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配女兒的真心告白:其實台灣人不是看不起東南亞人,是看不起窮人

外配女兒的真心告白:其實台灣人不是看不起東南亞人,是看不起窮人
Photo Credit: ZIH TUNG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的母親就是來自東南亞的外籍配偶,柯文哲現在是政治人物、是首都市長,失言問題需要承擔,但是我非常希望這種炒做柯P新聞的熱潮,能讓大眾藉此看到台灣目前的外配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的母親就是來自東南亞的外籍配偶,柯文哲現在是政治人物、是首都市長,失言問題需要承擔,但是我非常希望這種炒做柯P新聞的熱潮,能讓大眾藉此看到台灣目前的外配問題。

因為「進口」幾乎是事實,沒有感情完全建築在金錢上面的交易,不是人口買賣是什麼?

很直白的說,中國大陸或者東南亞外配來台,普遍是嫁給收入偏低或者社會條件不足的男性,結果就變成了悲劇的滾雪球。

我父母是自由戀愛結婚,母親受過高等教育,在很多外配眼中也是過得很好,所以這些年常常遇到外配求我母親幫忙,我們也有機會知道很多外配的問題。

老一輩的台灣人,婆婆打罵外籍媳婦還可以高聲叫囂:「妳是我買來的」,媳婦逃到派出所,警察聽不懂,打發媳婦回去。

有些外配帶著生病的小孩,連看醫生都困難…WHY?醫生不懂他們的語言,也沒有相關的機構可以求援。老公?有時候都不知道死哪去了,我聽過我媽幫忙診所寫了一整張單子:「肚子痛」、「頭痛」、「昏」、「噁心」,說是讓附近的外勞看醫生的時候有東西可以指指點點。

有外籍新娘,老公已經消失好幾年(跑路了?還是去哪了?不知道),但是她不知道要怎麼訴請離婚就帶著兩個小孩繼續待在婆家,做家事,賺錢。

之前在我們家幫傭的外籍新娘能夠賺錢之後,老公不養家,喝酒賭博,人家來拜託我媽媽帶她去開戶,去偷偷存錢,不然小孩沒錢註冊。

當然也是有外籍新娘偷錢,扔下小孩跑回原國家。

但是我覺得政府的對外政策與國際觀一直非常好笑,看到之前「選戰中的國際觀」,連大公子對外勞/外籍新娘似乎提都不提,彷彿台灣只需要在意金髮碧眼者的國際觀(然後有提到外勞與外配的柯先生現在說了「進口」orz……)。

許多外配需要語言的交流扶助、需要法律支援。成為新台灣人之後她們需要台灣政府做些什麼?但我還真不知道政府有作些什麼,這些年我只遇過一次類似外配人口普查之類的東西,結果問題設計的非常像是調查外配有沒有假結婚真賣淫<囧>。

其實台灣人不是看不起東南亞人,是看不起窮人。講白了就是這樣,許多台灣人崇洋哈日愛錢自卑又自大,我們的社會教育理面缺乏對人性的尊重,但有很強烈的階級意識與金錢慾望。

對於職業的階級意識類似於:很多人尊重醫生但是輕視黑手,會跟孩子說:「不好好念書將來就要做黑手喔」,彷彿黑手是個極端失敗的職業選擇。

但是如果這個黑手有了自己的維修帝國,連鎖店開了七八家,又會跟孩子說:「要像人家一樣!將來賺大錢!」

對於人種/國家的階級意識也類似於此,但是這些「分類中的低階級」如果有了「高收入」,就會「被尊重」,把「基本尊重」貼上了一個金額標價,然後還認為是理所當然的Orz,不覺得很噁心嗎?

這些年母親遇過不少次對她身份的歧視,也會有所反擊,但是我覺得很可悲的地方是,這些「反擊」還有對方隨之而來的道歉或者尷尬都是建立在:「有點錢」、「有點社會地位」,而不是「我跟你一樣都是人」、「你不應該用國籍跟種族來決定怎麼對待我或者評價我」、「用國籍侮蔑一個人?顯示出了你的無知跟可鄙」。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文章來源:作者臉書

相關閱讀: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小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