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能夠賺錢養家,我當哪一國人都沒差

只要能夠賺錢養家,我當哪一國人都沒差
Photo Credit: Alan Turkus CC BY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上個週末是母親節,一些在海外工作的朋友們也紛紛回來台灣過節。今天與我見面的朋友也是飛回來的其中一位,他大學畢業後先是在台灣從事零售的業務,後來被派到廣州,最近則是負責整個越南地區的通路。

他是個講話非常幽默的人,我每次都很期待跟他見面,上次我們見面是過年前。這次他回來台灣除了要跟我討論他即將出生的兒子的保單外,也想跟我敘敘舊。

過了不久他走進咖啡廳裡,一如往常的豪爽,很快地把保單契約給簽了之後我們開始關心彼此的近況。他覺得越南充滿挑戰,公司的通路推廣雖然不如預期,但他會持續努力,因為越南有9000萬的人口,而且經濟快速的增長中,他很看好越南未來的市場。

過了一會後我問他:「你沒打算把小孩帶回來台灣?我個人是覺得中國的教育不會比台灣好。」

他老婆的工作在中國,目前正在台灣待產,我過年前聽他說打算讓小孩在中國就學,或許念個國際學校之類的,現在離預產期剩1個月,我想知道這中間他有沒有改變想法。

「喔,我後來覺得新加坡也不錯,離越南比較近,我可以每個週末都飛回家看小孩,重點是那邊的環境比中國還好上很多,而且我們公司在馬來西亞也有分公司,我可以申請調過去,這樣又離新加坡更近。你知道的,我的工作必須跟著市場走,台灣的市場對我們而言太小了,人口不夠多,而且不論是政府、政黨或是民眾總是互相不信任,最近還有越演越烈的趨勢,這不是一個發展商業的好環境。

「簡單來說,如果不帶感情而理性思考的話,只要我能夠賺錢奉養父母、照顧另一半、給下一代良好的教育,我當哪一國人都沒差,我沒有那些無聊的在地情節。」

我有點訝異他講的這些話,因為他並不是ABC,他直到工作前都是一直長住在台灣的。

Photo Credit: Alan Turkus CC BY 2.0

他喝了口水然後繼續說:「有兩個事實或許台灣人一直忽略,第一個是,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都一直在降低貿易的門檻,尋求經濟上的統一,歐盟或是許多的FTA都是如此,因為市場走向開放是必然的,不管結果到底好不好,也不論那些條約公不公平,但一定會走向開放,這是擋不住的。

「另一個更嚴酷的事實就是,台灣根本不算個國家,充其量算是個經濟跟主權獨立的『個體』,但仍然不算是個國家,而且台灣一直沒有一個中心的思想或是價值觀。我舉個例子,你去問美國軍人為何而戰,他們會回答為了捍衛民主、自由,或是為了美國國旗;你去問一下台灣的軍人,他們一定答不出來。你不能怪我講話如此無情,因為我無法愛一個不被承認也沒有中心思想的『虛幻國』,我只能說我喜歡這塊土地的文化跟人。

「還有另外一個重點,也是你在不久的未來要面臨的,你要開始養家和養小孩。我知道你現在的薪水很不錯,絕對足夠你去做自己喜歡的事,也夠你去實現理想,以馬斯洛需求金字塔來說你現在算是自我實現,至少算是脫離生理跟安全需求的階段。但你只要一結婚,有了小孩,你就要重爬一次金字塔,因為有了家庭跟小孩,你的開銷會變大,所以要脫離生理需求變得更困難;接著你的安全需求從只要擔心自己的未來,變成要一次擔心自己、老婆、小孩的未來;再加上你逐漸老去開始頻繁進出醫院的爸媽,所以你要脫離安全需求向上爬也更難。

「今天在中國一年的薪水有200萬台幣,台灣的薪水100萬台幣,我如果單身也可以像你一樣帥氣的說我不屑賺中國人的錢,因為100萬台幣已經夠讓你自己過得很好了;但如果你有家庭又有小孩呢?我相信你會為了最親愛的人而選擇在中國工作,或是像我一樣在開發中的東南亞工作。

「你仔細想想,生理跟安全需求都不被滿足,你真的會在乎自我實現?以現實狀況來說,老婆、小孩、爸媽,跟你所謂的台灣或是中華民國比起來,孰輕孰重?

「我沒有那麼偉大,我選擇前者。所以我才說,只要我可以賺錢養家,保護我的家庭,我當哪一國人都沒有差。而且我相信,當年輕一代走到了那個關卡,大部份的人會有跟我一樣的選擇。」

我從台北市開車回家的路途中,一直不斷思考他最後下的總結,「這說起來有點悲哀,但事實就是如此,當外面的機會比較好,而你需要那個好機會來照顧自己家庭的時候,你愛不愛台灣跟台灣的文化變得如何,真的都不那麼重要了。」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Gree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