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偉衷事件」後:軍隊安全文化出了問題,星國政府要如何修復與人民間的信任?

「馮偉衷事件」後:軍隊安全文化出了問題,星國政府要如何修復與人民間的信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加坡地鐵一再發生故障,前總裁認定「企業文化」是禍根,那我們也得問問武裝部隊,軍隊裡的「安全文化」是不是出了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沈澤瑋

16個月中,6個軍人因服役或軍訓身亡。這個數字怎麼看,都有點嚇人。一個年輕生命還沒來得及看透這個世界就突然被腰斬了,如果是上戰場為國捐軀,那多少還有點悲壯,但現在一再上演的是因軍訓而丟命的悲劇,怎叫人不扼腕?

也難怪馮偉衷傷重不治的消息公佈之後,社交媒體上各種情緒激烈湧動,而且層層推高。從最初的震驚難過不捨、到質問軍訓安全措施是否到位、再到反國民服役、反國防部長、反政府的聲音出現。

這種波浪式的情緒滾動雖不太理性,但多少也是人性鏡像的反射。將心比心,大家都是血肉身軀,家裡可能也都有男丁,孩子今天回營報到,明天就天人永隔,叫人情何以堪?

本地知名詩人、音樂教父梁文福有感而發,近日也在臉書上發了首三行詩《至島國》:

父母把孩子交給國家,國家卻無法好好保護孩子。這種互信契約一旦被毀,心中的憤怒和焦慮肯定要找對象發洩——罵政府——這就是最好打、也是最大的靶子,也就形成了網上「三反」情緒的最後一反:反國民服役、反國防部長(武裝部隊將領)、反政府。

一、反國民服役

最普遍的罵法是拿台灣來比較。爭辯的邏輯是這樣的:台灣和中國大陸目前還沒有結束敵對狀態,連處境比我們更危險的台灣都從「徵兵制」走向「募兵制」了,為什麼新加坡還要強制國民服役?

國民服役在新加坡實施了52年,應當說我國社會和國家防衛及安全的基石。蟻粉應該還記得,前些時候,馬國船隻入侵我國海域引發新馬關係緊張,沒有強大的軍隊做後盾,任何的外交斡旋都是白費功夫的。特別是像新加坡這樣一個擁有優越地理位置的小國寡民,更是需要強大的軍隊以對外形成震懾力量。

拿台灣的募兵制來做對比,其實並不恰當,因為這項政策的改變也引起爭議。曾經擔任美國國務院亞太副助卿的柯慶生(Thomas Christensen)就曾提出警告。台灣改為全募兵制會導致軍隊更小、更昂貴,也不符合台灣的戰略,他擔心台灣在軍事方面沒有做好充分準備,將無法遏阻中國大陸可能以武力威迫台灣。

我們如果因為軍訓意外而全盤否定國民服役制度,是不是太偏激了?

二、反國防部長、反武裝部隊將領

同樣是台灣。2013年,一起阿兵哥(洪仲秋事件)疑似遭到軍方不當管教(新加坡用語是tekan)而死亡,引起台灣社會廣泛批評,導致軍隊形象跌至谷底,時任國防部長高華柱被迫下台負責。

近年來,新加坡武裝部隊傳出軍訓身亡事件時,網友也一定會拿台灣的「洪仲丘案」來做對比。為何人家的國防部長下台負責,我們的「百萬年薪」部長沒有這麼做?還有人質問,那些在武裝部隊裡當頭頭的總統獎學金得主為何位子都那麼牢靠?

新加坡國防部 馮偉衷
Photo Credit: Ministry of Defence, Singapore (MINDEF) 臉書
國防部上月舉行記者會,首次公開披露馮偉衷傷重致死事故的初步調查結果。(左二起)陸軍總長吳仕豪少將、三軍總長王賜吉中將、作戰後勤支援指揮部司令陳君有上校,和陸軍軍醫長盧宏一上校。

只能說,新加坡確實沒有下台文化,而且下台或不下台,其實都是學問。我們就曾經在《下台!引咎辭職成台灣政治文化》提過,下台不是關鍵,關鍵是要找出肇事原因,確保制度上不再出錯,那才是真正的負責任。

出事後,讓一個領導人下台其實是便宜了他們,而且頻繁的「引咎辭職」將對施政穩定性造成衝擊,最後是什麼事都做不成。

以新加坡的政治生態來說,只要一出事,「百萬年薪」部長就必須做好在社交媒體上被罵的心理準備,這也是領高薪的代價吧。一些網友甚至連武裝部隊的將領們也一起罵,折射出一種仇視精英的普遍心態。無他,武裝部隊的高層很多是獎學金得主,轉戰政壇當高薪部長的前例更是不少。

三、反政府

在社交媒體上,有些網友從罵部長到政府,然後就喊出:「投工人黨!」另有網友回應說,「投工人黨一票,就能阻止意外發生?沒見過這麼腦殘的。」

這種反政府的情緒有可能是有心人士故意挑起,也可能只是一種積累多日的民怨宣洩。就好像前陣子地鐵故障頻頻,網友悶在心裡的所有不滿,包括不滿物價漲、不滿部長領高薪,不滿社會貧富懸殊,不滿這個那個,全部都拿交通部長來開刷。

說到底,軍訓意外涉及的是安全問題,安全問題不就應該「安全解決」嗎?從安全措施甚至是整個部隊的「安全文化」層面去找出問題的癥結,而不是隨意把問題給政治化。隨便喊出「投反對黨」或「高薪部長的孩子就沒事」只會模糊焦點,製造偽命題。

不要模糊焦點 安全問題該「安全解決」

馮偉衷事件目前外界只知道初步調查結果,還有很多疑問沒有解答。而記者會明顯沒有透露的關鍵信息是:有沒有人為疏漏?根據陸軍總長吳仕豪的說法,事發時,炮車內有三人,除了馮偉衷外,還有一名軍備技術員和一名SSPH炮長(gun detachment commander),這兩人並沒有受傷。

馮偉衷和那名軍備技術員正準備對SSPH炮槍進行維修,必須將炮管從高位降下。在這過程中,位於炮車內的炮管尾端會往後延伸並翹起。馮偉衷當時就站在炮尾的正後方,結果被困在翹起的炮尾和炮車內牆之間的狹窄空間里,來不及閃避。

據《聯合早報》報導,炮管當時是通過自動模式降下的,但目前還不清楚,為什麼啓動炮管下降時,車內的另一名軍備技術員和炮長沒有發現馮偉衷正站在炮尾後方。

這當中有可能(強調:有可能)出現人為疏漏,但一切只能等到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之後才能下定論。為了給國人一個說法,給馮偉衷的家人一個交代,這個調查不應拖太久,而且若有人犯錯不能包庇。(上一起事件,22歲全職國民服役人員劉凱出事身亡事件的調查報告還沒有公佈,馮偉衷這起要等多久?)

武裝部隊有沒有「安全文化」問題?

更根本的問題還是,16個月有6個軍人因服役或軍訓身亡,這數字是不是暴露出部隊裡頭形成對安全意識匱乏的文化?

前些時候,新加坡地鐵一再發生故障,那位已經卸任的前總裁就認為「企業文化」是禍根。那我們也得問問武裝部隊(雖然這個不是企業),軍隊裡的「安全文化」是不是出了問題?若是,這不是單單靠設定幾個安全步驟就能解決的,而是必須由上至下地去整頓。

武裝部隊出身的總長好些個都調到SMRT公司去當領導,大家可以交流交流吧?

投身保家衛國的新加坡孩子們,他們在軍訓中的安全如果無法獲得百分之百的保障,起碼也要降低他們面對的風險指數。事發後,除了一再道歉、調查、檢討、暫停高風險軍訓外,當局還能做些什麼修復國家與人民之間的互信?

即將接班的第四代領導班子在這方面應該有更明確的表態。

延伸閱讀: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新加坡紅螞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