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於東南亞遇阻,曾對中資殷勤的國家為何紛紛撤銷計畫?

一帶一路於東南亞遇阻,曾對中資殷勤的國家為何紛紛撤銷計畫?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去年下半年,中國在東南亞的巨大投資計畫呈現下跌,只有12個項目(計畫),涉及金額39億美元。而去年同期,中國在區內獲得33個計畫,涉及金額220億美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英文南華早報報導,由於中國在東南亞的巨大投資項目出現延宕,北京方面正重新調整在區內的「一帶一路」倡議。

報導指出,花旗經濟研究(Citi Economics)最近引述美國企業中心的數據指出,去年下半年,中國在東南亞的巨大投資計畫呈現下跌,只有12個項目(計畫),涉及金額39億美元。而前年同期,中國在區內獲得33個計畫,涉及金額220億美元。

去年下半年,這些在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和新加坡的計畫所涉及的金額,只有2017年的1/4。同期間,中國在泰國和越南沒有獲得新投資計畫。

報導表示,自2013年起倡議「一帶一路」後,中國在東南亞的勢力和影響力日漸上升,而中國也因此增加了在區內的投資。目前東南亞占中國對外投資和建設的1/3。

在中國推出「一帶一路」戰略後3年 ,中國在東南亞的投資額上升了77%。此外,中國公司在當地獲得的合約也上升了54%。不過,與此同時,東南亞出現抗拒中國巨大投資的情況,背後是地緣政治的憂慮。

馬來西亞、緬甸取消多項中資計畫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Mahathir Mohamad)政府上週撤銷了中國在當地一項涉及200億美元的鐵路計畫。

《大紀元》報導,大馬經濟事務部長莫哈末・阿茲敏・阿里(Mohamed Azmin Ali)表示,這個項目的造價過高。他同時也表示,馬來西亞歡迎來自中國的投資,但要根據具體投資個案而定。

他也透露,馬來西亞政府仍在決定應該向中國交通建設公司支付多少項目取消費。這個造價昂貴的項目光是利息每年就高達5億令吉(1.2億美元),令大馬無法承擔。

《關鍵評論網》報導,馬哈迪於2018年8月20日訪問中國,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但在結束中國訪問前宣布,因考量龐大的國家債務因素,因此決定取消與中資合作的東海岸銜接鐵路與蘇里亞策略能源資源(SSER)的合約工程。

馬來西亞一度是對中資最殷勤的追求者之一,但如今面臨一個新處境:各國憂心因為這些既不可行又不必要的計畫而過度負債,決定向北京推辭。馬哈迪會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之後,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表示,「我們不希望見到新型態的殖民主義出現,因為貧窮的國家無法與富裕的國家競爭」。

中國在馬來西亞關丹產業園區建起9公里長的圍牆,還禁止馬來西亞人進入,違反馬來西亞法律。就在馬中關係面臨嚴重考驗之際,馬哈迪也揚言要拆除,他表示「我們需要拆掉圍牆,因為在我們國家,那是錯誤的作法。」此外,大馬也在去年禁止外國人在位於柔佛的森林城市(Forest City)置產,據悉,建案多數買家為中國人。

緬甸也削減了中國在孟加拉灣皎漂港(Kyaukpyu Port)的投資,原因是要減少債務。

中國中信集團牽頭的財團於2015年贏得皎漂深水港競標,中方佔該項目70%的股權,緬甸政府和私人財團佔30%。緬甸政府投資的那部分資金,是由緬甸向中國進出口銀行借出的貸款,額度在20億到30億美元之間。

這筆債務目前仍在償還中。如果規模更大的皎漂港口項目按計劃進行,緬甸將會背上對中國更多的債務,且可能面臨如同「債務陷阱外交」的風險。例如,斯里蘭卡就因龐大債務,忍痛割讓軍事戰略港99年租期給中國。

學者:東南亞各政府須對「一帶一路」謹慎

報導又引述新加坡ISEAS-Yusof Instiute本月公布的一項調查指出,東南亞70%學者認為,他們的政府要對「一帶一路」採取謹慎態度,以免債務增加。馬來西亞、菲律賓和泰國的學者尤其抱持這種想法。

除了憂慮債務外,東南亞對「一帶一路」計畫的批評還有環保標準、施工困難、缺乏商業活力、相衝突的地方利益,以及不滿中國人大量湧入。

據報導,泰國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versity)安全與國際研究中心主任蒂提南(Thitinan Pongsudhirak)說,中國方面應該重新思考和推動「一帶一路」戰略。他表示,中國在多方面遇到挑戰,它要選擇推動那些優先項目。

《中央廣播電台》報導,新加坡東南亞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針對東南亞國家協會10個會員國,來自政府、學界、商界、公民社會與媒體的1008人進行調查。將近半數受訪者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倡議,將使東協「向中國的軌道更靠攏」;有三分之一表示,一帶一路缺乏透明性;有16%預測這項計畫將會失敗。

這項報告的作者指出,這項調查結果是一記警鐘,要北京擦亮自己在東南亞的負面形象─儘管北京一再保證其和平崛起。

《自由財經》報導,不過花旗分析認為,中國的投資對欠缺基礎建設的東南亞而言,仍有其必要性;另一方面,對中國而言,加速投資東南亞可規避中美貿易戰的關稅問題,因此中國為了避免挑起東南亞的緊張神經,可能會將興趣轉向多邊合作及共同融資上。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十國專區』文章 更多『李牧宜』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