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海聲索的弔詭之處是,陷入了國民黨1947年不經意間佈下的陷阱

中國南海聲索的弔詭之處是,陷入了國民黨1947年不經意間佈下的陷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內戰的勝利者沒有必要重走失敗者的老路。如果中國真的要延續在南中國海的聲索以安撫國內民族主義勢力,也應該通過外交手段,而不是軍事手段。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鎮東(馬來西亞國會議員)、胡永泰(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教授)

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院(PCA)就中國南海領土主張所作出的裁決,是國際法的一個分水嶺,也是中國近年來在東南亞的強勢戰略主張的一次挫折。中國宣稱不承認仲裁法院的裁決,但並不等於中國可以泰然自若。

現在的問題是,中國要如何回應。中國會減緩在東南亞的強勢戰略嗎?或者繼續把南中國海問題當作中美競爭的其中一個題目:即假使中國判定美國沒有政治意願捲入衝突與風險,就大可通過武力執行其在南中國海的聲索。

但中國如果在南中國海延續強勢策略,可能只會適得其反。首先,東協成員國被迫在中國和美國之間做出抉擇。東協國家都希望避開在中美之間做出零和的抉擇。東協成員國-特別是菲律賓、新加坡、泰國和印尼-大多與美國有著深切的軍事關係,但也非常重視與中國的經濟關係。事實上,東協國家希望被當做獨立的政治單位,而不是中美競爭的棋子。中國為東協國家保留越大的模糊策略空間,越符合中國在東南亞的長遠利益。

其次,中國軍事化南中國海的岩礁和人工島,在不經意間也助長了東協各國國內的極端民族主義勢力。為了避免被右翼奪取話語權,也為了安撫躁動的軍隊和將領,東協國家本來相對溫和領導人就被迫對中國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例如,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最近乘軍艦訪巡視納土納群島(Natuna Islands)宣示主權,對中國漁民和海軍艦隻入侵海域做出反應。

中國應該要清楚,東協與中國經濟關係所帶來的物質和利益輸送,不足以保證平穩的外交關係。大部分東協成員國是中等收入國家,也有持多元觀點、受過高深教育的菁英群,不是純粹靠經濟利益輸送就能說服。即便是極端貧困且政治不自由的緬甸在美國的積極示好下,也減低了對中國的依賴。

中國也應該反思不與東協整體談判而堅持與個別東協國家進行國與國談判的立場。這樣會讓東協國家認為中國有心「逐個擊破」。中國不應該有意無意推動東協機制的解體,因為這只會驅使一些目前保持中立的東協國家進一步靠向美國。此外,由於東協的「共識」機制要求發表立場前達成一致的看法,因此中國沒有理由擔心東協立場與中國的看法相去太遠。

晚近的一些事例可以作為參考:2012年東協峰會首次沒有發表聯合聲明,因為中國的盟友柬埔寨不同意關於南中國海的議案;2016年6月在昆明舉行的東協外長會議上,東協因為柬埔寨與寮國的反對,不得不撤回批評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的聯合聲明。

換句話說,在與東協打交道時,中國有談判兩次的權利——首先在東協共同立場形成過程中通過其在東協的最緊密盟友進行,然後再與所有東協國家談判。某些東協國家顯然重視對華關係甚於對其他東協國家的關係;因此,除非中國已經不准備就南中國海問題進行談判​​,否則不應該排除與東協作為一個整體進行談判。

中國的南中國海聲索的弔詭之處是,中共陷入了其於1949年打敗的國民黨不經意間佈下的陷阱。1947年,國民黨政府試圖在國共內戰期間操弄民族主義換取支持,劃定最初的「十一段線」,隨後毛澤東為了表示與越南的友好關係,減為「九段線」。

中國內戰的勝利者沒有必要重走失敗者的老路。如果中國真的要延續在南中國海的聲索以安撫國內民族主義勢力,也應該通過外交手段,而不是軍事手段。

當然,海牙仲裁最後是否可以形成雙贏的結果,也取決於東協和美國的行動。東協和美國對於中國一再強調的不稱霸說法抱持懷疑的態度;但卻也不能罔顧中國的合理安全顧慮。東協和中國必須克制,並以良善意圖開啟談判,正視和解決雙方的顧慮,換個劇本重來。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中國和東盟:換個劇本重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東南亞』文章 更多『Project Syndicat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