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歲末政府組織的變革,能否使緬甸民主改革走向質變?

2018歲末政府組織的變革,能否使緬甸民主改革走向質變?
2018年溫敏當選新任總統後,和翁山蘇姬一同步出議會。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然,要從軍方將領中尋找出人民可以接受,又得到翁山蘇姬信任的人選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對任用退休將領為某些重要部會首長一事,翁山蘇姬從未對外做出公開回應或解釋。而這次政府組織變革及人事任命,代表翁山蘇姬漸漸的接近到權力核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年歲末之際,緬甸聯邦政府辦公室部長巫明杜(U Min Thu)宣佈,原本隸屬於內政部的綜合行政部門(General Administration Department,GAD) 變更為隸屬於聯邦政府辦公室(Ministry of Office of The Union Government)。綜合行政部門(GAD)向來被視為緬甸政府的主要骨幹,而它所屬上級部會的變更,是否意味著2016年執政以來無法全面掌握實質權力的翁山蘇姬,已成功的把手伸入到部份權力核心部門呢?這將為緬甸的民主改革帶來有感的質變嗎?或只是她與軍方合作的開端呢?

翁山蘇姬帶領的全民盟執政以來,國會及政府部門的結構完全被2008年軍政府所制訂的憲法掣肘,讓她在治理國家上捉襟見肘。這部憲法不但讓軍方在國會占有4分之1的義務席次,國家軍隊指揮權、內政部及新聞部也依然掌控在軍方手中。尤其隸屬於內政部的綜合行政部門,其管轄業務含蓋到全國各級政府行政單位,所執行的任務與人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其主要任務包括國土規劃、推動鄉鎮發展、稅捐稽徵、民間社團登記核定、頒發榮譽勳章及褒揚令和核定不動產轉讓相關法規等。

除此以外,內政部大部分重要業務皆由綜合行政部門執行,負責維護社會和平穩定及阻止犯罪行為的發生、取締非法集會遊行、核發搜索令通緝令,必要時還可檢查扣留人民的郵件包裹等等,等同國家的檢調、警察單位必需聽從這部門的指令。根據2014年亞洲基金會調查,緬甸從中央到地方約有1萬7千多個政府單位全由綜合行政部門指揮管理。這部門權力之大、業務之廣、所任用的公務人員之多,為全國之最,此外,從中央到地方,所有部門首長亦全由軍方指派。

綜合行政部門由軍方掌管長達30年之久,不僅存在於執政者全民盟的權力範圍之外,更像是與執政者平行存在的另一個有權無責的小政府。雖然依據緬甸國家管理辦法,總統有權指揮該部門,但總統和內政部的意見相左時,這個部門會效忠誰不言而喻。總統府方面在最近一次例行性記者會上,刻意淡化了此次政府組織變更一事,並輕描淡寫解釋這樣的佈局純粹是為了將來國家聯邦政府的運作順暢著想,同時更符合民主政治的精神。

實際上,這個改革已醞釀很久,早在2017年的8月已有新聞傳出,全民盟政府有意把綜合行政部門由軍方的內政部手中轉移出來,但後來又不了了之。直到今年(2018)11月空軍退休將領巫明杜被翁山蘇姬任命為聯邦政府辦公室部長後,這議題再次浮出檯面,巫明杜並在12月28日正式發佈公文,宣告綜合行政部門正式由聯邦政府辦公室接管。

目前翁山蘇姬的國家級聯邦政府25個部會中,已經有6個部會任用軍系退休將領為首長。這樣的人事安排受到部分全民盟支持者的批評及輿論的指指點點。當然,要從軍方將領中尋找出人民可以接受,又得到翁山蘇姬信任的人選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對任用退休將領為某些重要部會首長一事,翁山蘇姬從未對外做出公開回應或解釋,而這次政府組織變革及人事任命,代表翁山蘇姬漸漸的接近到權力核心?還是如同外界批評所說是全民盟人才不足,沒有治國能力,不得不任用軍方人士,或是因若開邦事件後被西方國家拋棄的她不得不轉向與軍方合作?這次變革是否可順利進行,還是會製造出更多混亂,只能交由時間來證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雙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