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大選】穆斯林議題成競選主軸,但伊斯蘭認同政治是印尼要走的路嗎?

【印尼大選】穆斯林議題成競選主軸,但伊斯蘭認同政治是印尼要走的路嗎?
印尼穆斯林婦女在峇里島的齋戒月儀式(2017年照)。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尼大選倒數,反對陣營總統候選人普拉伯沃動員穆斯林晨禱,高舉伊斯蘭大旗。尋求連任的總統佐科威也打宗教牌,拉攏保守派穆斯林。不過外界憂心「認同政治」會加深社會分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印尼大選倒數,反對陣營總統候選人普拉伯沃動員穆斯林晨禱,高舉伊斯蘭大旗。尋求連任的總統佐科威也打宗教牌,拉攏保守派穆斯林。外界憂心「認同政治」會加深社會分裂。

活躍於印尼公民社會、印尼前總統瓦希德(Abdurrahman Wahid)的小女兒伊納亞(Inaya Wahid)接受記者專訪時指出,選舉操作宗教認同,造成社會分裂,無法團結國家,繼續這樣下去,「最後不管誰贏,印尼都輸」。

印尼總統及國會大選將在17日舉行,主要受保守派伊斯蘭團體支持的總統候選人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在選戰最後關頭展現宗教動員能量。

普拉伯沃陣營7日在國家體育館舉行的大型集體晨禱,幾乎塞滿身穿符合嚴謹伊斯蘭教規服裝的支持者,媒體估計參與群眾約14萬至16萬人。

民眾從凌晨2、3時起摸黑集合,4時開始集體晨禱,之後在宗教領袖帶領下,陸續進行吟唱、低聲祈禱、吟誦可蘭經等儀式,期間群眾也重複喊著「真主至大」(Allahu Akbar),直到8時左右,普拉伯沃上台發表演說。

slack-imgs-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普拉伯沃在演講重申,他當選後將信守確保印尼為多元宗教、文化國家的「建國五原則」(Pancasila),也就是信奉真神、人道主義、國家統一、民主政治及社會正義。

他也否認,當選將把印尼改變為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國。

不過,這場造勢引發曾經支持普拉伯沃的印尼前總統、在民主黨仍具主導地位的尤多約諾(Susilo Bambang Yudhoyono)批評。尤多約諾發表書面聲明指活動太排他、不具包容性,也呼籲普拉伯沃必須讓印尼「團結在多元中」。

外界也關注目前人在沙烏地阿拉伯的印尼強硬派伊斯蘭團體「伊斯蘭防衛者陣線」(FPI)領袖哈比比利奇(Habib Muhammad Rizieq Shihab)透過錄影向群眾的喊話。

透過大螢幕轉播,哈比比利奇要群眾支持普拉伯沃,理由是普拉伯沃不會保護偏差的教派、邪惡勢力、自由主義以及印尼共產黨(PKI),也不會用法律追訴伊斯蘭教長。外界解讀他這段話暗指群眾不應該投給常被指稱是印尼共產黨員的現任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

slack-imgs-4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印尼反對陣營總統候選人普拉伯沃。
佐科威與普拉伯沃再對決,伊斯蘭認同政治為選舉主軸

印尼1965年發生一場失敗的軍事政變,之後軍方清洗共產黨員,印尼共產黨被強制解散,共產主義至今仍是印尼社會的禁忌,印尼社會認為共產主義是宗教的敵人,也抵觸作為憲法基礎的「建國五原則」。

值得注意的是,強調特定身分的「認同政治」是全球民主的挑戰。在逾85%人口是穆斯林的印尼,操作宗教認同的力量在2017年4月的雅加達省長選舉中,扳倒了身為基督徒的前中裔省長鍾萬學。他被指控褻瀆可蘭經入獄服刑,日前已出獄。

哈比比利奇就是發起抗議鍾萬學運動的主導者,包括約20萬穆斯林在2016年12月2日上街反鍾萬學的「212大遊行」。哈比比利奇後來被控涉猥褻罪、污辱 「建國五原則」,在2017年5月逃離印尼。

對於這場造勢,佐科威陣營批評,這顯示普拉伯沃利用宗教認同政治動員群眾,意圖複製「212大遊行」的效果。

參加晨禱的民眾穆提雅(Mutia Maria)告訴記者,印尼必須團結,普拉伯沃和穆斯林的關係密切,印尼的穆斯林都支持哈比比利奇等領袖,普拉伯沃可以團結印尼。

slack-imgs-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民眾普特拉(Putra)說,希望普拉伯沃讓印尼重回遵守憲法與「建國五原則」的國家,意即不容共產主義存在,同時不要讓經濟資源落入外國人手中。

這次選舉是佐科威與普拉伯沃再度對決。在2014年選舉時,佐科威就飽受假新聞攻擊,包括指他不是穆斯林、是基督徒等,使得他在任內以及這次選舉時,大打宗教牌。

印尼前總統瓦希德的小女兒伊納亞指出,佐科威和普拉伯沃陣營都拿宗教作賣點。宗教牌在印尼2014年選舉時就發酵,造成社會分裂,這次選舉分裂更深。根據統計,印尼有97%的人認為宗教很重要,因此宗教牌有操作空間。此外,西方國家對抗伊斯蘭的趨勢,也助長伊斯蘭認同政治在印尼茁壯。

slack-imgs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伊納亞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
伊納亞:印尼不需要成為「伊斯蘭國」,多元化才是印尼的標誌

伊納亞說,穆斯林佔印尼社會多數,但印尼不是伊斯蘭國,她的曾祖父阿沙利(Hasyim Asy’ari)和祖父哈希姆(Wahid Hasyim)都是印尼的建國之父,阿沙利建立全世界最大的穆斯林組織伊士蘭教士聯合會(Nahdlatul Ulama),他們當時可以讓印尼成為伊斯蘭國,但他們沒有這麼做。

她說,他們將印尼建設為民主國家,因為印尼的族群、宗教、文化多元,民主是最能包容多元的制度;另外,就如同阿沙利一再說的,印尼不需要成為伊斯蘭國,因為國家、民主與伊斯蘭並不衝突,而是攜手並進的。

印尼在1945年脫離荷蘭長達350年的殖民統治而獨立。印尼建國運動者在1928年10月28日的第2屆全國青年大會上發表3個「青年誓言」,宣布「一個祖國、一個民族、一種語言」的理想,被視為印尼獨立運動的開端。

伊納亞說,青年誓言是由來自各地許多不同的群體發起的,印尼是這樣建國的,多元化是印尼美麗的原因,也是「印尼的標誌」,印尼必須繼續走民主化,有些力量試圖要將印尼從民主政體改變為伊斯蘭國,這令人很憂心。

除了伊斯蘭,印尼有基督教、天主教、印度教、佛教、儒教等法定宗教,還有不被官方承認的宗教。伊納亞指出,每個宗教都應平等,但認同政治造成分裂,造成多數與少數群體的緊張,多數主張他們權利較多,少數應閉嘴。

她指出,有人說希望選舉快過去,印尼就能再恢復平靜,但選舉被雙方陣營視為零和遊戲,不斷操作宗教認同政治,造成社會分裂,社會的裂痕越來越大,無法團結在一個國家之下,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不管是誰贏,輸的是印尼。

伊納亞說,佐科威任內發生太多同志社群等少數群體被迫害的案例,很多少數群體對佐科威選擇曾公開打壓他們的保守派伊斯蘭學者理事會主席安明(Ma'ruf Amin)搭擋競選,感到失望,認為佐科威只是要讓自己更具宗教性,吸引保守派選票。

佐科威在2015年宣布每年10月22日為虔敬日(Santri Day),Santri指的是就讀伊斯蘭寄宿學校的學生。伊納亞指出,佐科威藉此紀念Santri,肯定Santri對國家的貢獻,多次訪問伊斯蘭寄宿學校等,都是他打宗教牌的例子。

佐科威的宗教牌是否奏效還無法得知,不過在西爪哇的萬丹省(Banten),佐科威在上次總統大選以42%的得票率輸給普拉伯沃的57%。印尼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近期的民調顯示,佐科威與普拉伯沃在萬丹省以47%的支持度打平。

萬丹省是相對保守的省份,安明就是萬丹人。萬丹民眾伊瓦(Iwan Ridwan)3月底在佐科威造勢場合告訴記者,佐科威頒訂虔敬日,提名安明,都說明他是穆斯林無誤。

slack-imgs-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印尼總統佐科威於今年3月底在萬丹省舉辦造勢活動。

另一名萬丹民眾利雅(Ria oktaviani)說,她聽說佐科威不是穆斯林時,也是懷疑他,但聽到佐科威自己的說法、看到他對伊斯蘭寄宿學校的政策後,就知道謠言不是真的。

利雅說,一般認為,薩拉菲派(Salafi)伊斯蘭寄宿學校的教育比普通學校差,但佐科威沒有輕忽伊斯蘭寄宿學校的教育,希望佐科威能連任,之後更加重視伊斯蘭寄宿學校的發展,促進學生與一般學校學生間的平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林柏宏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