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火協議破局菲共批杜特蒂「太急躁」最大受害是盼返鄉的Lumad族人

停火協議破局菲共批杜特蒂「太急躁」最大受害是盼返鄉的Lumad族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杜特蒂25號宣示要對菲共單方面停火,兩方的和解終於出現曙光。然而不到一周,一起攻擊案件卻讓情勢急轉。杜特蒂是否能領導全國走向和平,人民仍在關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Wendy Chang

菲律賓歷經數個政權更替, 菲共對政府的信任十分薄弱,直到杜特蒂-第一個來自南方的左派領袖上台,情勢才出現轉機,然而,和諧的氣氛僅僅維持幾日,便因一起攻擊案件,使雙方關係頓時進入高度緊繃。

25號國情咨文中,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以國家領導人暨軍方最高統帥身分,宣布單方面停火,即刻停止菲律賓軍方(AFP)清除菲共-新人民軍-民族民主陣線(CPP-NPA-NDF)的動作,要為雙方和解跨出實質的一步。

自1968年成立以來,菲共只承認自己的政治組織,不受政府管轄,並與軍方長期保持作戰狀態。他們是軍方口中的「南部叛亂分子」,打擊菲共一直是軍方的首要任務,但在這次總統大選前,杜特蒂高調展現與菲共友好的姿態,引發軍方內部不滿,傳言他若當選,軍方恐發動政變,造成再一次倒戈政府的可能。

不過,在杜特蒂當選之後,菲軍及警方已表示公開支持,而25號國情咨文發布後,兩天內便下令終止所有軍事行動,流亡海外的菲共精神領袖席森(Joma Sison)也在短時間內回應,願意進行和解,雙方談妥要在今年8月20日起,於挪威奧斯陸(Oslo)進行和平會談。杜特蒂大力更要求各部門合作,釋放獄中的菲共重要人士,讓他們能夠前往挪威。

RTX2IT53
Photo Credit:RT/達志影像
席森在1968年創立菲共(CPP),也是民族民主陣線(NDF)首席顧問

事件發展

7月27號,北達沃市傳出新人民軍(NPA)突襲菲軍的地方民兵組織(CAFGU),有5人受到攻擊,其中1人死亡。在場的隊員說,他們原先並非對菲共進行緝捕工作,而是遵照上層指示進行撤離,然而卻受到攻擊。菲軍發言人Col. Edgard Arevalo表示,他們對這起事件感到遺憾,並希望菲共能同步宣告停火。

當杜特蒂獲知消息時,28日在盧塞納(Lucena)軍事基地中,震怒地要求菲共給他一個解釋。「如果你們不打算尊重,還殺掉國家的軍隊,那我們就忘了之前談過的,直接開戰吧!」隔日他抵達北達沃市,慰問傷亡軍人的家屬,並將最後通牒時間設在30日傍晚5點,若菲共不回應,他將不惜收回停火命令。

29日下午,新人民軍發言人Aris Francisco發出聲明,表示他們完全不接受軍方說詞。「破壞停戰協議的是菲軍,他們扭曲事實,欺騙了自己的最高統帥。」據他所指,事發當天是軍方意圖先行攻擊,為了自我防禦,才會有所謂的「突襲」發生。

雙方都堅稱自己是採取防禦的一方,而杜特蒂因在期限內沒等到適當解釋,便在30日晚間取消停火命令,要求軍方所有人員進入「高度警戒」。「我要求軍隊恢復他們原先的功能,遏止威脅國家及人民的可能。遵照法律,維持這片土地的和平。」杜特蒂說。

AP_26508144088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民族民主陣線(NDF)下的組織「愛國青年」,於6月在馬尼拉遊行,希望政府達成承諾,與菲共進行和平談話。

保持耐心!菲共創辦人席森向杜特蒂喊話

菲共創辦人席森對此表示「杜特蒂太急躁了」,菲共和新人民軍在30日下午就已預告,將在晚上8點發布停火聲明,離杜特帝收回命令相隔不到1小時。

「杜特蒂總統要保持耐心,不要期待經驗老道、原則甚高的革命份子,會在短時間內向政府降服。」席森表示,菲共仍在觀望軍方行動,他並控訴警方長期以來,不斷對菲共及嫌疑人士進行「合法地侵犯」,而即便軍方高層下令停止軍事行動,但反共行為依然存在於某些地區。

南民答那峨地區新人民軍發言人指出,依據過往經驗,就算政府宣布單方面停火,雙方卻從未有過真正的和平。以南民答那峨地區來說,在這次杜特蒂下令之後,軍事行動依然沒有明顯的撤除。

席森說,民族民主聯盟(NDF)才是在和平進程上一直保有耐心、努力耕耘的一方,尤其他們對新人民軍的指導,重視「組織人民」多於武力行動,此外,他們在地方協助農民耕作,給予底層人民教育和醫療資源,今日菲共才有辦法擴散至全國。即便近年來勢力消長,但仍有一定地程度受到支持。

總而言之,菲共仍欲維持8月的奧斯陸和平會談,而總統的和平顧問Dureza也進一步說明,依照杜特帝的意思,屆時的和平會談應不會受到影響。

「『和平』若只是執政者用來安撫人民和革命人士的說法,那不會有任何意義。」席森表示,Dureza應向杜特蒂提出建議,在這段過渡時期,無論是不是有單方面停火,和平會談在社會、經濟及政治改革上,都應該有完整的解決方法,才能根治民間的戰禍,為長治久安的社會鋪路。

13895120_1735638896710367_68959093537975
Photo Credit:Kilusang Mayo Uno - KMU
菲律賓五一工聯(KMU)發表於臉書:「總統先生,單方面停火協議沒有落實,你被軍隊欺騙了。」

Lumad族人:我們只想安心地回家

而在菲軍與菲共相互猜忌、爭吵不休同時,少數族群Lumad也許是最大的受害方。Lumad包含了18個原住民族群,主要分布在南部民答那峨島上,是礦產、農業資源最豐富,也是人民最窮困的地方。

不同於信仰伊斯蘭教的莫洛人(Moro),以基督教及泛靈信仰為主的Lumad少數族群,不以武力來反對政府。然而,他們因為在領地有優異的行動力,時常被莫洛武裝團體、新人民軍及政府的部隊等各方徵召。

2015年9月,發生3名Lumad領袖被殺害的事件,其中1名是學校校長,引發社會軒然。Lumad人被不明人士殺害已非頭一遭,據左派人權團體Karapatan表示,攻擊來自政府的軍隊,他們長期以保護人民的名義進駐Lumad社區及學校,實質卻不斷進行騷擾,學生也因恐懼而中斷學習。然而另一派說法卻指出,該負起責任的是新人民軍,因為他們製造攻擊,並刻意怪罪於政府。雙方都沒有拿出實質的證據,而警方也尚未調查出真相,這起事件最後造成2,000位居民搬離原地。

2015年10月,數十名Lumad族人來到馬尼拉,控訴他們處境如同「被捲入一場不明所以的戰爭」。原住民本來是土地的支配者,但是不同勢力在領土上的紛爭,加上外來開發者及政客的利益瓜分,讓他們失去掌控資源的自主權。「離開吧!不要再打擾我們。」Lumad族人呼喊,他們不打算站在任何一方,在他們眼中,菲共及軍方都對他們造成傷害。還有Agusan地區的人站出來表示,菲共在鄉間對平民收取稅金,如果不遵守會面臨被殺害的可能。

AP_80586011323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抗議人士要求「軍方撤出原住民領土」、「停止殺害Lumad原住民」。

2016年7月25號,300名被安置在菲律賓聯合基督教會(UCCU)族人看到國情咨文的轉播後,他們歡欣鼓舞。左派的立院議員呼籲,根據杜特蒂的停火命令,軍方應該要立刻從Lumad社區及學校撤除,讓居民免於被騷擾的恐懼。而在國情咨文之後,杜特蒂也親自接見新愛國聯盟(Bayan)、Lumad和穆斯林團體領袖,談及如何讓原住民安心地回到故土,同時投注更多社會資源在弱勢人民上。

對Lumad人來說,年復一年長途跋涉至北方,在馬尼拉舉起旗幟遊行抗議,就是為了讓世人正視他們的困境。當盼望數年的和平原本露出曙光,杜特蒂卻突然卻停火命令,如今,他們能不能安心地返家,仍是一個相當大的疑慮。

資料來源:

相關文章:

實習編輯:張馨云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東南亞』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Philippines』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