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大選】為何過去向來支持佐科威的印尼友人,這次決定要投給普拉伯沃?

【印尼大選】為何過去向來支持佐科威的印尼友人,這次決定要投給普拉伯沃?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印尼,似乎沒有一場絕對勝利的競選賽。候選人在被全民吹捧的同時 ,下一秒很可能就會隨即被遺棄。「神聖化」與「妖魔化」在摸黑文化盛行的印尼選舉生態裡僅僅是一線之隔。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距離印尼總統選舉已經不到幾日了。幾次,我和印尼友人透過電話,暢談對這次選舉的看法,聽他評價兩組總統候選人佐科威和普拉伯沃的表現。雖然隔著電話筒,我依舊不難察覺印尼友人對於現任總統佐科威的許多不滿與失望。印尼友人來自東爪哇的泗水城市,一個長期為佐科威提供鞏固票源的政治競選區域。在2014年總統選舉中,佐科威就曾於東爪哇選區中獲得了多數選民的支持,擊敗了競選對手。

在這次的總統選舉中,佐科威被認為將持續在東爪哇佔盡優勢,原因是推薦其參選總統選舉的兩個政黨:鬥爭派印尼民主黨(Partai Demokrasi Indonesia Perjuangan,PDI-P)的政治勢力早已在東爪哇老樹盤根,加上民族復興黨(Partai Kebangkitan Ba​​ngsa,PKB)和東爪哇回教傳教士協會 (Nahdlatul Ulama/NU),即印尼最大的伊斯蘭組織向來維繫著良好的關係,因此估計這將可以為佐科威爭取到大量的伊斯蘭群體選票。

然而,當我以為過去向來表態支持佐科威的印尼友人,此次肯定亦會投選佐科威一票的時候,事情卻來了個大轉彎。朋友毫不諱言地說,自己和身旁許多本來在上一屆大選支持佐科威的夥伴,在這一次總統選舉中,將決定選擇「02」,即第二組的總統候選人普拉伯沃。印尼友人突變的政治立場,為我們提供了重要的啟示,縱使在作為佐科威堡壘的東爪哇區域,反佐科威浪潮其實已逐步形成。此舉反映了佐科威整體的總統選情實際上是充滿了高度的變數。其實我對印尼友人決定把票投給哪組候選人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反倒是想藉由友人改變投票傾向這件事情,去解析一般小市民對印尼總統選舉的看法。

AP_19103418438549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4月13日,印尼現任總統佐科威在雅加達Gelora Bung Karno體育場競選集會上與群眾打招呼。

我問朋友是甚麼原因讓他最終決定轉向支持第二組候選人。友人少有嚴厲地說:「這些大人物總是不懂小人物(orang kecil) 的考量。」一針見血指出了佐科威過去5年的施政,雖然對國家的整體建設與經濟發展提供了一定的貢獻,然而,卻依舊無法有效改善中低階級的劣勢經濟地位,因此導致許多小市民繼而尋求總統替代人選。如同朋友所言,政治人物侃侃而談的國家GDP指數、失業率和外來投資額,不必然就對像他一樣的小市民起著重要的意義。拋開這些宏觀經濟數字,小市民看重的是更基本的日常生計問題。幾位我認識的印尼女性友人也曾直率地表明,「選舉就只是解決餓不餓肚子的問題。任何一方只要能讓我不餓肚子,就是當總統的好人選」。

無怪乎,在此屆大選中,經濟議程:尤其是貼近小市民日常層面的經濟問題,依舊獲得民眾廣泛的討論。舉凡普拉伯沃主張降低電費、牛肉和雞蛋的措施都獲得了小市民巨大的迴響。雖然佐科威隨後也提出,自己連任後必定更積極提升國人的生活水平,例如推出所謂的3種福利卡措施,企圖可以安撫民眾的心,但事實上,許多如同印尼友人的中下階層民眾,早已對佐科威的能力與誠信帶有保留。

當然,印尼作為全球穆斯林族群最多的國家,政治總是脫離不了宗教與族群因素的干預。很多時候,有關候選人本身的族群與宗教身分認同問題,總是凌駕於經濟議程之上,影響其在社會的接受度、成為其競選成敗的關鍵要素。從一連串的事件觀之,將可發現候選人無不需要具備「印尼性」:亦即爪哇伊斯蘭文化人格特質,方可被認為有能力捍衛民族尊嚴,成為印尼的首要領導人。這點可以進一步從友人們對佐科威的評價一探究竟。

AP_19103554980195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印尼總統候選人普拉伯沃4月13日何其副手人選桑迪阿加(Sandiaga Uno)在電視辯論會上擊掌。

當有關質疑佐科威為非穆斯林和指責他跟中國共產黨掛勾的消息傳開後,恐慌的氣氛隨即就在朋友群間瀰漫開來。「印尼社會已被大肆華化啊!」、「過去的930事件是要來了嗎?」、「我可不想冒險讓殘酷的歷史事件再次重演!」這些皆是友人在這段時間對我最常抱怨的話題。縱使1998年蘇哈托垮台後,印尼開始朝民主化方向前進,但是一道隱藏的族群界線並未就此從爪哇人與印尼華人之間消失。雖然在虛擬的網絡世界,許多資訊充其量只是未經證實的假新聞,但是在選舉期間,這些謠言對於塑造緊張與對立關係,影響選民的投票傾向仍然奏效。有關單位主張打擊假新聞和不實傳言的行動,更讓情況急速惡化,令到許多民眾進一步懷疑與指控那是執政黨旨在於掩蓋事情真相的伎倆。

延續宗教/族群界線之間的矛盾,人權問題似乎也成為了部分小市民開始重視的議題。印尼友人對此就曾解釋:「拜蘇哈托所賜,恐懼已經在許多人心中揮之不去了。」2014年,佐科威以一股清流的姿態出現,的確為許多印尼民眾帶來了新希望,期盼他可以帶領印尼脫離新秩序的獨裁政權遺緒。

但是,5年過去後,佐科威對於解決許多違反人權的歷史案件顯得軟弱無力,對此社會早已出現了諸多批評的聲浪。加上此屆總統競選活動期間,執政黨被懷疑進行選票走私與舞弊行為、利用主流媒體當作政治喉舌、動用警力打擊敵對陣營支持者等。這些事情讓民眾看在眼裡,自然對佐科威政權產生更多的不滿。不少民眾開始認為印尼的民主進程似乎在朝著倒退的方向走。就如同友人所比喻般:「過去我們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社會自由風氣,而今卻被逐漸侵蝕中…我們彷彿又要回到黑暗的新秩序時代了!」

縱然我對友人的解說沒有完全苟同,但是這幾次討論下來,的確也提醒了我們小市民容或不一定理解政治大道理,但是他們卻總有能力透過自己的視角以及語言去詮釋與參與政治。在印尼,似乎沒有一場絕對勝利的競選賽。候選人在被全民吹捧的同時 ,下一秒很可能就會隨即被遺棄。「神聖化」與「妖魔化」在摸黑文化盛行的印尼選舉生態裡僅僅是一線之隔。

4月17日的印尼總統競選日,且讓我們拭目以待,究竟是哪組候選人更能贏得廣大民眾的支持。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李威瀚 』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