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不「泰」行:泰國移工為何不再來台灣?

台灣不「泰」行:泰國移工為何不再來台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90年代的台中中區風華一時,尤以第一廣場為中心,百貨公司連著百貨公司,只要一開門,三十多部的電梯不停的運轉,正巧又碰上「台灣人錢淹腳目」的年代,生意極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圖:陳瑾、江易儒文:陳瑾

霓虹燈發射炫麗奪目的燈光,吸引廣場裡人群的注意力。電火爐逼出藏在肉裡的油脂,肉香隨逼啵聲響蹦出店鋪。原先快步走的,或坐著休息的,或沒有目的四處張望的路人們,被燈光與香氣吸引後,紛紛走到店鋪前挑選肉品。位在東協廣場一樓C棟出口旁的轉角,店鋪顏色以紅白藍為基底,菜單只有牆上一張塑膠板,板子上的文字能讀出的只有「泰式小吃」。小吃店老闆名叫周志強,來自泰國東北

在那過去台灣薪資比泰國本地多3到5倍、東協廣場仍稱為「第一廣場」的年代,週末多的是來此地消費解鄉愁的泰國勞工。6年前,周志強看準第一廣場的泰國商機,在成功路租下店舖與太太做起六、日兩天才有的烤肉生意。於成功路開業4年,後因附近住戶投訴油煙問題,才在兩年前把店鋪移到廣場本體內與其他店家共同生存。

中午過後,都會看見志強的攤子前總站著4、5個客人,和附近店家相比,總有生意不錯的感覺。然而,身為與第一廣場共同生存將近十年的老闆,在談到今昔對比的人潮狀況,眼神總會望著很遠的地方。

今非昔比的現實問題

「以前在成功路是從早上七點客人就排很長買烤肉,早上到晚上都好忙喔!不像現在,要快中午才有人又賣不多。唉!那個(人潮)差很多了啦!」

為了因應銳減人潮,志強在肉類供應上也進行大幅度調整。原先主打的泰國東北香腸與貢丸只有下一個鐵盤的量,其他品項則是為人數逐年增加的越南移工而擺出,例如豬頭、斑鳩和豬舌頭等下酒菜。

螢幕快照_2019-01-18_上午2_06_02

來廣場消費的人群減少,尤以泰國勞工人數下降最多。

螢幕快照_2019-01-18_上午2_06_16資料來源: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

依勞動部統計資料顯示,民國91年菲越印泰四國產業勞工人口中,泰國勞工人數共有十萬多名,佔產業型外籍勞工最多數。然而,卻也在民國91年後,泰國勞工人口數以每年將近1萬人的速度減少。直到去年底(2017),泰國勞工人數在台僅剩下5萬8千多名。這樣的問題出在哪裡?

「二十年前台灣的薪水比泰國多三倍,現在泰國的薪水跟台灣一樣兩萬多。薪水一樣就沒有人來,泰國人現在都跑去韓國還有沙烏地。」

螢幕快照_2019-01-18_上午2_06_24

一段話說出台灣經濟成長停滯的無奈,邊整理桌上的食物,志強一邊說在台灣生活越來越拮据、辛苦。把在台灣近二十年的歲月奉獻給工業區裡的鐵工廠,原先為了寄回泰國貼補家用的薪水現在只能應付生活上的開銷與營業成本。周末偶爾加班才勉強將收支打平,加上家裡又有兩個孩子仍在讀書,志強說自己已3年沒有返鄉探親。

泰國移工往哪裡去?

隨著經濟改革與產業升級,泰國製造業已是當今產業重心。然而工業發展至一定水準之際,人民所得卻落在6千元美金便不再有顯著增漲。泰國政府為改變所得停滯不前的問題,陸續提出各項發展政策,為國內人民尋求通路與機會。國家本身人力需求增加,勞工也因此不必再遠赴他鄉尋求謀生機會。

另外,對於欲出國工作的勞工而言,薪資可達4至5萬泰銖的中東及日韓等國,是相對誘人的選擇。再者,因為不需要扣繳相關費用與擔心居留年限等問題,中東地區與日韓等國已是當今泰國勞工傾向的工作地點。

雖然台灣文化環境相對其他國家較容易適應,但是不再優渥的薪水與勞動條件,使得泰國勞工不得不往其他國家出走。

螢幕快照_2019-01-18_上午2_05_53
裹足不前的台灣經濟

台灣經濟目前受到人口老化,房價的高漲(買房後的消費意願降低),以及裹足不前的低薪所影響而導致內需消費低迷,即使觀光人口大幅成長卻仍無法抵銷以上三項所帶來的負成長。外資方面則是太過依賴對中國出口以及人力資源,而導致在中國極力發展自身生產力的同時,台灣則是陷入停滯狀態。

或許政府試著藉由新南向政策扭轉局勢,好比打造東協廣場試著與東南亞國家產生多一點連結,期望搭上正夯的東南亞熱賺一波。但人們還是習慣性的快速通過此處。在台灣努力推行各種政策的日子,曾為泰國移工心中的理想地,如今泰國的產業升級等經濟政策讓國內人力求增加而留在當地,對比現在人才外流嚴重的臺灣到最後連移工都留不住。在我們享受發展的同時,卻對幕後這些人的去留沒有一個對應的處理,泰式小吃店老闆周志強的落寞我們也深感戚戚焉。只是對於影響經濟的能力我們又顯得過於渺小,只能同樣看著很遠很遠的地方。

走回頭路的第一廣場?

90年代的台中中區風華一時,尤以第一廣場為中心,百貨公司連著百貨公司,只要一開門,三十多部的電梯不停的運轉,正巧又碰上「台灣人錢淹腳目」的年代,生意極好。但隨著1995年中港路上的衛爾康西餐廳發生嚴重火災,以及幽靈船傳聞,和最後921大地震讓第一廣場人潮銳減,從繁華中退場,最後幾乎是靠著移工撐起一廣的經濟。特殊的歷史背景讓臺灣人離去(漸轉變成移工進駐這裡。不只第一廣場本身也擴展到附近,青草街上的印尼、越南小吃店一家一家的開,店內的卡啦OK影響到附近店家,居民看到了這些問題;於是政府也看到了。但看上的卻是與東南亞國協相關的「新南向政策」的推動,試圖將這裡打造成一個東南亞文化特色的商場,引進的卻是中高價位的文創產業,卻忽略了聚集在這的移工們本身是藍領階級,還希望能消費得起的移工就留下。

最終,只是讓這裡的租金重新上升,卻讓目標客群是移工的商店們進而選擇離開這裡,而失去了家鄉味的移工們也只能另謀他處,也令選擇留在這裡的商家陷入了留不留的困境。當定位不明的第一廣場在選定一個族群的時候,另一個族群可能就得被迫離開,政府在持續推動的同時,是否只是想要讓中區回復往年的繁榮又或者正視後到的這些人,維持現狀而有更多對移工的正面作為。陳舊的第一廣場也正等待著。

編按:本文為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搖滾畢拉密」計畫課程成果(教育部HFCC計劃課程),關鍵評論網基於編輯獨立原則挑選刊出該篇文章。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新移民在台』文章 更多『共創《互鄉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