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巴塞隆納街頭賣藝,和非法移民一起跑給警察追

我們在巴塞隆納街頭賣藝,和非法移民一起跑給警察追
Photo Credit: Ambe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踏著達利、畢卡索走過的石板路,穿梭在高第的建築中,每天在巴塞隆納的巷弄中奔跑努力生存。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安柏(Amber)

在西班牙街頭賣藝需要隨時注意四周動靜。我們一路從東南亞穿越中亞來到歐洲,在世界各地街頭賣藝,在西班牙跟許多來自非洲、中東的非法移民一起擺攤,他們已經待了許多年,建立起強大情報網。哪邊有便衣警察出現,下一秒就通風報信,十秒內馬上跑光光。而我們在雲南已經練就三秒收攤跑的絕技,警察來只要跟著跑就好。

踏著達利、畢卡索走過的石板路,穿梭在高第的建築中,每天在巴塞隆納的巷弄中奔跑努力生存。

Photo Credit: Amber

這群非法移民通常站在觀光客最多的地方,提著自拍棒或假名牌包兜售。對於我們這些新加入的東方面孔,可愛的挪出空位給我們擺,他們能用流利的用義大利語、西班牙語和顧客討價還價,卻不太會用英語聊天。

他們大多來自非洲塞內加爾、巴基斯坦或孟加拉,為了擺脫貧窮、戰亂與飢荒,不得不冒著生命危險、付上一大筆金額偷渡到這。今年多了好幾則地中海難民船翻覆的新聞,數千人葬生大海。過去義大利政府一直積極於海上救援,導致許多歐洲人不滿,認為這無異於鼓勵難民偷渡。今年義大利政府減少海上巡邏次數,地中海轉瞬成了海上難民的墳場。

Mohim來自巴基斯坦,賣會發出聲音的小玩具給觀光客。他滿臉喜悅的告訴我,兩個月後他就能拿到西班牙居留證,終於能回家看看父母。

另外一個來自塞內加爾,在街上賣假名牌包,義大利語說的比英語溜。他是成功活下來的非洲難民,在義大利待了七、八年,不打算回去只想要存一筆錢好好生活。

賣小飾品的中國偷渡客說在這裡一直被歧視,就算西語流利也找不到好工作,只好繼續打一個月7-800歐元的黑工兼擺攤。雖然想念中國菜但還是喜歡這裡的環境。

和他們聊天的同時,看著他們嘶聲竭力的叫賣推銷,任由穿著體面的歐美觀光客挑選拒絕。

「生長在貧困國家又不是我們能選擇的,而你們卻在富裕的土地拒絕我們來到。」看著一筆筆交易失敗,好像感覺到他們內心想說又說不出口的呼喊。

Photo Credit: Amber

Amber(安柏),街頭賣藝環遊世界ing,一路從東南亞穿越中亞走到歐洲,目前在西班牙街頭賣藝存下段旅費。出發時口袋只有2,000美金,卻做著環遊世界的美夢,至今已流浪10個月,身上還是不到兩千美金,以及很多準備完成的明天。粉絲頁:安柏不在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