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大選】看政治的變與不變:佐科威可望再次贏得選舉,但伊斯蘭化的挑戰並未减退

【印尼大選】看政治的變與不變:佐科威可望再次贏得選舉,但伊斯蘭化的挑戰並未减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9年印尼選舉成績顯示,該國政治版圖也未出現巨大變化。但是各個不同的國族主義和伊斯蘭政治勢力的競爭與磨合,將繼續牽引印尼的政局發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丘偉榮(馬來西亞國民大學大馬與國際研究所研究員)

印尼在今年4月17日舉行規模龐大的「五合一」選舉,選民在同一天遴選總統、國會議員、上議員、省議員和縣市議員。由於印尼地廣人多,該國選舉委員會需要耗時一個月才能公布正式成績。根據投票所抽樣的「快速計票」結果,本屆選舉成績沒有太大驚喜,該國政治版圖也未出現巨大變化。

總統候選人之戰備受矚目,由於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陣營嘗試複製兩年前在雅加達打敗鍾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的模式,在部份更爲保守的穆斯林組織與個人配合下,炒作宗教議題來攻擊尋求蟬聯的佐科威(Joko Widodo,簡稱 Jokowi),不少媒體把總統競選視爲「單元對多元政治」或「溫和對激進伊斯蘭」之戰。當然,如此比喻簡化了錯綜複雜的印尼政治,及其伊斯蘭的多元面貌。

佐科威預料會以大約55%的得票率再次打敗其對手普拉伯沃,相對於2014年的53%,增長了一些。佐科威佔據原任者優勢,吸納了幾個原本在上屆大選支持普拉伯沃的政黨和財團,加上獲得印尼最大穆斯林組織伊斯蘭長老會(Nahdlatul Ulama)作爲後盾,這樣的增長幅度意義其實不是很大。

打開印尼的政治地圖,佐科威的支持者主要分佈在中爪哇、東爪哇和非穆斯林占百分比不小的外島,其中以興都教教徒占多數的巴厘島就一面倒投票給他;普拉伯沃則在西爪哇和蘇門答臘等穆斯林占絕大多數的外島獲得更多的選票。

f_3-印尼相對位置 圖表

由於普拉伯沃陣營獲得一些更爲保守和排外穆斯林組織和個人的支持,很多非穆斯林就算不滿佐科威選擇馬魯夫阿敏(Ma’ruf Amin)作爲其競選拍檔,也在沒有更好選擇的情况下,把票投給佐科威陣營。馬魯夫是伊斯蘭長老會領袖,也曾擔任印尼宗教師理事會(Majlis Ulama Indonesia)主席。該理事會在2017發表宗教意見(fatwa),指鍾萬學誣衊伊斯蘭教。基於選票考量,佐科威選擇了馬魯夫來分裂反鍾萬學的保守穆斯林勢力,抵消批評他「不夠伊斯蘭」的指控。

不過,非穆斯林僅佔印尼人口大約10%, 佐科威的勝利還仰賴於該國兩股影響力不小的勢力:一、是相對「世俗」的穆斯林,他們很多是印尼鬥爭派民主黨的擁護者;第二是相對兼容的「傳統主義」穆斯林 (traditionalist),代表他們的是伊斯蘭長老會與之有密切關係的民族復興黨(Partai Kebangkitan Bangsa)。這兩股穆斯林勢力是馬來西亞缺乏的——馬來西亞相對世俗的穆斯林比印尼少,也沒有在鄉區擁有影響力的兼容「傳統主義」伊斯蘭組織。

印尼的國會選舉成績是該國政治版圖的指標。雖然個別政黨的選票有所移動,但整體上來說,政治版圖沒有出現太大的變化。印尼政治的主調依然是不同的國族主義和伊斯蘭政治勢力的角力、磨合,當然背後還有財團和軍方勢力撑腰。

RTX6S1W6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根據快速計票,三個最大黨仍然是鬥爭派民主黨(Partai Demokrasi Indonesia Perjuangan,PDI-P)、大印尼運動黨(Gerinda)、從業黨(Partai Golongan Karya,簡稱從業黨)三大政黨。鬥爭派民主黨和從業黨是老牌政黨,在蘇哈多執政期間,分別是反對和支持蘇哈多的政黨,而大印尼運動黨則分裂自從業黨。雖然這些政黨都不以伊斯蘭政治爲基礎,它們在選舉都會拉攏伊斯蘭勢力的支持。

這也說明,爲何儘管印尼的伊斯蘭化現象日益擴散,伊斯蘭政黨的支持率並未有明顯增長的跡象。在本屆選舉,鬥爭派民主黨和從業黨支持佐科威,大印尼運動黨則推舉普拉伯沃。

接下來,六個預料會順利進入國會的中型政黨,除了民主黨(Demokrat)和國家民主黨(Nasional Demokrat,簡稱Nasdem)外,其它四個都是具有伊斯蘭色彩的政黨,分別有支持佐科威的民族復興黨、團結發展黨(Partai Persatuan Pembangunan),還有支持普拉伯沃的國家信托黨 (Partai Amanat Negara)和正義繁榮黨(Partai Keadilan Sejahtera)。

國家信托黨跟印尼第二大穆斯林組織莫哈默迪雅(Muhammadiyah)有密切關係。民族復興黨和國家信托黨分別是相對兼容的「傳統主義」(traditionalist)和「革新派」(modernist)伊斯蘭政黨,他們沒有主張伊斯蘭官僚化的議程,正義繁榮黨則是伊斯蘭主義色彩最爲濃厚的政黨。

值得一提的是,這幾個伊斯蘭色彩政黨在近幾屆印尼選舉的總得票率,一直都圍繞在30%左右,它們互相爭取虔誠穆斯林的選票。其中,民族復興黨和正義繁榮黨因爲政教觀點的不同而經常互相攻擊,國家信托黨和正義繁榮黨則爭奪相近的票源——都市虔誠穆斯林中産階級。

在某個程度來說,印尼政黨的政治磨合跟馬來西亞有點相似,有著不同的伊斯蘭勢力與不同國族主義政黨聯合,另一方面是伊斯蘭政治內部的激烈競爭。因此,正義繁榮黨會與相對世俗的大印尼運動黨合作,卻跟民族復興黨爲敵。同樣的,在馬來西亞,伊斯蘭黨(Parti Islam Se-Malaysia ,PAS)目前會與意識形態大迥異的巫統(United Malay National Organisation,UMNO)結盟,卻視為同樣擁有伊斯蘭色彩的誠信黨(Parti Amanah Negara,AMANAH)為死對頭。

RTX6RHOY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本屆印尼國會大選,兩個政黨的成績值得關注。首先是伊斯蘭主義的正義繁榮黨正面臨嚴重分裂,一些民調預測該黨可能連4%的國會門檻也無法達到。位根據快速計票成績,該黨得票不跌反增,估計會從2014年的7%增至大約9%。這說明伊斯蘭主義政黨的堅韌性和組織能力,同時該黨也可能吸納了反佐科威的新興都市虔誠穆斯林中産選票,該黨在雅加達的得票率約16%,是全國的兩倍。

正義繁榮黨介於馬來西亞的伊斯黨和誠信黨之間——與誠信黨一樣,它受到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的影響,支持者多是都市穆斯林中産階級,在社會關係方面,尤其與非穆斯林的社會互動,卻更爲接近當前的伊斯蘭黨。

第二是首次參選的團結互助黨(Partai Solidaritas Indonesia),該黨現任領導人是一名華裔女性、前主播。其主張正與正義繁榮黨相反,是印尼多個政黨中最爲世俗,公開支持少數群體和反伊斯蘭官僚化的政黨。該黨的其中一個話題性競選口號就是反對一夫多妻制。瞄準「都市自由派」和年輕選民的團結互助黨在雅加達表現不俗,獲得8%選票。然而,該黨預料只獲大約2%全國選票,無法進入國會。

但這不意味著印尼世俗力量的削弱,因爲很多相對世俗選票可能都集中在鬥爭派民主黨。選前,就有一些鬥爭派民主黨支持者擔心團結互助黨會吸納持該黨的世俗選票。

這樣的選舉成績可能顯示,多數印尼人選擇趨向中間,太過世俗或激進的政黨、團體(如遭查禁的伊斯蘭解放黨Hizbut Tahrir)都不會獲得大多數選民支持。佐科威贏得本屆選舉,讓印尼相對進步、兼容者暫時鬆了一口氣,只是印尼社會的分歧,還有伊斯蘭化帶來的挑戰並沒有减退。各個不同的國族主義和伊斯蘭政治勢力的競爭與磨合,將繼續牽引印尼的政局發展。

延伸閱讀:

本文獲當代評論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當代評論』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