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過新年】印尼華人的農曆年:「雨會下到農曆年」,發紅包可是見者有份

【印尼過新年】印尼華人的農曆年:「雨會下到農曆年」,發紅包可是見者有份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年初一到公婆家的路上,我們總會經過一戶當地赫赫有名的大財主,他發紅包的大手筆經過口耳相傳後,年初一聚集在他家附近的人群一年勝過一年,從三年前開始,他還要特別情商幾位警察在初一這天到他家門口幫忙維持領紅包群眾的秩序,由此可見場面的浩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月來印尼大部分地區日日下著滂沱大雨,刮起的陣陣強風將天上厚黑的烏雲吹卷得如波濤洶湧,再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雷聲與一道道劃破天際的閃電,常引我想像世界末日大致的景象也莫過如此。如果問當地人,這樣的大雨將持續多久?千篇一律得到的回答都是「雨會下到農曆年(Imlek)」。

從我來到印尼的第一年,至今十多年過去,答案從未變過。印尼人認為華人新年一到,雨季就會結束了。起初我總認為那是恰巧罷了,說也奇怪,真是年年屢試不爽,只要農曆年一過,這樣的豪大雨季節也就過了。

印尼語「Imlek」指的就是華人農曆新年,其實它的發音就有如福建話的「陰曆」,對會說閩南話的人應覺得特別親切。在印尼強人蘇哈托掌權時期(1966-1998年),以「加強同化以利國家統一」為由,禁止一切有關中華文化的發展,所有可能的小火苗都極盡所能的撲滅。但是蘇哈托下台後,隨著時代的進步與國際情勢的劇烈變動,再加上掌控著印尼八成五以上經濟的華人,多有迫切重燃中華文化的渴望,自2004年印尼政府將農曆新年大年初一訂定為國定假日起,農曆新年在印尼的年味就一年比一年更濃厚,甚至已成為印尼的送禮三大節日之一(只排在伊斯蘭教新年、聖誕節之後)。

AP_18061364273437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2018年中國新年期間,舞龍舞獅隊伍正往購物商場邁進。

如同在台灣的文化,農曆新年到來的前兩週是互相送禮的高峰。華人親友間的互送、送給有商務或工作往來的華人客戶或夥伴。通常若對方是伊斯蘭教的印尼本地人則在伊斯蘭教新年送禮、若對方是基督教或天主教的印尼本地人則在聖誕節送禮。

送的禮物從最大宗各種口味的印尼千層糕(Kue Lapis)、傳統過年小點心(如小巧可愛內包鳳梨餡的小餅Natar)、到西式蛋糕、布朗尼、水果禮盒、甚至傳統炸肉丸禮盒(Bakso Goreng)、水果優格禮盒等等,每年各商家推出的內容與包裝都不斷推陳出新,讓人目不暇給,驚喜連連。再加上近年來在印尼廣受歡迎的電子商城與Go-JEK服務,讓送禮更為便捷。更有甚者,越來越多更大手筆的華人甚至會藉著農曆新年致贈小禮給全部一起工作的夥伴,或是家裡的幫手們,不論是華人與否,人人皆有獎。在印尼絕大部分的華人為經商,如此更將農曆新年塑造成另一股強大商機。

image2
Photo Credit:賴珩佳
印尼傳統過年小點心Natar,內包鳳梨餡
image1
Photo Credit:賴珩佳
今年印尼人氣挺高的炸肉丸禮盒
image2
Photo Credit:賴珩佳
有設計感的印尼傳統小點心禮盒
image3
Photo Credit:賴珩佳
印尼千層糕禮盒

除了送禮之外,大年初一發放的紅包也是重頭戲之一。(印尼華人的風俗為農曆初一發紅包,並非如台灣傳統在除夕夜發紅包)。除了親人之間的紅包,通常對於週遭的熟人,比如所居住大廈內的警衛、清潔人員、工作人員,家裡的幫手們(家事幫手、保姆、司機等等),基本上只要有見到,都會給個紅包讓大家沾沾喜氣,意思意思。(紅包金額由發放者自由心證,並無固定行情)。

如果居住在房子的,大年初一門一開,常會有周遭的孩子們群聚,華人屋主也總會發放一些小紅包(每個紅包印尼盾兩萬至十萬不等),基本上就是見者有份,人人歡喜。每年初一到公婆家的路上,我們總會經過一戶當地赫赫有名的大財主,他發紅包的大手筆經過口耳相傳後,年初一聚集在他家附近的人群一年勝過一年,從三年前開始,他還要特別情商幾位警察在初一這天到他家門口幫忙維持領紅包群眾的秩序,由此可見場面的浩大,當然,那幾位警察的紅包他是定然不能少給的。也因此,農曆新年不只是華人期待的新年,慢慢也成為大家都期待的節日。

AP_18061363297398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2018中國新年期間,孩子在雅加達購物商場欣賞舞龍舞獅表演

這些年許多公共場所如辦公大樓、飯店、餐廳、甚或路旁的看板,又或是私人大廈、住宅等,基本上都是將聖誕節裝飾拆卸後,直接換上有濃濃年味的佈置,也就是在農曆年前大致一個月,氣氛都已經在迎接著農曆年的到來。

這一個月內,餐廳的生意特別好,尤其是有中式裝潢的餐廳,常常可見一大群親友們的年前聚餐,尤其是女士們,清一色都會將聚餐的穿著(Dress Code)定調為中式旗袍,所以這一個月內,基本上在印尼朋友圈的社交媒體(尤其是Instrgram)都是被旗袍式的聚餐照洗版,各式各樣的花旗袍襯著各個精心打扮地美艷不可方物的女士們,常讓我好似快要老花的眼睛更花了。

突然想起當地一位服裝設計師與我分享,她說農曆年前三個月是她一年之中最忙碌的時候,因為許多女士為求旗袍與眾不同,總喜歡特別設計訂製,又為了因應不同群體的聚會,所以一人常要準備多套,對於某些印尼華人女士們對「傳統」的堅持,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老實說在印尼的農曆年味,我還是覺得適可而止即可,太過就容易變調了。但也只有在這一個月間,在購物中心或超市等公共場所播放的都是中文歌曲,如小時候沒特別喜歡但現在聽來別有風味的「咚咚隆咚鏘」等過年歌曲。多年前再怎麼播放都是鄧麗君的歌或F4的「流星雨」,近幾年還能聽到周杰倫、蔡依林的歌。前些天在雅加達的摩斯漢堡用餐,餐廳放的竟是從學生時代起就喜歡的張學友的歌......這種「佳音繞耳」的親切感,才真能讓我感受到過年的喜悅,不管室外的雨再大,心中總是溫暖的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賴珩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