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東協廣場:東西變貴、限制變多,這真的是服務移工及新移民的空間嗎?

誰的東協廣場:東西變貴、限制變多,這真的是服務移工及新移民的空間嗎?
東協廣場其中一面告示牌。|Photo Credit::TIWA Taichung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台中辦公室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移工來說,在一個可以輕鬆席地聚會、吃到母國食物、買到各式家鄉產品的第一廣場,並無復興與否的問題,更不需要一條親水廊道,或是更名為東協廣場,來吸引中市府強調的好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TIWA Taichung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台中辦公室 

2015年中,林佳龍市長在台中復興中區的脈絡下,將第一廣場規劃改造為東協廣場,希望配合新南向政策,將此地打造成一個多元文化的聚集地。市府的規劃上更這樣寫著:「各局處將以安全、整潔、多元友善及有趣四大方向規劃服務內容,並以服務客群631:6成服務提供予國際移工及新移民,3成服務為本國民眾,1成服務國際遊客為願景目標。」3年過去了,東協廣場及其周遭發生許多變化,讓這地方好像真的「活」了起來,然而我們卻越趨感到不安。

真正「活」起來的是誰?

在規劃之初,我們曾質疑東協廣場的改變,並未調查最大宗的使用者─移工的需求。因此當時我們針對在這區域出入的移工,做了500份左右的問卷。結果顯示超過7成的移工是為了跟朋友聚會而前來東協廣場,並有6成會使用戶外空間來滿足需求。而對他們來說,空間的變化最擔心的是聚會空間消失、東西變貴、限制變多,並且希望可以增設廁所、座椅、垃圾筒等公共設施。
 
在台中市府服務客群631的目標下,照理說移工的這些需求,應是第一優先解決的。然而,移工卻僅有垃圾筒數量微幅增加,而其他如廁所,至今一樓仍僅有兩間,皆無法滿足假日需求。相反地,以最驚人速度成長的,是服務觀光客、本地人為主的各個旅館、商店、景點、東南亞文化活動。市府各局處開始每月至少1場的文化活動,題材五花八門,有選美、跳舞、歌唱、美食等。與此同時,東協廣場二樓整修成光鮮亮麗的賣場,4、11樓則各有一間大型旅店落成,而原有的寶華商旅也整修了出入口。
 
另一種發展想像正在與移工原有的型態爭奪空間,並在試圖篩選出「好」的移工文化、經濟。例如東南亞相關活動,乍看與移工直接相關,實際上僅呈現出台灣社會喜歡的文化樣貌,像是很會唱歌跳舞的移工、很好吃的東南亞美食等。又例如2樓整修後,雖仍以販售移工3C用品、服飾為主,但光鮮亮麗的賣場背後,卻導致越南移工的幾間瓜子店、餐廳,失去了容身之地。
 
移工的某些面向,雖被政商選擇性地留下來,但非以他們的需求作考量,而是挪去服務觀光客、本地人,就如同政府一方面大量舉辦原住民族表演,卻忽視其面臨的壓迫議題。下述綠川與東協廣場的變化,更對比出在這種空間爭奪中,移工的真實生活需求不僅被忽視,更是不受歡迎。

台中第一廣場
Photo Credit:Fcuk1203 CC BY 3.0
空間是政治與階級的爭奪

今年初,東協廣場正前方的綠川改造為親水廊道。改造前,這裡是一片平坦的空地,也是移工來東協廣場,一個主要的休憩地。變為親水廊道後,不僅平台空間大幅減少與零碎化,甚至中市府還悄悄地修改《台中市景觀水岸管理要點》,以利公告多語禁止事項,要求入內者不得吸菸、喧嘩、亂丟垃圾,以及席地坐臥。
 
無獨有偶,中市府也於東協廣場多處貼上了類似的禁止標語。其中寶華商旅的出入口周遭,是最密集貼著禁止坐在地板/階梯的地方。我們更聽聞,某些商旅會隨時查看入口監視器,一旦有移工坐在附近,就會要求管委會趕人,甚至還有在專用電梯前拉了一小段紅龍的。因應這些禁止措施,中市府更多次以雙語宣導不要亂丟垃圾、不要抽菸。許多移工也表示在綠川、東協廣場席地而坐時,有被驅趕過的經驗。新的空間界線儼然形成。
 
其實這樣的空間變化是有跡可循的。林佳龍上任後,中市府不斷強調東協廣場帶來的投資、消費力、觀光潛力,以及這些改變將有助於中區復興等,在在都暗示了政府將主導空間的洗牌。然而對移工來說,在一個可以輕鬆席地聚會、吃到母國食物、買到各式家鄉產品的第一廣場,並無復興與否的問題,更不需要一條親水廊道,或是更名為東協廣場,來吸引中市府強調的好處。
 
在台灣資本導向的都市發展裡,我們的著重於開發過程中的政商利益,而非人民或使用者的需求,導致移工、街友等社會底層,找不到合適的空間,在各地流離失所。台灣政府及社會,未曾視藍領移工的需求為需求,彷彿他們僅為勞動而活。然而當他們好不容易找到被捨棄的空間,並長出其獨特的樣貌,讓第一廣場多元、活絡起來。結果政府卻回過頭來打著服務客群631的目標及多元文化的口號,將其一點一滴地禁止、蠶食,再次將空間讓給了政商渴望的政治資本與經濟價值。 

移工的需求應是整體社會的責任

當我們不斷把「不合格」的移工從各式空間趕出去時,我們必須看到,台灣社會給這群人的選擇並不多。他們在台灣沒有家,只有工廠宿舍或雇主家,而台灣的休閒場所、公共設施也未提供雙語。同時,面對來台的友人四散台灣各處,似乎也只有火車站或附近的戶外空間可以自在聚會了。那失去這些點後,又還能在哪歇腳呢?
 
然而追根究柢,移工是因台灣缺乏人力填補了長照、產業的缺口,才來到台灣這個地方。移工引進26年來,人數已成長到將近70萬,證實了台灣需要這群人,更突顯了他們是共同生活的存在。因此移工的空間需求不該消極面對,更不該僅僅以紅龍、禁止標語、宣導等方式,要求移工自我規範成空間想要的樣子,而該反問台灣是否扛起了社會責任,提供足夠的公共設施/服務。而東協廣場也只有在能尊重不同使用者的需求,並積極以各種規劃滿足的情況下,才能稱得上真正的多元文化。

45614005_843254146065705_660934190985484
Photo Credit::TIWA Taichung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台中辦公室
圖為東協廣場其中一張禁止告示牌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新移民在台』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