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紡織老闆性侵移工,法官:普世人權的保障不該只是口號

雲林紡織老闆性侵移工,法官:普世人權的保障不該只是口號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25歲沒有結婚,想來台灣工作、賺錢寄回越南,寄錢回家給爸媽,爸媽想用就可以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一名政商關係、形像良好的雲林縣紡織大廠劉姓負責人,涉嫌在2015至2016年間,多次對一位越南女性移工性騷擾、強制性侵未遂,法官依2件強制猥褻罪、1件強制性交未遂罪合併判處有期徒刑5年2月,更痛批「性慾衝腦」。

蘋果報導,「我25歲沒有結婚,想來台灣工作、賺錢寄回越南,寄錢回家給爸媽,爸媽想用就可以用......。」根據判決書指出,越南一名年輕女子阿春2015年支付仲介6300美金(約新台幣19.5萬元)來到台灣,被分派到豐本實業工作。起初只是負責縫縫床單、枕頭,一天卻突然接到高層通知,要她去劉姓老闆辦公室報到,從此就成了私人幫傭,幫忙洗衣服、打掃、煮飯,沒想到卻是惡夢的開始。

中時報導,阿春表示,老闆常提出發生1次關係5000元、生一個小孩100萬元的要求,她多次找仲介投訴,但都沒用,直到前年4月後逃離公司後才結束夢魘,也決定告上法院。法官認為,移工到此討生活不易,不但遇到這種老闆,也留下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心理傷痕;觀察被告3次犯行,都是「性慾衝腦」下的結果,因此依法將他重判5年2月。全案可上訴。

自由報導,劉男的律師團在雲林地院審理期間,提出了14項疑點,反控該案為勞資糾紛,但因公司內有證人目擊劉男「伸狼爪」的行徑,而不被法官採信。

這位審判長也在判決書寫下:

移工在台灣一直存在著工作條件和環境上的歧視,必須承認移工的工作大多為台灣人不願意屈就的工作(勞力付出與所得不成正比),只是因為台灣提供的薪資相對於移工所屬國家仍算優渥,所以他們才相繼前來工作,就算這份薪資是他們自己選擇所換來的,但在提供給移工的住宿環境、生活福利勞動條件顯然是遠遠落於一般水準的(曾有移工因宿舍環境不佳群聚汐止街頭抗議),甚至移工的宿舍都安排在未經安檢合格的區域,也讓移工付出生命作為代價(矽卡工廠宿舍大火、敬鵬大火),更不用說家庭看護工是否有勞動法令保障、能否自由轉換雇主或私人仲介制度廢上等議題,始終未見能具體落實,台灣引進移工已經超過20年,卻一切都在草創初期,普世人權的保障不該只是口號,在勞動條件的爭取上,你我都不是局外人。

相關報導: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移民在台』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