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數東南亞各國同志現況,台灣公投是亞洲婚姻平權的一大希望

細數東南亞各國同志現況,台灣公投是亞洲婚姻平權的一大希望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性別議題已是許多東南亞人權工作者非常羨慕的案例。婚姻平權跟台北同志遊行更是關注焦點,透過性別議題深化台灣與東南亞的關係,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年11月24日即將進行地方公職選舉及公投,「婚姻平權」及「愛家公投」受到高度關注,台灣每年10月策辦亞洲最大的同志遊行,2018年以「性平攻略由你說,人人十八投彩虹」為號召,主辦方結合公投及性別平等教育,作為遊行主要訴求,鼓勵大家投下「兩好三壞」,三振反同,媒體更報導台灣已是亞洲平權燈塔,台北訂房量暴增兩成,預計超過16,000名外國旅客特別造訪台灣,參加台北同志遊行。

鄰近的東南亞,社會或歷史對於性別開放,但政治立法卻顯得保守,東南亞研究文獻當中,早有同性戀、跨性別的存在,更有神職祭司要由跨性別人士擔任,但在社會平權層面,卻仍有一段路要走。

充滿差距的東南亞國家,有2006年在印尼通過的「日惹原則」(Yogyakarta Principles),由國際法學者及非政府組織主導,呼籲遵照聯合國文件和精神,促進並保護同性戀、跨性別等不同族群,在性傾向、性別氣質、性別認同等,不應受到差別待遇。但印尼卻在近年對於同性戀族群的態度越顯保守,2017年更取消在雅加達辦理多年的印尼同志影展「Q! Film Festival」。印尼不是特例,平權仍舊在東南亞各國政府與人權工作者之間不斷拉扯。

東南亞同志運動高度差異與衝突

東南亞各國的同志運動及規模差異頗大,與經濟發展程度或宗教文化沒有直接相關。雖可料想伊斯蘭信仰為主的馬來西亞、汶萊、印尼,對於同志的態度較為壓抑,經濟發達的新加坡在同志議題亦顯得保守;在共產國家越南,以及天主教為主的菲律賓,卻有東南亞較為大型的同志活動。

而外界以為開放的泰國,仍存有許多制度歧視,同性婚姻也成為軍政府用以展示開明的工具,遲遲不見立法的討論。在泰國,跨性別人士即使可以進行性別重置手術,卻無法更換身分證,相關國際人權報告也指出泰國LGBT族群面臨教育、就業等歧視。

東南亞早有數個知名公開同志活動,在近年則受到政府不同程度的打壓,新加坡每年舉行的「粉紅點」(Pink Dot)活動,都吸引超過萬人參加,擠爆星國唯一允許集會的芳林公園。近年,新加坡政府卻下令活動僅限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參加,變成外國人只能在限制區域外吶喊加油的奇特現象。

今年7月,已故前新加坡總理李光耀孫子,現任總理李顯龍的姪子李桓武(Li Huanwu)公開出櫃,大方公開與男友的合照,宣告自己的同性戀身分,一時成為話題,是否會再一次推動新加坡性別平權,仍有待觀察。

東南亞較早進行的同志影展位在印尼首都雅加達,從2002年開始的Q! Film Festival取名顯得隱晦,並在2017年遭到官方要求取消。此外,印尼的同志桑拿也被政府查緝,透過媒體報導,試圖貼上特定標籤。

馬來西亞高齡93歲的總理馬哈迪,在近日泰國朱拉隆功大學演講回應關於LGBT的議題表示,馬來西亞不會接受,也認為這是西方價值,並不適合馬來西亞,而2011年,馬來西亞政府更因為「社會秩序」為由,下令取消在吉隆坡舉行多年的LGBT活動Seksualiti Merdeka,馬哈迪的說法,卻也代表東南亞社會的保守取態,短期之內仍會主宰東南亞政府走向。

RTX6GGK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8年10月25,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於泰國朱拉隆功大學發表演說。
國際連結與台灣因素

同志運動在近年在東南亞面臨各國政府的打壓或忽視,卻沒停止,也仍有希望。緬甸在2014年開始辦理的唯一同志影展「&PROUD Yangon LGBTI Film Festival」,還擴大到曼德勒辦理。但緬甸現今仍未對於同性婚姻有熱烈討論,佛教極端主義對於同性戀也偶爾有歧視性發言。

天主教信仰為主的菲律賓卻是東南亞特例,根據2013年民調顯示,高達7成民眾支持同性婚姻,早從1994年就開始在首都馬尼拉舉行東南亞最大型的同志遊行Metro Manila Pride,2018年有超過2萬5千人參加,創下東南亞國家同志公開活動人數最多的紀錄,而因為「毒品戰爭」造成數千人喪生的總統杜特蒂,飽受國際指責,卻公開表態支持同性婚姻

至於共產國家越南,則從未將同性戀定為犯罪行為,對於認定公開舉行同性婚禮是非法行為,在2013年也廢除,讓公開的同性婚禮不再非法。雖然仍無承認同性婚姻的可能,但越南立法機構曾討論同性婚姻,在首都河內也舉行同志遊行,數千人出席參加,卻沒有遭到越南共產黨的打壓,胡志明市也在近年成為東南亞同志旅遊的城市之一,而許多中國同性戀者,更開始熱衷到越南購置房地產。

RTX14PX5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3年河內同志大遊行。

面對東南亞高度差異的同志平權,各國的人權工作者早已透過國際串連進行交流合作,也有許多國際非政府組織協助策劃各類型的電影或座談活動,希望先提升各國民眾的性別意識,才可能討論更長遠的平權立法。

東協跨國公民會議近年也將LGBT議題作為熱門關注的議題之一,跨國的區域非政府組織,也經常發布關於性別及同志議題的報告。而性別議題,與環保、移民 / 移工,並列為東南亞政府普遍不想處理,卻也不會過分打壓的灰色議題,也是台灣可以與東南亞公民社會著力交流的重點。

台灣再不到一個月就要舉行婚姻平權公投,以及大法官釋憲期限即將在2019年5月屆滿,同性婚姻勢必將要在民法或專法擇一。台灣性別議題已經是許多東南亞人權工作者非常羨慕的案例,婚姻平權跟台北同志遊行更是關注焦點,透過性別議題深化台灣與東南亞的關係,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多。

而公投一關,需要台灣社會以理性態度去面對。即使困難,卻也是台灣能展示不同於「亞洲價值」揭示那套家父長威權模式的「虛假」,提供另一條可行的亞洲成功故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陳彥霖』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