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流利中文回國後立獲台企延攬,印尼移工Yusni:「讓我好好記得台灣」

因流利中文回國後立獲台企延攬,印尼移工Yusni:「讓我好好記得台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9年前到台灣工作的印尼女孩Yusni從沒想到,這段經驗改善家中經濟,也翻轉她的人生。返鄉後的她因為流利中文獲台灣企業聘用,也希望新工作讓自己「好好繼續記得台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9年前到台灣工作的印尼女孩Yusni從沒想到,這段經驗改善家中經濟,也翻轉她的人生。返鄉後的她因為流利中文獲台灣企業聘用,也希望新工作讓自己「好好繼續記得台灣」。

住在西爪哇的Yusni高中時很想升學,但家裡無力負擔,找工作也不易,剛好聽到朋友在台灣工作的經驗,身為長女的她,還沒拿到畢業證書就到仲介公司登記,一肩扛起家計。

Yusni今年26歲,她有三分之一的歲月都奉獻給台灣老人家。

一口標準中文還帶有台灣腔,「要感謝有湖南鄉音的奶奶」

Yusni剛到台灣時獨力照顧患失智症、子女長住海外、有濃重湖南鄉音的奶奶,奶奶起初對她有誤解時,兩人常起爭執。

當時Yusni還不太會講中文,奶奶又重聽,她越解釋就越誤會,後來她想,「這樣也不是辦法」,就開始自學中文。

現在一口標準中文、和台灣人沒兩樣的Yusni說,「我很感謝她(奶奶)有湖南腔」。與奶奶溝通的挫折,讓她苦惱是不是自己講話的問題,因此努力改進發音及講話方式。

她說,「我一直希望我講話跟鄰居是一樣的,這樣奶奶才可以聽得懂」。

她陪奶奶看電視時,有不懂的就寫下來請教鄰居,再自己慢慢練習。她的手機有圖片掃描的翻譯程式,遇到不懂的就隨時查。

slack-imgs-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Yusni勤練中文,還通過進階高階級的中文檢定。

Yusni在2016年通過進階高階級的中文檢定,流利中文成為她回國後的求職優勢。

回印尼當中文翻譯、待遇比在台灣時更好,「有點嚇到的開心」

她在1月25日離開台灣前,就已獲得兩個工作機會,面試後也隨即被錄取。回家與家人團聚,稍作休息後,3月初已開始上班。錄取她的台灣公司位於芝卡朗(Cikarang)的工業區,距離印尼首都雅加達50多公里遠。

Yusni開始新工作前接受記者訪問時說,回印尼後唯一講中文的機會是面試時,「我真的很想講中文」!有一次她買東西看到老闆很像華人,還衝動地想跟他講中文。

在這家公司,Yusni負責的是翻譯工作,她原本只預期薪水跟在台灣時差不多,但主管願意提供更高的待遇,讓她覺得「有點嚇到的開心」。而對她同樣重要的是,上班需要常常用到中文,讓她有機會可以不斷精進自己的中文。

近年來印尼與中國、台灣的經貿關係密切,印尼就業市場對具中文能力的人才需求增加。

對Yusni最重要的是,她希望這份工作可以讓她好好記住她是從那裡學來的能力和經驗,「好好繼續記得台灣」。

帶山東籍爺爺跑遍台北,排解失去奶奶的悲傷情緒

湖南奶奶2017年去世後,Yusni短暫照顧的另一名台灣奶奶在同年因病去世。Yusni和她們的感情親密,接連兩個打擊讓她想結束工作回家,但她不忍心台灣奶奶的先生、山東籍的爺爺在失去奶奶後又失去她,於是繼續留下來照顧爺爺。

她1月在台灣接受記者訪問時說,奶奶的告別式後,爺爺的兒女們都各自回家,家裡只有她和爺爺兩人,爺爺把自己關在房裡哭,「我就覺得,我這樣(離開)是不是太壞了」。她當時已跟仲介說想回印尼了,「可是看當時爺爺難過,我也難過,就決定留下來」。

回想過往,Yusni常推輪椅帶爺爺坐捷運到台北市、新北市,許多地方讓爺爺回憶年輕時的生活,從淡水、中和、永和、迪化街年貨大街到北投圖書館等地,主要是讓爺爺不要總是悶在家裡,希望能排解爺爺思念奶奶的悲傷情緒。

slack-imgs-4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18年初返回印尼前,Yusni帶著山東爺爺坐捷運到迪化街逛年貨大街。
再捨不得台灣還是得回去

在台灣9年,Yusni因為參加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等移工團體的活動而認識很多台灣朋友,彼此無話不談,甚至包括同志、婚前性行為等印尼朋友間比較不聊的私人話題。

她有時利用休假日擔任導覽,帶台灣人認識台北的印尼街,或參加座談,分享印尼文化。融入台灣生活的她喜歡蘇打綠,還跟朋友約去聽演唱會;不僅如此,她還讀中文版翻譯小說、寫得一手漂亮的中文字;她也排隊買知名炸雞,或在買一送一活動時湊熱鬧。

Yusni說,她這9年內只回印尼2次,最近一次是2015年,當時她還「覺得有點不習慣」。儘管再捨不得離開台灣,今年年初時她還是下了決心,勇敢邁向下個階段的人生。

回到印尼,當年她離家時才10歲的大妹妹現在已是大一學生。Yusni說她本來以為妹妹高中畢業後會和她一起工作,「換她接棒」,但爸爸覺得家中經濟好轉,就讓妹妹念大學。妹妹也選了從小就有興趣的護理系,準備當護理師。

slack-imgs-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台灣當9年看護工的Yusni(右)2018年初回到印尼,當年她離家時才10歲的妹妹(左)現已唸大一。

妹妹說,她很感謝姊姊這9年為家裡的付出,覺得姊姊很了不起,小時候她都和姊姊玩在一起,突然之間姊姊就離家工作,從她小學、中學到高中,姊姊都不在家,時間好漫長,現在全家人團聚,希望有機會可以全家到處走走。

台灣人愛環保、好創業,Yusni也受感染「忠實過我自己的生活」

回想過去,Yusni說,以前像小孩子,誤打誤撞到台灣,不曉得要做什麼,只想有工作、有錢賺就好;她覺得現在的自己「很不同」,很獨立、會思考,「忠實過我自己的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受到台灣的影響,Yusni的價值觀也有改變。

她舉例說,台灣很注重環保,印尼就很愛用塑膠袋,「印尼也應該要這樣」;在台灣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沒有結婚也可以同居;她認識到台灣長輩的生活,以及台灣年輕人勇敢創業、表達自己的想法,這些都讓她覺得「台灣很棒」。

在台灣期間,Yusni花了4年的時間唸完印尼專門為海外移工進修開設的空中大學,她主修的是管理系。

被問到她怎麼能這麼上進,Yusni說,應該是在台灣培養的。她認識很多台灣朋友後發現,「我們不應該這樣子」、「印尼人比較認命,台灣人比較有想法」。她希望在印尼也可以繼續這麼「酷」,「不要說叫你怎樣你就怎樣」。

slack-imgs-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台灣9年,Yusni講起中文跟台灣人沒兩樣,她也喜歡看中文、聽蘇打綠的歌曲,隨筆記錄心情。

Yusni覺得自己很幸運,台灣的雇主都對她很好。她希望雇主都能多跟移工聊天,多多相處,知道他們的想法,也許有些雇主會覺得,為何他們家的移工都在講電話,這是因為沒有人跟他們聊天,他們也需要有人講講話。

盼台灣法規更完善,讓移工合理休假

當問到台灣還沒有法律保障移工休假日,以致很多移工都沒有固定休假時,Yusni認為,這個工作的壓力很大,需要私人的時間和空間好好調適一下心情,她希望台灣要有一個很明確的法律或規定,一定要讓移工休假。

Yusni也說,她希望移工有機會休假時,可多接觸台灣社會,想出去玩時就出去玩,但也要有點時間多學些在印尼學不到的,例如中文,對回印尼找工作會很有幫助。

在台灣時,除了台北,Yusni只去過宜蘭和武陵農場,還被朋友笑說:「你是台北人」。她說,因為休假都只有一天,不可能跑太遠,這麼多年就只在台北,有點可惜。

Yusni也許下心願,等她存點錢,她會再回到台灣完成「環島夢」。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新移民在台』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