞,是緬甸人對穆斯林的輕蔑稱呼,特別是羅興亞人和南亞裔人。而羅興亞人至今仍非緬甸憲法含括的少數民族,而是來自「孟加拉的外國人」,無公民身份,其居住、工作與教育皆遭到重重限制。

目前人口數約100萬的羅興亞人,主要為19世紀由英屬印度進入緬甸開墾投資的孟加拉穆斯林後代,目前聚居於緬甸與孟加拉鄰界的若開邦。

英國殖民期間,善於經商的外來穆斯林,自欠債的當地緬族取得抵押的土地,被視為對緬族的強取豪奪;緬甸獨尊佛教,國內超過八成的佛教徒,以及占全國人口60%的緬族,因此選擇與多數的佛教徒與緬族同一陣線,無疑是緬甸歷任領導者,包括翁山蘇姬在內的最佳政治判斷。

誰說了實話?詭譎反覆的法庭審判

瓦隆與喬索歐經歷8個月的法庭審判,儘管期間曾有警長出面承認誘捕兩位記者,緬甸軍方亦承認因丁村的殺戮事件,已將涉入此案的7名士兵判處10年勞役,但32歲的瓦隆與28歲的喬索歐最終仍被以違反國家機密法,遭判7年徒刑。

今年4月的審判庭,警察隊長莫揚奈(Moe Yan Naing)於法庭陳述表示,他身為警方與記者往來的聯絡人之一,其上司命令警察誘捕這兩名路透社記者,包括安排餐會,遞交機密文件,並在兩名記者離開餐廳時,由當地警察逮捕兩人。

「我必須揭發真相,因為所有警察都有屬於自己的正直信念。我必須說,警方確實欲陷他們兩人入罪。」莫揚奈在法庭上說。

翻案的莫揚奈,被以違反「警察紀律法」送交警察法庭,面臨一年有期徒刑,「對他的處罰就是監禁,其他的事情,你們必須自己去找。」警方發言人繆胡索(Myo Thu Soe)僅如此告知路透社,並未回答莫揚奈的監禁時間與地點。

而莫揚奈的妻子馬圖圖(Ma Tu Tu)探視丈夫後,在9月5日告訴緬甸民營媒體《The Irrawaddy》,「他看起來很憔悴。」「但他擔心所有人都不敢說實話,因為害怕遭遇與他相同的命運。」

緬甸各界如何看待判決

正當國際社會與人權組織大力聲援瓦隆與喬索歐,批評緬甸政府與翁山蘇姬對新聞自由的打擊時,相對於國營或國家支持之媒體的靜默,緬甸的民營媒體也在新聞版面表達強烈抗議,。

為緬甸官方喉舌的《Myanmar Alin》、《New Light of Myanmar》(緬甸新光報)與緬甸軍方媒體《Myawady Daily》,對路透社記者的判決,隻字未提。

而受歡迎的緬甸民營日報《7 Day News》,在9月4日的頭版大範圍地印上黑色矩形,並在社論批評兩名記者的判決為「緬甸悲傷的一天」。

40828171_2082593131802310_10799667820950
圖片來源:《7 Day News》Facebook粉絲專頁

成立於2000年軍政府執政期間,具外資背景的《Myanmar Times》,同時亦是緬甸經營時間最長的英文報紙,判決後以喬索歐作為頭版照片,內文稱該判決是「對新聞自由的打擊」;並以漫畫諷刺「誰是下一個?」(Who’s next?),呈現判決將造成緬甸新聞界的寒蟬效應。

40684106_10155732306635976_8968375400379
圖片來源: 《Myanmar Times》Facebook粉絲專頁
40614730_10155731388935976_8761879097979
翻攝《Myanmar Times》

9月4日,9個記者聯盟發表聯合聲明,譴責對路透社記者的判決:「在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的治理下,新聞自由度正在下降。因為自2016年4月執政黨上任以來,針對新聞機構和記者的訴訟,引起了記者的恐慌。」

緬甸新聞委員會主席當選人郭塔倫昭特(Ko Thalun Zaung Htet)表示,「這代表民主注定失敗,緬甸沒有新聞自由,全國民主聯盟已成為獨裁者,記者將很快將走上街頭。」

「我們絕對不會保持沉默。我們將積極發聲並爭取正義。」仰光的獨立記者郭昂奈索(Ko Aung Naing Soe)對緬甸民營英文週刊《Frontier》表示。

「首先我們必須改變公眾對記者的看法。在緬甸,記者通常被視為國家的敵人或擁有特權的人。」「我們必須領導一場讓人們意識新聞自由重要性的運動。」他說。

而曾為路透社記者,緬甸現任新聞部副部長昂拉堂,雖然以「前記者」的身份發言,卻帶有弦外之音。

「新聞界應該有耐心,過時的法律並不會馬上被修正。新聞記者也應該自我調節,自我監管。我指的不是自我審查。自我審查來自恐懼,自我調節來自覺察和道德。」他說

「除了法律規範外,記者應該知道他們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他們應該了解法律。」昂拉堂說「不需要恐懼,記者必須做好自己的工作,但要維持專業與道德。」

法新社(AFP)則自網路觀察緬甸民眾的反應,尤其是Facebook。對近年才趕上網路世界的緬甸來說,Facebook主導了大部分城市居民或易於接觸網路者的資訊接收。法新社觀察,「在緬甸,Facebook是許多人的主要新聞來源,絕大多數批評是針對兩位記者,指責他們有所偏見,有些人甚至要求更嚴厲的判決。」

AP_18247477794134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由右到左,兩位記者的辯護律師 Zaw Aung,Kyaw Soe Oo的妻子Chit Su Win、Wa Lone的妻子Pan Ei Mon、辯護律師Khin Maung Zaw。

《Myanmar Times》則是進行了仰光街頭訪問。

一位仰光政府機構的員工表示,「我認為記者們違反了國家機密法,而緬甸國軍只是在保護我們的國家。記者可能因違法國家機密法,被冠上『叛徒』的罵名。我認為,7年的監禁對他們來說是輕判。」

青年郭索特溫(Ko Soe Htet Win)認為,「有些秘密信息不應該被報導,尤其是絕對機密,而我們應該保護這些機密。」

「我不知道記者被捕的案子。我不習慣看新聞。」商人拉溫(Hla Win)說。

計程車司機喬明奈(Kyaw Min Naing)則對《Myanmar Times》說,「我知道路透社兩名記者被捕了。我們無能為力,因為權力掌握在政府手中,政府可以照自己的想法做任何事情,而記者只是寫下他們看到的、知道的。在我看來,他們並沒有犯錯。對於他們遭到判刑,我很難過。」

「我很清楚兩位記者的情況,而我也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但是我害怕說出來,因為這個案子與政治有關。」工人登敏(Thein Myint)說。

業務員郭尼尼誜(Ko Nyi Nyi Zaw)表示,「我認為這兩個記者是對的,政府獨裁地判處他們入獄。但他們做了應該做的事情,他們是執行工作的記者。 」

緬甸新聞界噤若寒蟬的2017年

除了遭違反國家機密被捕的瓦隆與喬索歐,2017年於緬甸的新聞工作者,是噤若寒蟬的一年。

誹謗軍隊

以詩諷刺緬軍,質疑和平進程的詩人郭覺誜奈(Ko Kyaw Zwa Naing),與其弟《The Voice》總編輯喬明穗(Kyaw Min Swe)在2017年6月以誹謗軍隊罪名遭到逮捕,被監禁二個月餘後獲釋。

與非法組織接觸

在軍政府執政時期,由反抗組織在泰國興辦的媒體《The Irrawaddy》與《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兩組媒體記者勞偉(Lawi Weng)、埃奈(Aye Naing)與別朋昂(Pyae Pone Aung),於2017年6月26日在採訪少數民族武裝組織銷毀毒品的公開活動途中,因目睹被武裝組織槍殺的緬軍軍人,被控違反「非法組織法」,和武裝組織接觸被捕,直到同年9月因軍方撤銷訴訟,才被釋放。

侮辱佛教

《Myanmar Now》的主編郭瑞溫(Ko Swe Win),在Facebook上批評緬甸佛教激進主義、抵制穆斯林的代表—僧侶阿欣威拉杜(Ashin Wirathu),因為威拉杜讚揚殺害全國民主聯盟法律顧問哥尼(Ko Ni)的刺客,而哥尼是個穆斯林。

郭瑞溫在7月30日被以污辱國家宗教入罪,在其搭機前往曼谷時,於仰光機場遭到逮捕。儘管郭瑞溫暫時獲釋,但案件仍持續進行中。

Ashin Wirathu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緬甸佛教激進主義僧侶Ashin-Wirathu。

無人機案

來自馬來西亞的莫彩玲,為土耳其國家廣播公司的製作人(譯音,Mok Choy Lin),與新加坡的獨立攝影師劉漢民(譯音,Lau Hon Meng)和兩名緬甸公民—他們的翻譯昂奈索(Aung Naing Soe)及司機拉丁(Hla Tin),在2017年10月27日,因試圖以無人機空拍位於在內比都的緬甸議會,遭到逮捕拘留。

根據1934年殖民時代的「緬甸飛機法」,他們在11月10日被內比都法院判處2個月徒刑;根據2012年「進出口法」,他們還被指控非法將無人機帶入緬甸 ,依法最高可判處3年徒刑。

兩名外國記者另外被指控違反移民法,而他們在簽證期滿後,於同年11月27日被釋放。

相關評論: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TNL特稿』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