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學生看台大學生會選舉:但願馬來西亞校園,能讓學生有自主決策的一天

大馬學生看台大學生會選舉:但願馬來西亞校園,能讓學生有自主決策的一天
Photo Credit: neverbutterfly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裡,我本人要用台灣和馬來西亞的第一大學為例,比較兩所大學的學生會和校園選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明忠(NICK TAN,馬來亞大學經濟系二年級,國立台灣大學交換學生)

大二的第一學期從馬來亞大學(馬大)交換到國立台灣大學(台大)去,在那段時間適逢碰到了台大的校園選舉(在那裡稱學生代表選舉),而我身為交換學生也有投票權,投下了神聖的一票。而在台灣的這段時間裡,馬大也舉行了一年一度的校園選舉,當時發生校方要推行手機應用程式(APP)投票,但最後因社會興論而作罷。

在這裡,我本人要用台灣和馬來西亞的第一大學為例,比較兩所大學的學生會和校園選舉。

自上世紀70年代大專法令實施以來,馬大的學生會已被學生理事會給取代。學生理事會沒有實權、自主權,權力歸學生事務處,除此之外,馬大的學生理事會也無三權分立,而是不完整的內閣制。贏的一方將組成學生理事會並擔任要職,輸的一方也依然是學生理事會裡各部門的成員,可看到立法(學生代表)和行政(學生理事會)已重疊,司法這一塊並不存在。

反觀已從威權政體解放的台灣第一高等學府台大,其學生會擁有三權分立的架構,且學生會會長是總統制直選。學生代表(學代)從各學院裡通過選舉產生,並組成學生議會以負責監督學生會的行政工作。

除此之外,學代每學期改選一半議席,以仿效美國國會的期中選舉制度,讓大一新生能有機會在入校半年後,就有參政權以解決代表和民意的落差。行政方面,學生會會長會提名副會長、各部長等,並經由學代大會通過後才任命。司法方面,學生會設九名法官,並由會長提請學生代表大會同意後任命。

有鑑於馬來西亞還是個威權國家,所以校園選舉也不會非常民主。

反觀馬大的校園選舉,是由校方而非學生來全權負責,包括敲定解散學生會和舉行選舉的日期,除此之外,校方也對校園選舉制定非常苛刻的條例,如競選期只有三天、學生代表候選人政見必須通過校方審核等,即便是學生代表的演講內容、宣傳布條的內容和掛布條的地方,都必須按照校方規定。

在如此的選舉機制下,才讓馬大的電子投票(台大也採用電腦投票),在缺乏獨立的選舉委員會下,對電子投票的公正度存疑。因此2015和2016年的校園選舉,才會在學生的積極抗議和媒體報導後,取消了APP投票計劃。

另外,馬大校園選舉的選區劃分,是分為校園級和學院級。校園級的選區劃分並無依照學生代表和學生數量比例,而是依照校方意願,假若置於學院級,每個學院便會選出兩名院級代表。可笑的是,校園級的學生代表雖然是從更多選民中(學生)選出,但其權利卻和院級代表一樣。這就好像國會議員和州議員的權利是一樣類似。

在台大,學代選舉並非由校方包辦一切,而是由台大學生會的選舉罷免執行委員會執行。學生代表數量以學院人數比例決定,並擁有大約10天的競選期。學生代表的候選人可自由發表政見,並有學代候選人政見發表會。而採用電子投票,也是在擁有獨立和有公信力的選舉委員之下,還推行遠距離投票。

馬來西亞的威權政府國民陣線(國陣),卻依然把勢力延伸至校園內,而從1970年代實施大專法令把學生會變成學生理事會後,從此大學生便失去了校園自主、學生自治的權利,而大學教授也會因發表意某意見,而被調查和提控。

在校園選舉裡,主要是親校方陣線(校陣)和親學生陣線(學陣)的對決。校陣獲得校方的掌腰,卻淪為校方的傳聲筒,而由於馬大學生理事會沒有章程,因此學生理事會常遭劫持。即使學生理事會是由親學生陣線執政,屬親校方陣線的學生代表,還是能不經學生理事會會議,通過制定政策,且獲得校方批准,令人匪夷所思。

而學陣與校陣最大的差別,在於爭取學生自治的態度與立場上。學陣一直積極爭取廢除大專法令、恢復學生會,並積極關注和討論國家大事。例如,在前兩屆由學陣執政的馬大學生會當中,學陣成功讓已被禁止進入馬大的校友安華入校以捍衛校園自主權、趁美國總統奧巴前來馬大演講用示威表達反TPP的立場,並多次主辦論壇討論國家議題如消費稅、伊斯蘭法、高等教育等。

公正黨領袖拉菲茲曾與巫統代表在馬大辯論消費稅、律師公會前主席安美嘉也曾到馬大參加有關伊斯蘭法議題的論壇,校陣則鮮少提及。

相關評論:一紙打亂族群和諧的「社會契約」,如何使馬來西亞走進今日的困局?

另外,學陣執政的學生會也比校陣更積極為學生爭取福利。學生執政時期的學生會曾向校方爭取在人行道上,蓋更多屋頂以免讓學生日曬雨淋,並努力解決網速問題,但校陣執政後,卻對這些計劃隻字不提,只推雨傘共享計劃,企圖代替在人行道上蓋更多屋頂、並聲稱要落實網絡固打制,但最後卻在反對聲浪中被逼斬腰。

反觀台大,章程甚至財務報告都可在台大學生會官網上找到。學生代表會議甚至有網路文字版的會議直播,在台灣總統選舉期間,也舉辦總統候選人與青年對話,甚至組織學生在總統選舉前夕返鄉投票。至於在馬大,學生理事會卻鮮少關注國家大事,除非由親學生陣線執政。

上個月,馬來西亞國會通過新的國安法以賦予首相更多權利,這國安法被視為馬來西亞民主的倒退,向獨裁更邁向一步,就連英國BBC電台都在討論此事,如此削弱國民人權的重大事件,由校陣執政的馬大學生理事會卻無動於衷,實在令人失望。

就整個台大學生會歷史來看,從學生自治會走到學生代表會再回歸直接民主的學生會,這一步跨了近四十年之久,而馬大在上世紀60年代至70年代還有自主權的學生會,但在約40年前大專法令實施下,學生會變成學生理事會,失去學生自治的權利、校園自主的精神,但願馬大能有一天,回歸有自主權的學生會。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