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馬選擇華文教育的困境:政府補助不夠、文憑不被認可、升學還需面對「馬來人至上」

在大馬選擇華文教育的困境:政府補助不夠、文憑不被認可、升學還需面對「馬來人至上」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一個在台留學的大馬僑生,台灣同學總會對我們一口流利的中文感到驚訝,但其實,中文就是我們的母語,馬來西亞也有以中文授課為主的華文中學跟獨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煒晶

胡漸彪(馬來西亞知名新聞主播)在《超級演說家》中曾說道:

「我是一個馬來西亞人,這是我的國籍身份認同;我是一個華人,這是我的文化身份認同。」

「你來自馬來西亞?你中文說得好好哦!」、「你們是從小就學中文嗎?中文怎麼說得那麼好!」身為一個在台留學的馬來西亞僑生,每當在與同學介紹到自己是馬來西亞人的身份時,台灣同學總會對我們一口流利的中文感到驚訝,甚至有時候他們根本聽不出我們的口音(其實我們會偷偷偽裝,在台灣人面前用台灣腔,在馬來西亞人面前用馬來西亞腔)。

面對這樣的疑問,我們其實感到很納悶。中文就是我們的母語啊!我們從小就說中文,大部分人的中文甚至都比英文或馬來西亞的國語——馬來文說得還要好。於是,我發現其實大部分的台灣、中國或是香港人,其實並不了解馬來西亞教育體系,這邊就來簡單介紹一下。

大馬教育體系複雜,華文中學夾在中間成「高不成、低不就」

首先,要先介紹的是馬來西亞的教育體系。由於馬來西亞是一個多元民族的國家,因此有著各源流的學校,稍微有些複雜。小學教育按照各族的母語作為教學媒介,分成了以馬來文授課的國民小學(Sekolah Jenis Kebangsaan)、以中文授課的國民型華文小學(Sekolah Jenis Kebangsaan Cina)以及以淡米爾文授課的國民型淡米爾小學(Sekolah Jenis Kebangsaan Tamil)。大部分華人小學都會被送到國民型華文小學就讀,在這裡要特別提到的是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學的是拼音和簡體字,與台灣的注音和繁體字有別。

馬來西亞並沒有分國中和高中,中學五年都在同一所學校。要升上中學之前,學生必須在小學六年級畢業那年考我們稱為UPSR的升學考,考出來的成績將決定升上哪所中學。馬來西亞的中學主要分為三種,分別是:國民中學(Sekolah Menengah Kebangsaan, SMK)、國民型華文中學(Sekolah Menengah Jenis Kebangsaan Cina, SMJK)以及華文獨立中學,簡稱「獨中」,還有一些其他種類的技職學校等就不一一列載。以上提及的前兩者是屬於大馬政府的公立中學,而獨中則是私立中學。要進入國民型華文中學需要考取優異的成績才可以被錄取,國民中學則是只要馬來語和英語及格就可獲得錄取,如不及格,也可留級一年讀預備班。獨立中學則要視各自所制定的標準,有些要考入學考才可視成績被錄取。

華文教育在國民型華文中學以及獨中是被指定需要修習的科目,獨中更是採用全中文授課。有些在以華人為主要地區的國民中學,會在上課時段特別開設班級。然而有些國民中學卻只在課後開班,更有些則是完全沒有開班。目前大馬共有60所獨中、以及81所國民型華文中學。

看到這裡,想必大家對馬來西亞的教育體系已經有了一個簡單的認知,也了解了我們為什麼會說中文。可是在這個看似平等,各源流族群都有兼顧的教育體系其實存在著許多的問題。

雖然國民型華文中學被冠以公立,也接受大馬政府補助,但實則獲得的補助經費卻非常少。根據馬來西亞2018及2019財政預算案,撥給大馬國民型華文中學的費用僅有1500萬馬幣(約1億1269萬新台幣),也就是平均一所國民型華文中學一年只獲得10萬馬幣(約75萬新台幣)的資助。在應付學校的日常開銷之餘,如果想要給予學生更多更好的設備,就需要學校董事以及社會大眾的資助。獨中則是完全沒有任何補助,只在今年(2019年)首度獲得了大馬教育部1200萬馬幣(約9015萬新台幣)的撥款,學校支出靠向學生收取學費和社會資助來支撐。

反觀國民中學,設備總是比較齊全,校園面積也比較大,得到的大馬政府津貼也相對的比較多。資源的不平等實在使莘莘學子們有苦難言。尤其身處國民型華文中學的我更是深有感觸,從大馬政府得到的津貼不夠,社會大眾的捐助又多傾向捐給看起來更需要的「獨中」。夾在其中的我們,面臨一個高不成,低不就的尷尬局面。

AP_02081406231_(1)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師資缺乏跟種族配額制度不利升學,大馬華人嚴重外流

除此之外,華文教育的體系也面臨了師資缺乏的問題。根據2018年的數據顯示,獨中教師僅有5成3具有教育專業培育證書。馬來西亞現任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也表示,2018完成培訓的華小教師有270人,年尾卻有500名老師退休或空缺待填補,多年來的華小師資問題仍難以解決。令人更難過的是,許多華人子弟沒有選擇到國民型華文中學或獨中上課,反而選擇國際學校;華人少子化的情況也讓入學人數逐年降低。在馬來西亞的教育文憑考試(SPM,類似台灣的學測)中,除了國民型中學會強制學生報考中文外,其他學生可以自由選擇是否報考中文。因此有許多學生認為中文非常難考到優異的成績,選擇不報考。數據顯示,報考大馬教育文憑中文考試的學生,從2013開始人數減少,其中在2014年到2015年間,報考人數更由50568人跌至45480人。

中學畢業以後,大馬華人子弟的未來更是前路茫茫。國立大學的種族配額制度強調馬來人至上,使大家擠破頭只為了爭取那稀少的名額,至今仍不被大馬政府承認的獨中統考文憑,使獨中生連升上國立大學的機會都沒有。許多人無奈之下只能選擇私立大學或遠赴海外就讀,這也是為什麼台灣會有那麼多馬來西亞僑生的其中一個原因。這也導致了大馬嚴重的人才外流,許多人才在國外發光發熱,大展一番拳腳。舉個例子,「隨身碟之父」潘健成就是留學台灣的馬來西亞人。

大馬前教育部長魏家祥曾表示,儘管大馬政府在2002年宣布,以績效制取代種族配額制度來錄取國立大學的學生,惟華裔生的入學率,卻從原本30%的錄取率驟減至19%。他認為,大馬政府理應合理地解釋錄取率的偏差、也必須調整,以確保問題不再重演。更可悲的是,有些在大馬高等教育文憑(STPM)考獲CGPA 4.0滿分的優秀學子,竟然無法獲得大馬國立大學任一科系的錄取(有者被派往冷門科系,有者連冷門科系都沒有獲得),讓人感歎如此努力辛苦地奮鬥,換來的卻是一場空的徒然。

大馬華教發展至今經歷了許多的磨難和抗爭,大馬華教鬥士林連玉,為了反對不利於華教發展的條款,被取消教師資格,爾後更被褫奪公民權。當許多的東南亞華人逐漸被同化,遺忘了曾經的身份時,馬來西亞華人依然堅守著這小小的屬於華文教育的綠洲。即使這是一條很艱難的路,我們也依舊會義無反顧地走下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林柏宏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