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城市綠化的極致:從「平面」到「垂直」,甚至還有「摩天綠化」

新加坡城市綠化的極致:從「平面」到「垂直」,甚至還有「摩天綠化」
Photo Credit:Erwin Soo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觀看似東南亞梯田的水濱台組屋,是榜鵝新區裡的首批生態組屋。河道,大片綠色公共空間貫穿整個屋苑,加上錯落而層次分明的建築風格,使得屋苑每個位置都十分通風,從而營造恬靜怡人的綠色生活空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侯佩瑜

編按:本文「我國」意指新加坡,金額單位為「新幣」。本文上篇請見:究竟新加坡這50年做出了什麼努力,打造自身成世上最清潔的國家?

過去半世紀,新加坡在城市清潔上以「模範生」姿態贏得世界讚頌。城市綠化的極致也反映在近代的新加坡面貌上。

踏入21世紀,城市設計和規劃也邁入「綠色」時代:讓花園及綠化帶都生長在縫隙裡,與混凝土並存共生。

新加坡總面積721.5平方公里,人口約有550萬人地平線上的土地面積不夠,我國政府就想到了「垂直綠化」:綠化大樓的外立面,空中花園,屋頂綠化帶等等,政府巧妙地把綠色元素植入城市建築物的硬件配套中,嘗試衝破開闢綠化帶的固有思維,開拓出不佔地面土地的綠化空間。

著名的皮克林賓樂雅酒店(Parkroyal on Pickering),就是垂直綠化建築的代表作。垂直花園和空中花園讓它宛如16層樓高的大樹,綠意盎然,成為牛車水一帶的亮眼地標。

15837232055_b57cd09592_k
Photo Credit:Aussie Assault
皮克林賓樂雅酒店(Parkroyal on Pickering)

樓高89公尺的酒店建築外觀參考類似梯田的設計,種植了20多種有遮陽作用的綠色植物,十分注重酒店內外的垂直綠化系統。酒店也採用開放式設計,每4層樓都設有戶外走廊,營造「空中花園」的感覺。

酒店同時採用了大量融合綠色和節能元素的配套設施,包括植被牆壁,人工水景,雨水灌溉等,並全部以太陽能設備發電。

據《香港01》週報,新加坡國立大學建築系副教授陳培育指出,政府早在上世紀帶頭提出植樹式城市綠化的願景。至於「摩天綠化」工程,則在2000年才起步發展。通過法律規限,獎勵等去推動高樓增加綠化空間,在這十多年來,成績有目共睹。

2005年,為提升發展商,設計師和建築商的環保意識,推廣可持續建築方式,建設局推出「綠色建築」標誌計劃,對建築物的環保設計進行評分,對符合標準的建築設計頒發四個等級的獎項。

2013年的數據顯示,新加坡當年已有500多棟建築設有綠色天台,面積超過60公頃,相當於84個足球場全國的垂直綠化面積超越了美國綠色天台領軍城市:芝加哥的51公頃。

截至2017年,我國共有超過3100個綠色建築,即約34%的建築已獲綠色建築標誌認證,穩步朝2030年至少80%建築為綠色建築的方向邁進。

2009年年市區重建局也推出「打造翠綠都市和空中綠意」計劃。在計劃下,所有新建築除了須遵守原有的綠地替代條例,也必須根據不同的總容積率和所在地區,達到至少介於3.0至4.0的綠色容積率。這即意味著綠意面積須達到土地面積的3到4倍。

該計劃目標要在2030年前增添50公頃或相等於約一個碧山公園的空中花園,包括建屋發展局接下來三年在組屋區多層停車場屋頂上添設公園,讓每1000人可享有0.8公頃公園空間。

到了2017年,該計劃已成功在本地打造處100公頃的空中綠圃0.100公頃的空中綠圃等於100多個足球場的面積,包括建築頂樓的空中花園,外牆上的垂直綠圃等。

實例證明,狹窄細小的土地空間,並不是剝削城市綠化的藉口。

例如達士嶺摩天組屋的空中花園。據《海峽時報》報導,達士嶺摩天組屋是新加坡政府最引以為傲的組屋代表,它擁有全球最長的空中花園,也是新加坡最高的組屋。

5636074211_f5f0f68d3f_b
Photo Credit:Malcolm Tredinnick CC BY 2.0
達士嶺摩天組屋

7棟樓高50層的組屋,分別在每幢大廈的第26層和第50層,建造長達500公尺的空中花園,將各棟樓連在一起。

「懸掛」半空的花園不但在建築美學上成為組屋的模範,而且不佔地面土地面積,提高了垂直綠化的極致標準,讓居民生活素質和住宅需求取得最佳平衡。

雖然達士嶺屬於政府組屋,建屋局並沒有把它作為一小部分居民的小眾共享空間。而是給公眾開放部分空間,每天上午9時至晚上10時,公眾都可進入第50層的平台花園,在高空鳥瞰貨櫃碼頭和中心商業區全景。

除了摩天大廈,另一個現代大都市圈的特徵,便是縱橫交錯的公路網。土地空間有限的新加坡,想到在車道也可以增闢綠化帶。

據《香港01》,陳培育提到,新加坡的法例規定,每條新建的車道都一定要種植行道樹(在公路或街道兩旁成行栽種的植物)小的道路兩邊一定要有樹木;多線行車的主幹線也要有樹木栽種在中間分隔帶。

擴大城市綠化空間,最終目的就是增強城市的美觀程度,改善市民的生活素質。

綠色組屋的另一典範是位於新加坡東北部的榜鵝水濱台組屋(Waterway Terraces)。

外觀看似東南亞梯田的水濱台組屋,是榜鵝新區裡的首批生態組屋。河道,大片綠色公共空間貫穿整個屋苑,加上錯落而層次分明的建築風格,使得屋苑每個位置都十分通風,從而營造恬靜怡人的綠色生活空間。

組屋屋頂和花園還有自然採集雨水的裝置,這一切讓水濱台成為新加坡數一數二的綠色建築。遍及整個住宅空間的綠色植被,讓以人為本,與自然共生的生態城市思維透過水濱台組屋表露無遺。

面臨柔佛海峽的榜鵝區,本身已經被政府定位為生態環境宜居市鎮,亦是新加坡「最年輕」的新市鎮。

新加坡的組屋區不只是為了滿足市民的住屋需要,同時也著重居民的生活素質。多數的組屋區附近都有步行可達的公園,公園之間更有連道串聯。

新加坡政府希望在不遠的未來,到了2030年,9成國人只須從住處步行最多10分鐘就有個公園,本地的綠色廊道網絡也將增至400公里。

與此同時,政府也考慮到本地需要生物多樣性,公園局自2012年以來推出自然連道(Nature Ways)試驗計劃,在城市裡仿造森林環境,在原有的綠景增添讓動物穿梭的道路。目前,本地有18條自然連道。

自然連道是指在路邊栽種精心挑選的喬木和灌木,以帶動兩個綠地(如自然保護區及公園)之間的動物流動。它除了為本地增加綠景,也能吸引不同飛禽及昆蟲在全島各地移動,同時也可能把更多不同物種帶到我國。

政府50年來推動的清潔城市國策,令新加坡變成世界先進國家的標杆,由此帶來的經濟裨益,社會效益和國際聲譽。

2018年是「保持新加坡清潔運動」啟動50週年,新加坡閃耀全球的亮麗成績,固然得到全世界人的褒揚和予以仿照。

50年來的經濟奇蹟,也讓新加坡得到相應的回報:1970年新加坡的外來直接投資總額只有9300萬美元(約1.26億新元),2017年,我國的外來直接投資為660億美元(892億新元),足足翻了超過708倍。

新加坡本身也因其潔淨市容及綠化環境,屢次被國際媒體評為全球最宜居及適合投資的地區。旅遊業固然因此受惠,1967年,全年到訪新加坡的旅客人次僅約10萬9730人,2018上半年,首6個月的旅客人次已經達920萬人次,旅遊收益則持平於134億元。

漂亮吧,這張成績單。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新加坡紅螞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