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未來都是夢...11張圖看懂全球6000萬難民的悲歌

他們的未來都是夢...11張圖看懂全球6000萬難民的悲歌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去年,全球因戰亂、衝突而流離失所的難民總人數已高達6000萬人,至今不減反增。難民所面臨的困難為何?又有哪些國家面臨大量難民潮危機?11張圖帶你看懂世界難民的處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整理 / 葉菀菱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統計,去年全球因戰亂、衝突而流離失所的難民總人數已高達6000萬人,75%的難民籠罩在長期危機當中,創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最高紀錄。

至目前為止,全球難民數不減反增。敘利亞自2011年爆發戰亂以來,已成為全世界境內難民最大源頭。2013年340萬的難民,相當於柏林人口總數,而難民裡,老人、小孩、婦女就佔了80%。

▲淺藍色為難民分布地區。 Photo Credit:European Commission
東南亞

東南亞最近面臨大批洛興雅難民偷渡問題

住在緬甸西南部的洛興雅人信奉伊斯蘭教,和以佛教為主的緬甸人不和。立場激烈的佛教徒經常以暴力手段迫害他們,也不准他們舉行任何伊斯蘭儀式。因在緬甸處境不堪又難就業,洛興雅族出現越戰以來最大的出走潮,2012年中期以來,估計已有10多萬男女老幼上船。

▲6月4日,位於緬甸若開邦北部的孟都村裡,一群難民被發現在鄰近Kanyin Chaung的臨時難民營裡盛雨水。一位路透社目擊者說,727名難民被困在安達曼海(Andaman Sea)多天後,於6月3日在緬甸若開邦西部停靠上岸。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5月11日,洛興亞難民在印尼Lhoksukon的帆布塑料上休息。當地官員說,將近600名從緬甸來的洛興亞難民,自兩艘擱淺在印尼亞齊省(Aceh Province)北部的木製船獲救。這兩艘船上載了百餘名的婦人及小孩,在燃料用盡後被漁夫發現獲救。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另外,孟加拉的難民,大多是因為國內經濟不振。孟加拉與馬來西亞,有勞工輸出協定,雖然孟加拉政府積極要求馬來西亞輸入更多孟加拉勞工,但馬來西亞國內已出現反彈聲浪。因此,在貧窮的逼迫之下,許多孟加拉勞工,選擇偷渡的方式,進入他國謀求生路。

▲5月19日,1位孟加拉移民剛在印尼亞齊獅省理完頭髮,坐在庇護所裡。聯合國理事會要求馬來西亞、泰國及印尼不應該拒絕幾千名來自海上的難民,並要開始相關照護措施。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敘利亞

聯合國委員表示,「敘利亞難民是本世紀最嚴重的人道緊急事件。」敘利亞內戰自2011年開始,上百萬民眾躲到黎巴嫩或約旦難民營尋求庇護。

此外,除正式登記為難民人口,還有約650萬人流離失所,佔敘國一半人口。目前周邊國家如黎巴嫩收容114萬人,土耳其收容81.5萬人,約旦收容60.8萬人,伊拉克有21.5萬人,剩下民眾則分散到埃及與其他中東國家。

▲阿特里難民營(Zaatari)是約旦第一大難民營,收容約11萬敘利亞難民。2013年7月18日,美國國務卿凱瑞,花40分鐘與6名難民交談,傾聽他們對國際社會無法解決敘利亞內戰感到沮喪。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1月8日,黎巴嫩凱特瑪雅村的一位敘利亞難民女孩,站在臨時安置所門後。7日當天,中東地區遭強烈暴風雪襲擊,狂風、暴雨、大雪阻隔敘利亞難民與外界聯繫,摧毀難民在黎巴嫩貝卡谷地的帳篷,驟降的氣溫使住在臨時搭建的難民處境更加雪上加霜。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名敘利亞難民從黎巴嫩貝卡谷地的帳篷往外看。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6月15日,一名敘利亞難民在土耳其、敘利亞的邊境城市,Akcakale等待越境入土耳其。一名保全說,土耳其政府於14日重新開啟已關閉幾天的土、敘邊界,且說他們歡迎大量的人們越境來土耳其。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44歲的敘利亞難民Assaf,曾擔任政府部門的特助。2014年6月8日,斯德哥爾摩難民營外,Assaf被要求做個拍照姿勢時,他將臉摀起來隱藏身分。Assaf越過重重山脈到土耳其,再從土耳其搭船到希臘,最後從希臘搭卡車到斯德哥爾摩,全程共付了8000多美元給人蛇集團。
當記者問他未來要怎麼做時,他說:「什麼未來?我自己獨自逃到國外,家人都離我幾千里遠,我要和我家人在一起才有未來。」根據聯合國提供的數據,來瑞典尋求政治庇護的人是世界第4高。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伊拉克

伊拉克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2014年6月在伊拉克北部發動戰爭以來,總共攻佔了17個城市與一處軍事基地。這個提倡「種族淨化」的激進組織,更對居住在辛賈爾鎮(Sinjar)的少數民族雅茲迪族(Yazidis)發出信教令,甚至揚言屠殺所有不願改信伊斯蘭教的雅茲迪族人。

▲圖為2014年8月13日,從暴亂中逃出的小女孩,在伊拉克與敘利亞的交界處─達霍克省的費希哈布爾(Fishkhabour)的臨時營地休息。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地中海

4月19日早上,義大利海巡隊接到利比亞漁船的求救簡訊,前往救援一艘僅20公尺卻擠進900多人的拖網漁船,船上都是來自非洲的難民。當難民看到救援船駛近,竟一股腦兒擠到同一邊讓船隻翻覆了。

救援船雖然救起20多名在海上掙扎的人,但大部分「被塞在船艙」的難民,根本沒有活命的機會。倖存者指出,一名奈及利亞偷渡客途中因窒息死亡,人口販子不顧抗議,將他屍體扔下海餵鯊魚。據悉,他們付了3000~4000美金才能坐到甲板,還有逃命的機會。但「那些只付600~1000美金的人 ,全部都被塞到船艙底部鎖在裏面。」諸如此類的事正不斷上演。

▲觀光客在西班牙夢幻島嶼─大加那利島,坐在拉斯帕爾馬斯海灘(Maspalomas beach)上,看著外來的「準移民者」。西班牙警察說,這21位「準移民者」是渡漁船從非洲上岸到歐洲的。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6月14日在義大利海堤旁發現的一坨坨銀色不明物體,居然是地中海難民。他們在義大利文蒂米利亞市(Ventimiglia)與法國蒙頓(Menton)的交界處,以緊急救難毛毯包住自己。這群難民大概200人,他們來自厄立垂亞及蘇丹,原本打算經由義大利偷渡至法國,卻遇到攔阻,憤而靜坐抗議。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6000萬的難民,86%以上都在發展中國家生活。有590萬難民生活在GDP低於5000美元的國家,51%的難民都是未滿18歲的兒童。原本處於黃金學習時段,應該好好接受學校教育的他們,卻因為戰亂、暴動而流離失所,失去寶貴的學習良機。

難民的問題,不應該只在620的「世界難民日」得到關注;國際社會間如何適時展現人道關懷,處理難民危機,同樣是我們需要關注且了解的事。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羊正鈺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