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越南吉仙國家公園深處,細細聆聽長臂猿族群的「對話」

到越南吉仙國家公園深處,細細聆聽長臂猿族群的「對話」
Photo Credit: 張瀞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吉仙國家公園擁有越南最大的熱帶雨林,內有溪流、沼澤等多種自然環境,也是越南野生動物的重要聚集地。本篇文章為作者親自遊歷後,針對行程的詳細分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吉仙國家佔地71920公頃,位於越南胡志明市以北的同奈省、林同省、平福省三省交界處。是越南最大的熱帶雨林,也是許多越南野生動物的棲息地。

這裡並不是非常熱門的度假勝地。會得知這個地方,是幾年前認識一位台灣人,在吉仙國家公園內的「Dao Tien Endangered Primate Species Centre」工作。氣候濕熱,時常搞得自己滿身泥濘,不過聽來是個原始又自然的地方。當中也有幾個救援中心,安置著被救助的動物們。

開始對動物們的生活環境有意識,大概是在18歲左右。去了自國小畢業後再也沒踏入過的動物園,卻只看到無精打采的動物們。查閱過諸多資料,我便下定決心不再去動物園(包含水族館),也不再觀看任何動物表演、騎乘動物等。而去過吉仙國家公園後,這裡確實是個堅強此信念的好地方。

要注意的是,踏入國家公園後,不只入園門票,舉目所見的所有服務、行程,都是需要在遊客中心預約,同時付費。

WeChat_圖片_20181227071022
Photo Credit: 張瀞心
Day 1 - Night Safari

住宿篇所提及,參與幾個特定活動,必須住在國家公園內。Night Safari便是其中之一。

(編按:吉仙國家公園內有夜間(Night Safari)和清晨(Wild Gibbon Trekk)行程)

國定假日人潮眾多,沒有先預約,最早的場次竟然是7:30pm。按著行程時間於遊客中心外等待,爬上沒有頂棚、有著約20人座位的大貨車,出發進行Night Safari。車子前方的工作人員會操縱特大探照燈,左右尋找動物的蹤跡。若有發現動物,車子便會停下來,讓遊客觀看。

熱帶雨林的多雨特性,幾乎天天下雨,因此晚間的國家公園十分涼爽,甚至有點冷。貨車奔馳在沒有光害的黑暗中,只仰賴月光和車上的探照燈,讓沿途風景看來原始又神秘,那是都市生活難以體驗到的。探照燈會率先發現動物們,光線停留在動物身上,眾人便興奮驚呼(覺得人類的反應也是蠻好笑的)。縱使僅發現幾隻隱身在樹林間的野鹿,和在草原上休息的野鹿家族,但是抱持著不知道會遇上甚麼樣。

Night_Safari
Photo Credit: 張瀞心
Night Safari 行進中。

對了,Night Safari的路線,白天也可以騎著腳踏車遊覽唷。

  • 費用:160,000 VND/人
  • 裝束:輕便即可,但要注意保暖。
  • 物品:基本上可以甚麼都不用帶,除非想拍照。不太建議帶手電筒自行照,有些光線太強反而會傷害到動物。車子的大探照燈就相當足夠,光線也比較柔和。

「他們是在玩嗎?」

「是呀。」

Caroline微笑,溫柔看著這兩隻長臂猿在樹上玩耍。

monkey
Photo Credit: 張瀞心
兩隻在瀕危靈長類救助中心的樹林內玩耍的長臂猿。
Day 1 - Dao Tien Endangered Primate Species Centre

第一天,抵達國家公園時,已經接近中午。向櫃台詢問,下午能夠參與的行程,只剩下14:00──參觀瀕危靈長類救助中心。

救助中心需要搭船前往。才剛從入口坐船到國家公園的遊客中心,買好票後,又回到方才下船的地點搭船。船隻緩緩向下游開去,這才露出救助中心的入口。一位導遊似的越南大叔跳下船,出聲請大家集中,問了是否有人需要英語導覽,便開始逕自用越文解說。

過了假裝認真、但其實是鴨子聽雷的10分鐘,英文解說女神終於出現。Caroline也是新人,來這裡幾個星期而已。聽著她的英國腔,我們不禁問道:這裡的天氣跟英國完全不一樣吧?

「呼~這裡真的超級潮濕又很熱,蚊子還很喜歡找我。」她無奈笑笑。

長臂猿(Gibbon)家族以雌性為首。雌長臂猿的毛色是淺黃色的,雄長臂猿則是黑色。出生幾個月的長臂猿寶寶會是跟媽媽一樣,毛色為淺黃,6個月大毛色變成黑色。6歲之後,雌長臂猿又會慢慢變回淺黃。在樹上玩耍的其中一隻是雌性,毛髮末梢已經開始變化。

幾乎是同期被救援,樹上打鬧的兩隻,感情特別好,行為表現也夠資格回到野外,目前是半野放(semi-wild)的狀態。

「比起一些永遠不能回野外的長臂猿,他們算是很棒的呢。」Caroline補充。

每隻長臂猿都有不同的救援故事。大多都是被當成寵物飼養,吃了不恰當的食物造成身體的損害,或者不當對待。

「有看到那隻體型比較小的嗎?他長期被飼主用繩子綑綁身體和手臂,剛來時不會怎麼使用自己的手,現在已經進步很多了。」

躍動的諸多身影中,的確有隻較小的身影也跟著盪來盪去。沒有尾巴的關係,看起來很像個穿黑色連身衣的小孩。

也有必須在籠子內終老的身影。

「前飼主給他的籠子太小。注意看他的背,已經彎曲變形,還會痛。所以他不太盪來盪去。也因為太親人,不適合回到野外。」

恢復期中的,還有無法野放的長臂猿,會依不同狀況,生活在不同的籠子內。籠子內會模擬野外的條件:可以盡情盪鞦韆的樹枝不可少,還有像大葉子的吊床...等。餵食也盡量減少人類和他們的接觸、園內的遊客也不能隨意靠近籠子打擾。所作所為都希望受過傷害的他們,能夠再回去真正的家,或者在這裡得到寧靜的後半生。

「如果早上有在樹林裡遇到他們,他們的叫聲很驚人唷,還蠻吵的!」

Caroline送我們回船,補了這幾句。對長臂猿產生濃厚興趣的我們決定,隔天與當地導遊一起鑽進國家公園內的樹叢,看看野生的長臂猿。

WeChat_圖片_20181227064927
Photo Credit: 張瀞心
在樹林內找尋長臂猿蹤跡,抬頭一看,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
Day 2 - Wild Gibbon Trekk

第二天,清晨5點,我們從園區的遊客中心出發,走向樹林,開始「Wild Gibbon Trek」的活動。

嚮導Tâm跟我們說,去年參加這活動的人很少,只有4個外國人。越南人普遍認為這不過是個看猴子的行程,要看的話去動物園,可以看清楚樣貌,娛樂性更甚。

聊天聊一半,水泥路旁出現一個森林的小小入口,Tâm鑽了進去。太陽尚未升起,樹林光線不佳,幾乎看不到路。我們很小心地走著,一下子就到一棵有著大板根的老樹前。

「等我一下。」Tâm突然壓低聲音,並往樹林的更深處去。

我們待在老樹前等待,也不敢出聲。沒了人類的聲響,樹林內只剩下蟲鳴鳥叫,還有一些我也不確定是什麼物種的叫聲。

「走這裡。」Tâm又像鬼魅似的回到老樹,帶著我們往另一個方向走去。一剛開始明顯是人走出的步道,但接著出現一個禁止遊客進入的警示牌,Tâm沒多說明,撥開樹叢往禁止區走了進去。

我們發現Tâm的動作越來越輕、越走越快且不發一語。極力想跟上他的腳步,卻被許多藤蔓、小樹苗絆住。地上的大小石子滾滿青苔,一不留神會差點滑倒,接著瘋狂踩到樹枝,發出更大的聲響。正想抱怨自己笨手笨腳,Tâm已經離我們好幾公尺遠(是瞬間移動嗎?!),要不是他打開手電筒,用光線告訴我們他的位置,還真的要走散了。

「你聽,那是長臂猿的叫聲。」他輕輕的說。那叫聲非常像警報器,響徹整個樹林。叫聲的空擋,還有遠遠傳來、比較小聲的應和聲。據Tâm說,離我們比較近的長臂猿族群,正在與遠方的長臂猿族群「對話」。

所以,離我們較近的長臂猿族群在哪?叫聲大約2公里內都聽得見,Tâm時不時抬頭盯著樹梢,專注觀察,仔細聆聽叫聲的方位,再移動腳步。就這樣反覆了無數次,終於...

「你看,他們在那棵樹上。」Tâm露出笑容。遠方樹枝交纏處,有三個小小身影。他一邊緊盯著那三個身影,一邊帶著我們更靠近他們所在的樹木,影片就是我們能拍到,最接近的影像了。雌長臂猿在樹梢長嘯,時不時和兩隻雄長臂猿在樹間移動,動作輕巧且優雅,很難想像他們的體重至少有6公斤,手臂真是強勁有力呢。

長臂猿族群間的對話結束,樹林恢復原本的寧靜。Tâm努力看著樹梢,想再確認他們的方位,但已經追丟。長臂猿通常都在幾十公尺高的樹梢,移動的聲響人類很難聽見。我們又在叢林走了約1公里,仍找不到他們的蹤影,就此打住。

我能理解為何人類想將長臂猿作為寵物。他們長得比獼猴可愛,毛色是漂亮的淺黃和黑色,是很有魅力的動物。不過他們輕巧、優雅地越過樹梢,自在移動的模樣,比在籠子裡有活力多了。喜歡不一定要佔為己有,這是人類要跟大自然永續共存的功課。

WeChat_圖片_20181227071017
Photo Credit: 張瀞心
手機很難拍到長臂猿,這時就想要一台好相機了...

*有點厲害的Wild Gibbon Trek行程

  • 費用:1,050,000 VND/人,一天至多4人。
  • 裝束:輕便且髒了也容易清洗的衣服、鞋子,因為要深入樹林內,有可能沾到泥巴。
  • 行程裡包含瀕危靈長類救助中心。我們第一天已經去過,所以國家公園的工作人員有特別把這部份的門票錢扣除,變成75萬/人。

此外,在越南若發現有人非法飼養,可以聯繫Forest Protection Department of Vietnam

延伸閱讀: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張瀞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