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馬國民眾對廢死反彈?廢死只是開端,馬國還有更多議題需大眾討論

 為何馬國民眾對廢死反彈?廢死只是開端,馬國還有更多議題需大眾討論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2007年楊偉光事件為例,楊偉光當時被毒枭誘騙運送47克海洛因到新加坡,結果被逮捕並被判死刑,當時他未滿19歲,在窮困和單親家庭的環境長大,少年時就到吉隆坡賺錢工作,是在缺乏教育下不知運毒的後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振峰(東吳大學政治系研究生、馬來西亞外籍學生)

本月,馬來西亞掌管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劉偉強,宣佈將在國會提呈廢除死刑,改為用終身監禁代替廢除死刑。這一舉動引起民間的反彈,也有網友在網絡發起聯署,希望政府能停止廢除死刑,並希望政府能以公投方式聽取民意。

政府曾討論廢除死刑

1980年,有「日落洞之虎」之稱、已故前國會議員卡巴星,曾呼籲馬來西亞廢除強制死刑,2011年,現任國防部副部長劉震東也開始投入廢除死刑的討論。2010年,馬來西亞隆雪華堂民權委員會針對楊偉光事件發起「給生命第二次機會」醒覺運動,展開聯署簽名希望新加坡總理特赦楊偉光,整場的聯署運動獲得11萬人聯署支持,其中也包括44國會議員,數幾十個華團聯合召開記者會聲援楊偉光。2011年,掌管法律事務處的首相屬部長納茲里曾跨黨派國會會議探討廢除死刑的可行性,首相屬在2013年委託總檢察暑之下的國際法律和法律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Law and Legal Studies,I-CeLLS)深入研究死刑議題,也在2017完成報告(有關報告沒有公開)。

(當今大馬對楊偉光的報導)

為何民眾會恐慌

在大馬經常面對被判死刑的狀況是:殺人犯和運毒,被判者家屬雖然能尋找最高元首或各州統治者,進行憲法給予的特赦權力,但行使權還是掌握在統治者手上。而這次政府在宣佈有意廢除死刑後,卻沒有將民眾擔憂的問題提出解決方案,例如:在面對殺人犯的罪行,若廢除死刑將會有怎樣的代替方案?針對運毒者判刑後,代替方案是什麼?換言之,要談廢除死刑,必須提出完整方案,以減低民眾的焦慮感。

公投可不可行?

國家的存在就是為了保障每個人生存的基本權利,但卻想要用公投的方式去結束別人的生命,這難道不是產生矛盾點?而且以公投方式去侵犯人權,難道這是民主國家社會的表現。要強調的是,不應該用多數的民意去處理或是剝奪他人的基本權利。

那,有人就會說「難道他殺人之前就會談人權,他都已經殺人了,有什麼資格談人權?」只要他是人,他就有基本的人權保障,至於他犯下的錯誤就應該接受應有的懲罰,但並非結束他的生命。

思考死刑的存在

對於執行死刑的論述在於殺人填命、一命填一命,需要思考的是,殺人填命是否真的能安撫受害者家屬的傷痛。借用「國家」這個機器去結束別人的生命以滿足個人短暫的憤怒,是否真正已解決問題?又萬一案件中出現冤案,發現見證人有利益輸送或整個案件中有太多疑點,卻已沒有機會做出任何改變,到時又將如何彌補?

另外,是否有思考過,是當事者家庭因素或成長背景導致他做出這些行為,判處死刑也未能將源頭問題根除?以2007年楊偉光事件為例,楊偉光當時被毒枭誘騙運送47克海洛因到新加坡,結果被逮捕並被判死刑,當時他未滿19歲,在窮困和單親家庭的環境長大,少年時就到吉隆坡賺錢工作,是在缺乏教育下不知運毒的後果。

我們認為誰也不能隨意結束別人的生命,但為何我們能賦予「國家」這個機器去結束別人的生命?是否,我們又有思考過其他方式代替死刑?死刑真的安撫受害者家屬的心靈,還是透過同樣方式對待當事者,只是報復方式不在於我們自己本身,而是我們賦予國家這個權利的執行,若最後發現是冤案,我們就可以將責任推給政府。

在2017 年10月,哥賓星(現馬來西亞通訊及多媒體部長)在芙蓉高庭處理一宗案子,一名20歲的韓國學生2016年在公寓遭警方破門搜查,發現219克大麻,並被判處死刑。警方找到相關證人,但辯方律師哥賓星發現閉路電視裡還有其他人在現場,最後發現是證人欺騙法庭,也讓被告當庭釋放。如果被告被判死刑,事後卻才發現整件事情的疑點,想請問是否還有挽回的機會?

因此,我們應認真問過,死刑是否非除不可?我們總是會用很多情緒化話語強調死刑的必要,或許我們可以換個角度和不同立場不一的人,嘗試對話並認真思考,在這個社會中死刑到底扮演什麼角色,以及是否有其他方案代替死刑?

理性對話

廢死議題目前在大馬吵得沸沸揚揚,但我們是否真的理性的對話。除了在網絡謾罵之外還可以做些什麼?政府與廢死團體更應積極與民眾對話,而且必須保持理性,我們都知道廢死議題是一個很難處理的議題,但每個人都有機會被說服的可能。

除此之外,廢除死刑只是一個開端,馬來西亞有更多議題需要大家理性客觀去討論。

閱讀更多: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