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柬埔寨工作,學習高棉語能解鄉愁也看到了「血汗工廠」另一面

來到柬埔寨工作,學習高棉語能解鄉愁也看到了「血汗工廠」另一面
Photo Credit:Guyon Morée@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實地到成衣廠,看到另一個更需曝光的面向,反而是勞工意識正抬頭、伸張著平等,他們並非不懂自己權益被壓榨,反而會透過申訴管道或勞工組織協助,也會有激進的罷工與資方協議勞方權益,當地政府在近幾年也數度調漲工資,嘗試在勞資雙方間取得平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程暐婷

談起海外工作,每個人出發的動機也許不同,但不知道你是否和我一樣,因為看見自己的害怕而挑戰它。曾經看到一個「100 Days without Fear」企劃,一位女孩甩開膽怯,挑戰自己所害怕的事物100天,心裡一直無法形容的感覺正好被影片深刻描述。台灣我們已經再熟悉不過了,到海外面對未知難免膽怯但那裡有更多可能。對於一個以挑戰恐懼維生的我來說,反而追求高薪或是離開高工時的台灣已經不是支持我離開的原因了。

網上搜尋海外工作時並沒有特別想去的國家,於是接受了命運的安排,應徵上一間在柬埔寨成衣廠的儲備幹部,工作地點正是新聞不時刊登領導品牌下的血汗工廠,真的會是媒體形容的如此嗎?拖著一只皮囊放下在台灣的紛擾,回過神已經降落在柬埔寨,那是一切從零的開始。若不曾到過這裡,也許腦海想像著塵土飛揚、牛車交錯、治安不良甚至衛生習慣不好的落後國度,然而,所見景象正如所想,一樣紛亂吵雜只是多了溫度,並非指氣候上的炎熱,而是當地人在機場外的熱情迎接讓我感受到了心裡一股暖流,想著是個好的開始啊。

柬埔寨近年來因為中國大量挹注將近十億的資金,許多投資客嗅到先機到此置產也讓中文在當地流行起來,路旁有許多中國餐廳及超市林立,甚至在裡面可以聽見服務生以流利的中文對答。然而在工廠上班時雖然以中英文跟當地同事往來,卻只有少數幾位的外語能力足以流利對答,於是漸漸發現語言上的落差阻礙了工作的進行,我一直相信他們是很優秀也盡責的,只是每項作業都需要大量的溝通,進而溝通已經成為最累也最耗時的一件工作。但語言隔閡的不便並不只在工作上,某天一位在工作上的最佳夥伴,晚上騎車回家時遭徒匪半路擦撞,搶走了摩托車,留下傷痕累累的他蹣跚回家,雖然萬幸沒有大礙,但之後因沒有交通工具無法再回到工廠上班,那時,再深的遺憾怎麼用英文表示都無法讓他完全明白心痛和不捨。

經歷語言上的挫敗後開始積極學習高棉語,即便未來到其他國家用不上,至少接受這個挑戰努力拉近了與當地人的距離,現在看到工人們表現好時能當面給予稱讚;錯誤行為能及時矯正,不再需要請翻譯,也明白他們之前用憐惜的眼神看著我,嘴裡碎碎有詞是在說我好白、好漂亮(但相信我,其實那是相較之下的結果),有次甚至受邀到當地員工家聚餐,享受最道地的辣味美食佐以吳哥啤酒,到後來酒精已讓語言沒有隔閡,中英文夾雜著高棉語又比手劃腳,大家不時笑得東倒西歪,在那一刻意識雖然恍惚,卻深深感受到在異國能克服語言隔閡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徜徉在他們樂天的文化裡也解了不少鄉愁。

為什麼明明是一個地處熱帶氣候又低度開發國家的人民卻如此樂天?煩惱擔憂像在九霄雲外一樣,無法傷及他們一根寒毛。舉個發薪水這件事為例,相較台灣已習慣每個月薪水自動匯入戶頭,柬埔寨轉帳功能並不盛行,且ATM不是普及到每個人都會使用,因此在銀行前的ATM不時會有專員負責解釋機台操作,甚至看到有人拿好多張提款卡替他人領錢,因此工廠發薪水時,工人們多數會直接領現金,有趣的是,他們會先開始找其他同事還先前借的錢,手上剩下的錢便會在週末到市區開個小派對或到市場購物,於是每到發薪水後的週末,開往金邊市區的公路總會擠得水洩不通。

Phnom_Penh_sunset
Photo Credit: Dmitry A. MottlCC BY SA 4.0
柬埔寨首都金邊(Phnom Penh)的日落景色。

在當地生活了一些光景後,回想當初在台灣看著新聞媒體報導東南亞製衣或製鞋廠剝削勞工的新聞,焦點常被放大在這些大品牌的不人道上,告訴大眾所購買的並非公平貿易下的商品。但實地到成衣廠,看到另一個更需曝光的面向,反而是勞工意識正抬頭、伸張著平等,他們並非不懂自己權益被壓榨,反而會透過申訴管道或勞工組織協助,也會有激進的罷工與資方協議勞方權益,當地政府在近幾年也數度調漲工資,嘗試在勞資雙方間取得平衡。

不論到哪工作或旅行,我們總會把故鄉的生活放在對照組比較。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面對生活的方式及態度,貧窮抑或落後,都是相較之下的想法,反而身在異地要一定要隨時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別觸犯當地習俗並多留意自身安全。其實在柬埔寨工作並非想像中可怕,反而因台灣的自由開放風氣,讓我們遇到文化上的差異更能懂得接受及包容,很快的便融入另一個大環境,讓我能全心探索柬埔寨這神祕國度。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