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總理夢一日破滅,無非只是在泰國政治鬧劇中再添上一筆

公主的總理夢一日破滅,無非只是在泰國政治鬧劇中再添上一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烏汶叻公主的身分是平民,在王室排序都低於弟妹,顯然泰愛國黨在提名公主前,早已確定公主參選僅是實行自己的一般公民權利。然而國王卻在聲明中認定她是王室重要成員,在情理法之下,泰國顯然不是將法律放在首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拖延多次的泰國大選,終於敲定在3月24日舉行,在拉瑪九世駕崩後的「後蒲美蓬時代」,泰國政客與王室的關係備受關注。而現任泰王的親姊姊烏汶叻公主幾日前宣布將投入大選,為泰國政壇投下震撼彈,「軍人-政客-王室」的曖昧三角關係,更將重新劃界。

提名公主成為總理的泰愛國黨(Thai Raksa Chart Party)被認為和紅衫軍精神領袖、流亡海外的前總理塔克辛(Thaksin Shinawatra)有緊密聯繫,本次提名公主參選總理,近乎直接向軍政府及黃衫軍支持者發下戰帖。

然而在公主可能成為新任泰國總理的震撼之下,一天之內完全扭轉。當天深夜,泰王哇集拉隆功罕見發表聲明,表示公主是王室敬重的成員,但王室不參與政治是泰國憲法規定,也是拉瑪九世王蒲美蓬留下的傳統,公主參政「極不恰當」。截至2月11日的發展是,公主的名字並未出現在泰國中選會所公布的候選人名單中,原因是「每位皇室成員都必須遵循超越政治並且維持政治中立。」

現年67歲的烏汶叻公主,是現今泰國國王拉瑪十世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及詩琳通公主的親姐姐。泰國王室向來被視為超乎世俗政治之上,九世皇蒲美蓬過往不願「公開」參與政治,以維繫王室的中立及超然地位,且泰國有極為嚴格的「冒犯君主罪」(lèse-majesté law,註),公主參選的事情被攤在陽光下討論,即使提名公主的泰愛國黨表示將遵照國王意見、取消提名,也已經衝擊王室與傳統建制菁英及軍人的關係。

雖然烏汶叻公主不屬於冒犯君主罪的保障對象,實際上,公開評論王室成員也要冒著極大風險,尤其烏汶叻公主更出身泰國卻克里王朝的直系血統,在軍人政變又缺乏正當性(legitimacy)的爭議之下,顯然較現任軍人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更有「資格」成為泰國領導人。若烏汶叻順利成為候選人,無疑是現任軍人總理帕拉育最大的政治對手。

行為出眾的烏汶叻公主

烏汶叻公主不僅是泰王拉瑪九世蒲美蓬大帝的長女,更畢業自名校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公主曾因「下嫁」美國人,而放棄王室身分。離婚後回到泰國的她恢復王室享有的權利及責任,也會出席王室相關活動,但沒有恢復頭銜,排序已低於親弟妹哇集拉隆功國王,以及詩琳通公主與朱拉蓬公主。

細看泰國媒體、官方文件或王室新聞,烏汶叻公主的報導次序都在國王及公主之後,公開場合也必須走在自己的弟妹後面,以符合嚴謹的王室禮儀。

此外,烏汶叻公主更是少見參與演藝活動的王室成員。近年,她與香港藝人余文樂演出對手戲,也接受商業電視台訪問,由泰國主持人跪坐兩旁,按照擬定稿件進行訪問。此外,公主還有公開社群帳號,更曾公開留言給流亡海外的前泰國女總理盈拉,為她加油。以上行為在極為保守的泰國王室當中,都顯得十分突出。

RTX6LTK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政變不斷的泰國政治

觀光客到訪泰國,雖可四處看見曼谷的光鮮表相,卻鮮少注意當今泰國是軍人執政將近5年的威權國家。數年前,紅衫軍、黃衫軍政爭不斷,民眾對政治更是極其厭煩。

2014年5月22日,泰國陸軍總司令帕拉育上將宣布實行全國戒嚴並發動政變,理由是「使各地持續暴力抗議行為盡早落幕,恢復和平」,並宣布成立「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NCPO)取代原有政府及國會,包圍總理府,要求民選女總理盈拉交出政權。此後,軍人帕拉育出任總理,並頒布臨時憲法,全數國會議員及內閣部長改由軍方委任。

當時,軍人發動政變也僅引起小型抗議,民眾對於軍人介入政爭的支持,如今已轉為高度不耐。除了經濟成長率在東協十國敬陪末座,國家教育崩壞,貪污問題更是無法解決。2018年,泰國名列東南亞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衡量貧富差距的吉尼係數大過印度及俄羅斯,顯出泰國社會極端不平等的殘酷。

泰國自1932年立憲以來,共舉行27次大選,卻發生25次政變,其中21次是由軍方發動。陸軍上將帕拉育擔任總理至今將近五年,已超過往常民選政府的執政期,數次延遲選舉使國民厭棄。此次透過3月24日的大選,他有可能擺脫「軍人干政」的污名,透過選票洗禮、漂白成為民選總理。

國王的聲明,不一定是國王的聲明

公主宣布投入選舉擔任泰國總理一舉,等同出現王室成員直接挑戰軍人派系,但支撐泰國政治結構的「軍人-政客-王室」三角關係中,更是有錯綜複雜的派系,難以查驗。

研究泰國政治最困難的,是不能公開批判王室、但在泰國政治實況裡面卻不能忽視王室。無法正反評論王室,就無法描繪出泰國政治的權力分布。在現代社會的外表之下,泰國仍維持非常封建的社會秩序,王室成員卻並不完全採同一立場,使得泰國政治如同電視劇,彷彿有劇本,一幕幕輪番上演,越演越烈。

烏汶叻公主的身分是平民,在王室排序都低於弟妹,顯然泰愛國黨在提名公主前,早已確定公主參選僅是實行自己的一般公民權利。然而國王卻在聲明中認定她是王室重要成員,在情理法之下,泰國顯然不是將法律放在首位。

提名烏汶叻公主擔任總理有精密的考量,若繼續讓公主參選,有機會破壞軍人想通過大選持續掌權的如意算盤。畢竟全國上下,誰能比卻克里王朝的直系血親更有擔任總理的正當性?加上嚴格實施「冒犯君主罪」之下,更不可能見到軍人發動政變、罷黜有直系皇家血統的女總理。

在君主立憲制的國家,皇家聲明往往不一定是當事人的真心說法,更可能是背後政治折衝的結果。國王的聲明,不一定是國王的聲明。

AP_1900122231077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觀察泰國政治,不能只看到相關人士說了什麼,而是要看他們做了什麼。泰國政治人物進行遊戲的手法密不透風,也是評論泰國政治最大的困難,而不加以查證的小道消息,也不小心遊走觸犯冒犯君主罪的邊緣。

進退兩難,大概是目前泰國政治的寫照,各方派系的攤牌時刻,比預期來的更快,輪值2019年東協主席的泰國,一舉一動,都更加牽動區域局勢,以及後蒲美蓬時代的「軍人-政客-王室」的複雜三角關係。

(註)泰國刑法112條規定「任何詆毀、汙衊或威脅國王、皇后、王儲或攝政王,得處以三年至十五年的有期徒刑」,又被稱為「冒犯君主罪」,泰國更是現今實行該法最為嚴格的國家之一。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陳彥霖』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