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澳新聞週報:紐西蘭黑幫的日常─親手做500份三明治給學童當營養午餐

紐澳新聞週報:紐西蘭黑幫的日常─親手做500份三明治給學童當營養午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知道我們不被當作社會支柱,但那不表示我們連做好事的可能性都沒有,不管別人如何看待我們,反正會繼續做對的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週編輯:Oddis

 1. 澳洲出口及股市受到中國股市餘震影響

中國日前上海股市大跌、商品進口價格下滑引發餘震效應,連帶拖累澳洲經濟表現。在上海股市狂掉5%、中國政府進場干預交易當天下午,澳洲股市主要指數就馬上大跌超過1%。

根據彭博新聞報導,中國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企業在上海、深圳的股市交易被政府要求暫停交易。該消息傳出後,鐵礦價格隨即下滑4.6%,一夜之間鐵礦價格跌落到每噸澳幣50元以下,鎳礦同時大貶9%,銅礦也來到六年來新低點。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 Australia, 08/07/2015, “Australian shares tumble on commodity falls and stock market turmoil in China"

2. 澳洲總理與澳版公視ABC之間的戰爭升級

澳洲版公視ABC電視台的談話性節目「Q&A」兩週前討論恐怖主義議題的時候,邀請了被控犯下恐怖主義罪行的嫌犯馬拉(Zaky Mallah)出席節目,「再次」引燃執政的自由黨領導人澳洲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t)對ABC電視台的怒火。

(編按:ABC電視台的新聞內容頗具獨立性,不受政黨輪替影響,艾伯特上台後該台多次批評自由黨政府對海上難民不人道的處理方式,去年一度引起艾伯特不滿,指控ABC立場「過度偏向在野黨、左派」,威脅發動「砍預算」來報復,未料ABC電視台越挫越勇,反而獲得許多澳州民眾支持。)

「Q&A」談話性節目主要是為了增進大眾對於特定議題的了解,所以常常邀請正反方人馬對公共議題發表意見,其中常常包括各部會首長或民意代表。兩週前節目播出後,遭受政府大力撻伐,認為ABC電視台搞不清楚立場,怎麼能夠讓恐怖份子有機會發表想法,但該節目秉持一貫立場,認為議題的討論是越辯越明,「了解」才是最好的問題解決方式。

艾伯特本週於是下禁令,全面禁止政府閣員接受ABC該節目所有邀訪,企圖讓該節目缺少官方來賓,節目品質可能因此受到影響。最近一次受到影響的主題是農業政策白皮書,農業部長喬艾斯(Barnaby Joyce)對於必須取消節目邀約感到十分尷尬,似乎有夾心餅乾的感覺。

ABC管理高層史考特(Mark Scott)在推特上砲轟艾伯特此舉根本形同「在百萬觀眾面前」逼迫農業部長不得與國民討論新的農業政策白皮書,十分不可理喻。

史考特說ABC電視台「站在澳洲這邊」而不是澳洲某特定政黨,「沒有任何人會希望看到ABC變成只是像北韓、俄羅斯、越南、中國央視那樣的官方傳聲筒」。

這場戰爭從艾伯特上台後就持續進行中,下一回合(的夾心餅乾)將是新聞部長騰伯(Malcolm Turnbull),各位看倌就且看艾伯特大帝與堅持記者風骨的ABC電視台之間的愛恨情仇會如何發展下去吧。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 Australia, 07/07/2015, “Tony Abbott bans cabinet ministers from Q&A program"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3. 該選難民還是氣候變遷政策?澳洲工黨當前的困境

澳洲執政的自由黨政府目前在許多政策上雷厲風行,似乎也出現不少被選民認為頗為暴衝的行為,使澳洲工黨在下次大選能翻盤的機會似乎出現一線曙光;但是工黨隨即發現自己面臨一個二選一的困境:難民人權,或是氣候變遷?

工黨若是重掌大權,推行減少碳排放、投資再生能源等政策,勢必借助在野聯盟的幫助,但如此一來可能就必須放棄改變艾伯特政府目前對難民嚴苛政策的可能性,以換取實現氣候變遷相關政策,將衝擊工黨長期以來強調人權平等、多元文化的形象,屆時反而提前流失左派選民的支持,連政黨輪替都變成泡影。

艾伯特政府目前採取「海上攔截、原路返回」,將漂流海上的難民整船移到澳洲特製的救生艇上,然後原船回去印尼,目標是達到「零登陸」,即便登陸也馬上送到一些與澳洲有特殊協定的落後國家,如柬埔寨或巴布紐幾內亞的拘留所關著,十分不人道,「海上攔截、原路返回」也已經成為印尼與澳洲間主要的國際問題,此舉同時飽受聯合國、國際人權組織甚至澳洲國內許多人的撻伐。

(編按:難民並不都是印尼人,大部分是中東或東南亞各國飽受戰亂的人民,經流離遷徙或是人蛇仲介等方式到達千島之國印尼,再從印尼漂流到澳洲,以期能擺脫苦日子。印尼政府海巡單位本來對於該國境內的非法人口已經夠頭疼,現在卻要面臨更複雜的情況,而且隔壁的有錢鄰國大當家,澳洲政府還理直氣壯,想用錢解決所有事情,難怪連印尼許多民眾也對此很反感,抗議遊行不斷。)

澳洲人權高級專署署長崔格絲(Gillian Triggs)日前強烈警告政府,繼續這個糟糕的政策將使得印澳雙方在更多議題上不容易達到共識,例如印尼是否有權判境內澳洲公民死刑。然而崔格絲隨即遭到來自政府、右派人士的猛烈攻擊,甚至出現許多不利於她的黑函輿論。

面對這樣的狀況,工黨究竟是該堅持自己的理念,還是要為了政黨輪替後實現政策目標而妥協?許多評論家都在問「工黨到底跑到哪裡去了?」事態持續發展中,工黨終究得對澳洲選民做出最後的表態。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 Australia, 06/07/2015, “Labor’s dilemma: progress on climate change is the hostage of xenophobia"

4. 紐西蘭黑幫文化的轉變

當記者勇(Alex de Jong)跟著聘克(Jamie Pink)參觀了他在社區學校發放免費三明治的活動之後,實在很難相信眼前這位壯漢就是紐西蘭的幫派「部落竊盜」(Tribal Huk)帶頭大哥。

紐西蘭是全世界幫派份子人口密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全國400萬人口就有4000名登記有案的幫派成員。這股黑幫風潮始於1950年代,逐漸打響了用武力「喬代誌」、從事非法活動的響亮名號。不過聘克告訴記者:「我跟我的小弟們現在做的事情,代表改變的時刻已到來。」

現在,這群幫派份子每天都親手做500份三明治,到Ngaruawahia地區甚至更遠的30個學校發放午餐給需要幫助的兒童。

當聘克提到走入幫派之前的校園生活,時常三餐不濟的回憶時,他告訴記者說:「如果你自己曾經歷過,你就會知道那種連結性,這個社會還是在繼續出問題。」

Ngaruawahia地區的失業率是紐西蘭全國失業率的兩倍,雖然不曉得該地弱勢兒童的比例,但紐國平均數字是12%,該地區必然高於該數字,也因此像這樣發三明治的善舉對當地社區而言,可以說是非常重要的。

聘克的三明治計畫已經持續四年了,而且每週花費達澳幣1900元,皆由黑幫私營的小農場收入吸收。聘克清楚表示他這麼做並非是為了要做公關或是吸收年輕成員。

「如果是這樣也太糟糕,我們絕對沒有其他意圖,更別說這花費那麼高了……我知道我們不被當作社會支柱,但那不表示我們連做好事的可能性都沒有,不管別人如何看待我們,反正會繼續做對的事。」

社會學家亞羅(Jarrod Gilbert)花了六年的時間研究這個紐西蘭黑幫文化轉變的過程,並且認為紐西蘭的黑幫文化隨著早期成員年紀的增長,正在發生變化,通常是伴隨著黑幫成員本身的人生階段,進而行為有所改變。

資料來源:SBS News, 07/07/2015, “Shades of Bad? The changing face of NZ gang culture"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島國連線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