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中越邊境戰爭的士兵:「他就這樣穿著學生制服,握著一把槍犧牲了」

參與中越邊境戰爭的士兵:「他就這樣穿著學生制服,握著一把槍犧牲了」
Photo Credit::manhhai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部隊返回指揮部的時候,範光城的戰友們就再也沒有看到他了。戰友們回憶,僅僅與他認識不到一天的時間,範光城甚至還沒有領到軍服,他就這樣穿著學生制服,握著一把槍犧牲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潘西邦

2月17日是1979年爆發的中越邊境戰爭40週年紀念,今天不聊財經,潘西邦讀了幾個關於戰爭的故事,其中兩個寫出來跟大家分享。

這場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動進攻,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防守的戰爭,整整持續了十年,中國大陸方面稱為「對越自衛反擊戰」,越南方面稱為「1979越中邊境戰爭(Chien tranh bien gioi Viet-Trung 1979)」,或者「北方邊境戰爭」。

我們可以從各種管道找到一些資料,也可以從馮小剛的電影「芳華」,那群文工團少女的視角裡窺知部分場景。但是以下幾位越南長者的故事,則是轉換另一個視角,觀察這場影響深遠、但被低調討論的歷史。

沒有心理準備的戰爭

1978年8月,老兵吳清山先生,這位剛剛從高中畢業的青年入伍了。吳清山出生於1960年,來自北越的河南省,如同所有的年輕人一樣,18歲的年齡正是懷抱許多夢想跟可能性的時期。入伍的時候,吳清山只知道是去保家衛國,還不曉得擺在他面前的,是一場慘烈的戰爭。

他被分發到萊州省(位在西北部,與雲南省接攘)第三軍區193中團,初入伍時,主要工作是投入訓練,協助農民收割、開墾,有幾次行軍訓練,從萊州徒步50到100公里到奠邊,揹幾十公斤物資彈藥,晚上走到了哪兒就紮營睡在那兒。

1978年11月部隊接到命令要移防邊境,於是所有人開始行軍去佈防。到了邊境之後,立即被分派各地挖掘濠溝,他回憶說道:「當時也沒有想到是中國要打越南。」

1979年2月17日大清早,中國軍隊開始大舉進攻北越六個省份。吳清山駐軍地點在萊州省馬鹿塘口岸(Ma Lu Thang,對面是雲南省金水河口岸),他聽到小隊長與政治員下令全員準備戰鬥。接著是一陣槍彈往陣地前緣的哨所掃來,裡面每個戰士都嚇一跳,因為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吳清山說,中國軍隊走到哪裡就是一陣轟炸,一群正在田裡工作的農民很快就被殺了,其中有許多是婦女,存活下來的人之後都成了女青年衝鋒隊跟他們一起作戰。

隔天中方開始進攻吳清山部隊的據點,在進攻之前,中國軍隊都會先進行半小時的砲擊,砲擊的落點往往很準確,因為在之前越南抗美戰爭當中,中國與越南是密切合作的,對越南的地形很瞭解。

於是他們部隊把所有突出的樹木都砍掉,清除任何明顯的地標,干擾中方砲兵進行定位。接下來幾天陸續發生近身肉搏戰,他親眼目睹慘重的傷亡,有的小隊21人上去,只剩下1人下來,有的是全部的人陣亡,每隔一段時間,部隊就上去前線收回戰友的遺體並進行安葬。

穿著學生制服的烈士

1980年2月,當時在第14軍區第3步兵師團,擔任統計工作的士官阮孟雄先生(現任河內東方大學講師),在檔案資料裡發現一些書信及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這些資料屬於一名叫範光城的烈士,其中有一封手寫於1979年2月19日的書信,內容是這樣的:

「敬各越南人民軍隊單位首長,我叫範光城,是河內綜合大學數學系一年級的學生。我有一件事想報告,在我聽到1979年2月17日早上4點,中國軍隊入侵的消息,心如火在燒。當同胞及同志在戰線上流血戰鬥保衛祖國的時候,我無法安心坐下來讀書。我曾經打報告申請參戰,但是因為我是一個回到學校念書的退伍軍人,因此申請入伍非常困難。所以我才從河內來到這兒,希望能到任何單位拿起槍桿抗敵。我明白我這樣做是一個錯誤,等到殺敵結束之後,我會對黨及人民對這個錯誤負起責任。身為一個共青團團員,背負偉大胡志明主席的名義,當祖國召喚的聲音在內心之中迴盪之時,我愈感到自豪,就愈瞭解自己的責任有多大。因此,我請求各位首長允許我在此參加戰鬥,我一定會完成任何交賦的任務。」

書信的背面記載著一行字:「1979年2月22日,英勇犧牲於同登市南方參謀部」,寫下註記的人是第3步兵師團底下某部隊的政治員。

2月19日,即是戰爭爆發才過了2天,範光城這位烈士當時正在大學的預備科就讀,準備參加之後的考試進入正科班。

原來他曾經參加過越南抗美戰爭,受傷之後退伍了,並且持有第一類傷兵證,因為傷兵的資格,所以他無法再入伍,於是他寫下了這封信,然後隻身一人從河內搭上了火車抵達諒山

阮孟雄先生說,當時他看了這封書信,他估計範光城到了諒山之後,為了參加戰鬥,至少還步行了17公里才抵達前線的指揮部,這是非常英勇的行為。

1024px-Lạng_Sơn
Photo Credit::[Tycho] CC BY SA 3.0
諒山地理位置重要,為河內的門戶。清末中法戰爭中鎮南關戰役即發生於此,也是中越戰爭的主要戰場之一。

於是阮孟雄先生當即在第3步兵師團裡進行訪查,他找上了當時範光城參加戰鬥的部隊,與指揮官及戰友交談後瞭解情況。

1979年2月21日,當前線處於激戰狀況的時候,士兵們發現了一個沒穿軍服的年輕人走進了指揮部,他就是範光城。士兵們認為出現了一個間諜,立刻把他捉了起來,帶去見指揮官。範光城拿出了書信、學生證跟傷兵證,說明了來意,指揮官看完了決定給了他一把槍,叫他一起併肩作戰。

當時該單位已經承受了數日的猛烈砲火,隔天2月22日組織了反攻,戰況同樣非常艱辛,戰鬥持續到次日早上,當部隊返回指揮部的時候,範光城的戰友們就再也沒有看到他了。戰友們回憶,僅僅與他認識不到一天的時間,範光城甚至還沒有領到軍服,他就這樣穿著學生制服,握著一把槍犧牲了。

阮孟雄先生知道範光城的家人並沒有得到部隊報喪,於是返回河內到範光城的學校訪談,確認資料之後打報告給上級,申請向家人發出通知,並且授予烈士的榮譽。

1980年12月16日,範光城烈士的家人收到了他犧牲的通報,同時追認烈士的資格及勳章。在榮譽證書上,追認範光城烈士自1979年2月19日起的職務,職稱為3步兵師團、第1小團第3大隊的下士。這一天,也就是他寫下這封信,踏上自願入伍之路的那一天。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中越邊境戰爭40週年 分享幾個越南老兵的故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