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漂流的勞動者:你所不知道的移工愛情故事

不只是漂流的勞動者:你所不知道的移工愛情故事
Photo Credit:互鄉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一個泰國大哥戀上四川媽媽的故事。大哥來自泰國東北,25歲就來台灣了,他有一個歌手夢,在泰國一直都是以歌手為職業,四處接案子到各地去表演,這是他的興趣也成為他的職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假日的東協廣場人潮熙來攘往,裡頭蘊藏了東南亞移工的生命故事,就跟我們自己的故事一樣,有曲折坎坷,也有豐富浪漫。如果我們願意去認識、了解,會發現他們其實受了很多因外界無知而產生的偏見與歧視,這樣蒙蔽性的歧視,需要我們願意去理解和聆聽,才有可能被撤除。

這是在東協廣場數個週末所體驗的,我們有時原地罰站、有時席地而坐,更多時間是到處遊蕩。我們觀察、聆聽東協廣場裡移工的假日生活,這是他們唯一的休閒時刻,是他們工作外的休閒生活,也讓我們能跨越偏見看見他們單純可愛的那一面。

在東協廣場進行田野調查的過程,經常可看到情侶出雙入對,偶然聽到幾對情侶用發音不太標準的中文聊天,如果他們來自同一個國家,為什麼要用中文聊天?有無可能來自不同國家?我們開始對跨國戀情的可能性產生興趣,想知道這些移工們如果發展出跨國戀情,他們的交往模式、溝通方式是如何,或者兩人在生活上有沒有什麼趣味的插曲。

幸福,與你相伴

這是一個泰國大哥戀上四川媽媽的故事。大哥來自泰國東北,25歲就來台灣了,他有一個歌手夢,在泰國一直都是以歌手為職業,四處接案子到各地去表演,這是他的興趣也成為他的職業。但唱歌的收入無法負荷他的生活,樂器的保養修理費也造成他極大負擔,現實的窘境,使他不得不放棄熱愛的音樂,轉為更務實的工作。大哥說他當時身上有背債,非常需要錢,遂決定出來找機會。恰巧舅舅在台灣工作,說這裡薪水還不錯,於是他便毅然離鄉背井踏入台灣,走向移工之路。

大哥與姐姐的相遇,就是在他來台灣上班的第一間工廠,那是間電鍍工廠,裡頭總共有3位外籍移工,大哥是其中之一。在那裡得每天從早工作到晚,幾乎沒有休假日,他們的工作時數也比台灣員工高出許多,但是為了賺錢只能苦幹。大哥說他們其實不太踏出工廠,每天工作完就把握時間睡覺了,根本不會認識外面的人。工廠裡的員工都處的不錯,大家會互相幫忙,大哥笑稱自己便是透過幫忙認識姐姐的,常做完自己的事就會去幫她。

螢幕快照_2019-06-29_上午8_28_12
Photo Credit:互鄉誌
兩人的相處模式平凡而踏實

夫妻倆回想當年他們幾乎是無法溝通的,大哥很努力學習中文跟姐姐講話,不過他強調:「我很常去幫忙她!」可能是想要以行動感動姐姐吧!姐姐原本是不想再嫁的,她當時只想好好工作照顧小朋友,其餘就不多想。不過她的幾個好姐妹都覺得大哥人挺好,希望她有個好歸宿,不要那麼辛苦,姐姐想了很久,就在認識交往兩年後嫁給大哥。

婚前他們沒有回去大陸,只打了電話報備,姐姐笑說:「都這麼大了,也結過婚,現在要嫁給誰是不用徵求同意啦!」對於要嫁給泰國人,姐姐家人也沒有二話。而大哥婚前則有帶姐姐回泰國認識自己的家鄉,後來婚禮也是在泰國舉行,結婚典禮上除了親朋好友外,當然也請了大哥以前的樂隊來助陣,唱歌給姐姐聽。

如今他們結婚13年,生活重心一直都是以工作為主,兩人基本上沒有休閒娛樂,現在在東協廣場經營一個燒烤攤位,每週末都會看到兩夫妻忙碌的身影,平日則分別去工廠上班,偶爾大哥還會跟船捕魚,多則到市場販賣,少就當燒烤店食材。

日復一日為了生計打拼,他們與一般家庭沒什麼不同,縱然兩人離鄉背井,身分、語言懸殊,然而兩人在異地相遇、結婚,即便生活苦,但是日子過得開心最重要。

遇見對的彼此

下著滂沱大雨的那天,Ton大哥熱情地迎接我們入座,一旁是個長相甜美、氣質典雅的姐姐,溫柔的看著我們靦腆的笑著,一問之下,原來她是來自柬埔寨,Ton大哥的女朋友。

姐姐已經來台灣13年了,初嫁到台灣時年僅17歲,每天因想家總是以淚洗面,但是為了賺錢,給父母更好的生活,她堅持了下來。姐姐透過仲介介紹嫁給了前夫,但前夫酗酒、又有動手動腳的暴力傾向,忍受了8年便決定結束這段婚姻。離婚後,交了一任同樣來自柬埔寨的男朋友,卻因男方遠在韓國工作而告吹。而在因緣際會下,展開了與來自泰國的Ton大哥這段情緣。

「你們是怎麼認識的?誰追誰?」訪問到這裡,姐姐流露出羞澀的神情。

「她啊!她先拿手機跟我加LINE的。」Ton大哥打趣地回答道。「不要聽他講!」姐姐用力推了大哥一下,卻藏不住臉上的笑。

其實他們是在朋友介紹下認識彼此的,見面第一眼,大哥就被姐姐的美貌吸引,互相加了LINE,便開始聊天。一個多月後正式在一起,不久就開始同居。

這時我們發現,他們彼此都聽不懂對方的母國語言,所以大哥和姐姐溝通的方式是用中文,姐姐因台多年中文很好,大哥以前和台灣人一起工作,因此也不差。我們也不禁好奇,一個來自泰國、一個來自柬埔寨,難道不會有文化隔閡或吵架的時候嗎?姐姐笑說他們其實很少吵架,如果有吵架,通常是因為大哥愛吃醋,有趣的倒是在飲食方面,由於大哥是泰國人,料理口味偏辛辣,平時在家又都由大哥下廚,姐姐在不知不覺中也被同化變得愛吃辣。

螢幕快照_2019-06-29_上午8_28_26
Photo Credit:互鄉誌

那他們的父母、朋友都支持這段異國戀嗎?姐姐說,父母都很喜歡Ton大哥,其實他們已經在柬埔寨舉辦過婚禮,只是還沒在台灣、泰國兩邊登記,未來也會回泰國再舉行一次。

「認識她3天我就打電話跟我媽說:『媽!我看到我的菜!』」Ton大哥說道。這句話突然間使我們都大笑了。

Ton大哥覺得柬埔寨的婚禮儀式非常複雜,而且很累人,他回憶起當時從凌晨3點忙到晚上10點,真的讓他吃不消。

「你有結過婚嗎?」這時姐姐開玩笑地問大哥。「沒有啊,又沒有人要......只有你一個人要。」姐姐又害羞的笑了。

Ton大哥已在台灣工作9年,等工作12年的期限一到,他們將要回泰國再次舉辦婚禮,正式結婚,並且決定未來留在台灣繼續生活。

大哥覺得姐姐個性不錯,直來直往;姐姐嘴上說大哥不懂浪漫,卻又在提到大哥會買巧克力和花送他的時候,臉上漾出幸福的笑容。

從遙遠的地方來到台灣,經歷一段失敗婚姻的姐姐、辛苦工作多年的大哥,擁有著不同故事背景的他們,不介意對方來自不同國家,在台灣這個小地方,等待到了緣分,成為彼此的那個對的人。

不只是勞動機器

這群來自東南亞的異鄉人離鄉背井、遠渡重洋,為了工作賺錢供養家鄉老小,為實現愛情,也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他們懷抱著理想與嚮往,以及面對著陌生與未知惴惴不安的矛盾心情,飛越上千公里,來到他們心中的這塊「寶島」,在這裡努力打拚、落地甚至生根。然而,台灣社會並沒有敞開胸懷包容、接納這群來自異國的人們,反而採行客工制度,並處處制定法規限制、壓縮移工的基本權利,將他們當作無欲無求的勞動機器,但我們卻忘記移工除了勞工的身分外,他們也同樣身為人,與你我無異,同樣有情感需求,甚至更加渴望在異國他鄉可以有人長伴左右,在這漫長晦暗的道路上成為彼此的明燈。

螢幕快照_2019-06-29_上午8_28_42
Photo Credit:互鄉誌
攜手走下去

當台灣人關注於自身主流族群,歌頌異國戀情的美好,抑或大肆批評抹黑異國戀情,雙邊相互爭吵辱罵時,卻將移工是做無欲無求的勞動機器,忘記他們同樣身為人,同樣有心理及生理的需求,忘記懷抱同理心、敞開心胸包容接納這群從異國漂洋過海而來的人們,忘記睜開雙眼正視他們在台灣的處境以及所受到的對待,忘記打開耳朵溫柔傾聽他們的故事。

不同於台灣普遍對於跨國戀情美好浪漫的想像,移工的跨國戀情平凡無奇,言談間提及的不是追求、不是禮物,也不是紀念日,而是柴米油鹽醬醋茶,是生命的現實、工作的勞累,以及雙方語言文化的隔閡與不適應,但這就是生活最真實的樣貌,不追求表面的浪漫美好,而是在這漫長艱辛的人生道路上成為彼此的依靠,為了共同的目標打拚,相互傾聽與包容,攜手走過平凡樸實的每一天。

編按:本文為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搖滾畢拉密」計畫課程成果(教育部HFCC計劃課程),關鍵評論網基於編輯獨立原則挑選刊出該篇文章。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新移民在台』文章 更多『共創《互鄉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