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後的精神遺產:馬來西亞房屋、街道名和早餐,處處留有英國影子

殖民後的精神遺產:馬來西亞房屋、街道名和早餐,處處留有英國影子
Photo Credit: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西亞現代房屋的類型非常多元,道路上的線條標示、馬國飲食方法和對運動的喜愛,也皆可追溯自英國殖民時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英國從19世紀初期到20世紀中葉,直接和間接地統治了馬來西亞百餘年。一如日本統治者在台灣留下深刻印記,馬來西亞人的日常生活受到英國一定程度的影響。

先從住房談起,馬來西亞現代房屋的類型非常多元,其可追溯自英國的各式住房。平地住宅一般有三種,即排屋、半獨立式洋房和獨立式洋房。排屋(terraced house)是最常見的房屋。

排屋,意即連成一排的單層或雙層房屋。其特色是廚房位於後方,生活區在前方或樓上(雙層排屋),前方有停車位和小庭院。此種源於歐洲、由英國殖民者帶來的排屋,是為了解決都市房屋問題而建的密集型住宅。

半獨立式洋房(semi-detached)是介於獨立式和排屋之間的房屋。同一座建築兩個單位並排,並與其他房子隔開。在英國,這類房子隨處可見。獨立式洋房(bungalow)則是獨棟房屋,bungalow一詞原來指孟加拉(Bengal)地區有外廊(veranda)的平房。後來被英殖民者釋作高官住宅,再轉變為現在豪宅之意。

除了民用住房,商業住房也受到英國人的影響。最明顯的特徵是店屋底層前方的遮雨走廊「五腳基」(英five foot way,馬kaki lima,閩go kaki)。

根據馬來西亞建築學者張集強的說法,它的起源是中國華南地區店屋的騎樓,由中國移民帶到馬六甲,以簷廊、窗洞和拱門各種形式呈現,起初未被規範為公共通道。

曾在馬六甲居住的萊佛士(Stamford Raffles)將騎樓規範化,用於1822年新加坡的都市規劃。他規定新建的建築必須保留規範化的廊道,不可置放私人物品。「五腳基」指最早的廊道寬度,即5英尺(5 feet),約合152公分。這是英國法治傳統下的產物,此規範進而傳到英國其他的殖民地,亦遍佈馬來西亞。

ColonialShoplots
Photo Credit: Wikipedia @CC BY-SA 3.0
位於馬來西亞吉隆坡的排屋。

馬來西亞的交通也留有英國的影子。靠左行駛(右駕)為絕大多數前英殖民國家所採用。道路上的線條標示亦多遵循英國模式。比如單黃線在特定時間內禁止停車、雙黃線指禁止停車(對比台灣的黃線、紅線)。

街上的路名,有不少仍沿用英殖民時期的名字,例如吉隆坡的葛京路(Cochrane,霹靂州參政司)、貝拉米路(Bellamy,雪蘭莪公共工程局局長)、裴斐路(Belfield,雪蘭莪參政司)、啤律(Peel,香港總督貝璐),以及檳城的汕頭街(Lebuh Kimberley,汕頭巷為Lebuh Swatow)、舊關仔角(Persara King Edward)、兵房路(Jalan Barrack)、道寧路(Lebuh Downing,即唐寧街)等。

住、行方面之外,馬來西亞人在「食」的方面也有部分來自英國。與有些台灣人早餐在豆漿店吃蛋餅、燒餅、蔥抓餅、飯糰等不同,不少馬來西亞華裔選擇在傳統南洋咖啡店解決早餐,飲用咖啡(kopi)或奶茶(teh)搭配烤吐司(roti bakar)。咖啡店(kopitiam)多由海南人經營,源於晚到南洋的海南人多被英國人僱用為廚師,故他們習得了殖民者的飲食習慣。

429416192_be92000c0d_o
Photo Credit: punzy @ Flicr CC BY 2.0

經營咖啡店之外,海南人還擅長烹調西餐。以吉隆坡歷史悠久(1921年成立)的海南西餐廳歌梨城咖啡廳(Coliseum Cafe)為例,其內部裝潢老派懷舊,曾是英國殖民政府官員和礦主、橡膠園主用膳之處。

如今氛圍依舊復古,侍者穿著白衫,為客人點的鐵板牛排淋上醬汁準備上桌。海南裔廚師的拿手菜是海南雞扒(即雞排),此菜為去骨雞胸肉,配上薯條或馬鈴薯角、洋蔥、番茄和豌豆,再淋上醬汁,做法中西合璧。

「食」後也要「運動」。馬來西亞的國球羽毛球和「全民運動」足球,以及流行的壁球(squash)和曲棍球(field hockey),都是英殖民者傳入的。

馬來亞羽毛球協會(MBA)和足球協會(FAM)早在1934年和1933年(英殖民時期)已經成立。馬來亞隊在羽壇最重要的湯姆斯盃(Thomas Cup)開始舉辦時便奪得首屆冠軍。隔年1950年馬來亞選手黃秉璇(Wong Peng Soon)又奪得全英公開賽個人冠軍。當時的馬來亞仍未從英國獨立。

RTX5DI9Y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大馬知名羽球員陳炳順(右)及吳柳螢(左)。

馬來西亞足球則在國父東姑阿都拉曼的帶領下成長。馬來亞獨立前,東姑首相曾擔任馬來亞足球協會會長。領袖熱愛足球的傳統依舊延續著,如前首相納吉是曼聯的忠實支持者,柔佛州王儲也全力栽培本州的足球隊。

馬來西亞在壁球界更是頗富盛名。據馬來西亞壁球協會的介紹,壁球最初由英軍引入,主要是軍隊、政府官員、外僑等人於俱樂部的運動。近來由華印混血兒妮科戴維(Nicol David)攀上高峰。曲棍球(馬來西亞稱鉤球)一樣受很高評價,其聯合會早在1953年就成立。

此外,其他由英殖民者傳入的運動,像板球(cricket)和橄欖球(rugby)亦在某些群體中流行。即便在後殖民時代,這些運動仍受到大英國協各成員國民眾的熱愛。

英國對馬來西亞人的影響是方方面面的。表面上的去殖民化,如更改路名、地名和獨尊馬來語,並不能完全消除前殖民者所遺留的精神遺產。不管是住、食、行還是體育方面,英國人在馬來西亞的烙印無法抹滅,倒不如將之好好保存,讓後代瞭解馬來西亞曾經擁有的這段珍貴歷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彭成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