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十大傑出青年」何景榮:要證明給所有人看,身為新二代絕對沒有比任何人差

專訪「十大傑出青年」何景榮:要證明給所有人看,身為新二代絕對沒有比任何人差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一名「新二代」,何景榮從小在學校就是備受矚目的焦點,尤其母親從幼稚園到國小都接送,時常被探問「何媽媽講的是什麼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舅舅當初在印尼創業,由於武俠片在70年代很風行,他便找了台灣演員,也就是我表姐上官靈鳳去印尼拍片,配音也是印尼文。拍攝這部電影《鬼面人》是在巴里島,我媽是印尼當地工作人員,我爸則是陪同表姐的代表,兩人因此相識,基本上就是地方浪漫又俊男美女,雖然語言沒有共通,但三個月後我媽就決定嫁來台灣。」

他是2016年台灣「十大傑出青年」代表何景榮,去年剛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目前在暨南大學東南亞學系擔任助理教授,遞出的名片上寫著「印尼在台新住民第二代」。

「新二代」身份,讓何景榮從小就面對「身份認同」衝突,「當媽媽開始會講中文後,兩人會吵架,有時也用印尼話罵我爸,所以我從小印尼話就很流利」,雖然爸媽的相識充滿戲劇性,但展開生活後卻偶有摩擦,而每當母親到校接送,就常被問「何媽媽講的是什麼話?」

小學他考了全校第一名,老師特別表揚他是「堂堂正正中國人」,有同學舉手說「何景榮不是中國人,他媽媽是印度人」,他糾正「是印尼人不是印度人」,結果老師趕緊解釋「不是印尼人,何景榮媽媽是華僑。」回憶起這段往事,何景榮說到「母親其實並非華僑,是因為我考第一名就要被歸類在『華僑』嗎?」

回憶和同儕的相處,「同學問我媽媽是哪裡人,其實都沒什麼歧視的心態,直到高中開始聽到一些玩笑話,叫我媽『印傭』;這一定是大人所教,或吸收資訊得來,因為人天生不會歧視,都是後天學習,不過因為我成績好又是男生,並沒那麼在意,到大學時大家就已夠成熟。」

13680749_10154429183497922_3187968862997
何景榮在北車東南亞流動圖書館
一場意外的出海任務,研究從印尼民主轉向「新二代」

在台灣讀研究所時,何景榮的研究主題是印尼民主轉型,隨後赴夏威夷大學攻讀博士,一次台灣駐當地代表處招募中英文人才,他毛遂自薦,原來是清晨4點要和美國海巡署出海,搭救一艘在外海擱淺的台籍漁船,清點人員後,才發現許多船員都是印尼人,船長、輪機長則是中國人,何景榮的印尼話便派上用場。

經詢問後,原來是中國籍輪機長和船員起衝突,導致船員放火燒設備,印尼人則告狀對方打的很兇。這事在上岸後交由美國警方處理,船公司則負責賠償,此案已在最近公佈,還頒了感謝狀給何景榮,「當時外館很多人很驚訝我母親是印尼人,因為很多人都認為新移民的孩子學習較差,因此,外館就有人建議我研究『台灣新二代學習狀況』。」

因為一支廣告,這位「新二代」女孩從此被同學嘲笑

何景榮遂開始以中研院數據著手進行研究,研究成果打破大眾對「新二代」的偏見,例如許多人認為新移民媽媽會影響孩子的學習,但他卻發現「媽媽的國籍」不是主因,而是「弱勢的台籍爸爸」,「新住民的社會地位和一般家庭相反,許多都是妻子教育程度和收入較高,丈夫社會地位較低,因此,其實是台灣較弱勢的男性,被來自東南亞的新住民所照顧」。

研究過程也發現一些不合理現象,例如有學校要求新二代放學後留下來加強輔導,還有老師跟新二代母親告誡不要跟孩子講母語,諷刺的是,社會上許多人擔憂新二代的語言發展,但根據數據,語言完全不是問題,反而許多新二代都不會講媽媽的語言。

何景榮的研究對象,許多是從國小持續追蹤到大學,其中有位自小課業優異的新住民女孩,國中後課業開始落後,何景榮便與女孩和其母親約訪。來自菲律賓的母親表示,女兒大約從國中後就很少跟她講英文和Visayan,女孩則娓娓道出,國中時,當時一支拖把廣告出現菲傭的角色,她因而每天被同學嘲笑,也從跟母親封閉心房也無心向學,直到進大學後,遇到一位擔任助教的菲律賓新住民才重拾自信。

14479819_10154648577137922_7353031290772
和移工為就服法52條修正案上街頭
要證明給所有人看,身為新二代絕對沒有比任何人差

「我接下來的工作目標,第一個就是幫教育部做新二代語言」何景榮除了協助移民署製作通譯App、替國教署培訓新住民媽媽,也要推動印尼語證明。通譯App主要是為解決台灣警察、法院常找不到通譯人才的現象,「移民署有通譯人才資料庫,但並沒有好好使用,出了事還是找新移民媽媽幫忙。」這款App概念很簡單,就是把全國通譯照語言和專業分類,若政府機關有狀況,只要一按就可線上聯絡,「例如專有名詞在馬來語和印尼文就差很多,你也不能找一個處理魚事的去處理消費者衝突」。

何景榮的第二個目標則是移工權益,「我在印尼有待過,當地勞權其實比台灣差,台灣的僱主和民眾對移工已相對較好,最大的問題就是仲介。」提到印尼當局曾發表禁止輸出勞工聲明,他指出這是希望移工升級,說起台灣近期對東南亞強力招募學生來台就學,何景榮建議可招收移工。

「台灣政府想招收東南亞優秀學生,但有沒有了解當地制度?有沒有當地學校排名的資料?其實不必大老遠跑去東南亞招生,而是可考慮移工,許多在台移工都有上空大,畢業時還會在中正紀念堂拍學士服照,那還不如在本地就學,若是夜間部時間也剛好可配合。」

何景榮亦表示將實際協助有高中學歷的移工寫推薦信,「這是對台灣、印尼政府、移工三方都有利的方案,日後也會嘗試申請經費。」而談起未來,似乎還有好多事在等著他:

「現在有許多人都在從事新住民相關議題,例如張正和雲章,不管是東南亞書店燦爛時光〈說媽媽的故事:新住民子女創作工坊〉,都可看到新住民二代的優勢慢慢出來,而我也想要證明給所有人看,身為一個新二代,絕對沒有比任何人差,想看到更多新住民站出來,此外也會致力推動這三件事:移工在台念大學、新住民師資培育、從語言認證開始的東南亞語言教育。」

15036455_10154777304572922_1691371038143
和前十大傑出青年、台灣第一位新住民立委林麗蟬合影

相關報導:

DSC03517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吳象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