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的工人往往都不被真正尊重,何嘗去談更弱勢的外籍勞工?

在台灣的工人往往都不被真正尊重,何嘗去談更弱勢的外籍勞工?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不是偶然,在外勞身上我想起湯英伸,想起過去台灣的原住民雛妓。即使時代進步,台灣人控制弱者的手段依舊相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幾年來,大量的職業逐漸沒有新人加入,隨著工業社會的分工細緻,越來越少人投入的產業逐漸高齡,逐漸招募不到年輕人投入,為此我們的社會常出現的一種奇怪理論就是「年輕人吃不了苦」,似乎這能解釋這些工作沒有新血的原因。

但那都是廢話和藉口,真正在工地現場待過的人答案是「因為辛苦並且危險」,留下的人往往就是不知道該改行做什麼,或是這行已經投入太多設備成本,難以改行,年紀又過老,不如就這樣加減度日。報章媒體上所說的老師傅好賺,在我看來只是偏頗的垃圾新聞而已。

是的,垃圾新聞。這工作如果真好做又好賺,那早就湧入大量人力前往學習拜師,之所以這些工作長期缺人,就是這些工作危險、難學、設備成本高、週轉資金高、必須付出昂貴的維修保養成本。畢竟別人的老婆漂亮,別人的工作好賺。

我不只一次遇見白領階層透露出「好好賺我也要去賺」或是「台灣的年輕人都吃不了苦不肯學」的態度,我的答案是「我帶你去找專業師傅拜師,你也來賺」這些人立刻會改口「我有工作了」或是「那好累我不要」,我總是笑著說「你都不做了,台灣年輕人不比你笨」的嘲諷回去。

在台灣的工人,無論擁有什麼技術,往往都不會被真正尊重,所謂的勞工只有在選舉時受到尊崇,用口號和未來可以打折的承諾欺騙,但毫無選擇。唯一的可能是放棄所有的技能,重新轉換。

如果一個技術珍貴而缺少,我們應該做的就是提高待遇,如果職場因為危險而難以吸引人才,我們應該做的是投資安全設施。但這些在台灣都沒有。

AP_2721045922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有人說,如果缺工時,做工的人會有很好的待遇。但那實在是假話,我們的慣例是寧可換更便宜的人,價低者得標,若想要擁有工作就必須壓低成本,如此一來人力成本絕對壓低,自然無法改善待遇。我從業十年的工程師,眼見年輕工程師的起薪越來越低,理所當然也越來越找不到人才,工地的工人更是如此,賠錢生意沒人做,必須用盡一切手段偷工減料假驗收,那些勞安管理及設備在業主眼裡當然是賠錢貨。

那理所當然的低廉薪資,危險工作和死傷無人聞問的結果,工地現場至今大多數人沒有相對應的勞工保險,勞基法本身是工廠法修改而來,流動的工人從始至終就不在勞工局的輔導之中,也難以改善,只是撒錢辦點職訓,集資的贖罪券敷衍我們,麻痺普羅大眾的良知。

這由來已久,我剛去工地現場時,最累、最辛苦最危險的鋼筋模板工那時候大量聘僱原住民,隨著台灣人口的減少,現在已經大量充斥外勞,也開始常見到黑人留學生。這些死亡率最高、最容易受傷、也最危險的工作留給最窮的人去賺。因為他們沒有選擇。

老人壓榨年輕人、有錢的人欺負窮人、有知識的騙沒知識的,有權力的誘拐沒權力的。等到台灣人逐漸老去,老齡的台灣就開始引進大量的外勞。外勞們又年輕、在台灣又沒權力、知識水平因為語言文化而有隔閡,這都成為歧視的原因和可能。

有個朋友是過去台灣管理泰國的翻譯工頭,他帶著泰勞在台灣工作,翻譯、接案並且管理。我遇到他時他已經是路邊賣飲料的小蜜蜂。幾杯保力達下肚後,他憤憤不平的說我們台灣這些做官的就是看不起做工的。在台灣做工的在他們眼裡就是不配賺錢、不配得到尊敬。

那時我還年輕,還會被剪綵時那政治人物敷衍人的一句話而感動,他卻冷漠無比,說著他離開泰國管理人力的故事。那是在南部自稱幸福的城市,卻在那半年內他接到數十通電話,多是過去的泰國朋友打來關切,求他援助自己的家人。他告訴我,那些如同集中營的管理,不可思議的惡劣環境,我當時剛退伍,用所有軍隊裡聽來的惡劣待遇都無法企及這些泰勞的悲慘生活。所有台灣人父執輩添油加醋的惡劣學徒人生也無法相比。而始作俑者是當權的,綁架勞工權益的政黨。

我要再過了幾年後,才真正和他們一起工作,但我連他們的名字也不知道,台灣人叫工地的外勞都用英文數字。背心發下去就是了,只有能通相關語言的人才會叫出名字,許多外勞們到台灣也是什麼也不會,但怕被送回國也只能被逼著學。外勞來台前已經先質押房產預先貸款,來台灣後才方便掌握行蹤,外勞們往往在母國簽下本票,由台灣仲介抵押,做為控制的手段。來台灣後,無論遇上再辛苦再惡劣的雇主,也都難再處理。

AP_1205010128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這不是偶然,在外勞身上我想起湯英伸,想起過去台灣的原住民雛妓。台灣人控制弱者的手段如出一轍,就是用錢逼迫弱者屈服於惡劣的管理手段。即使時代進步,台灣人控制弱者的手段依舊相同。

這些外勞做著和我們一樣的工作,讓我的心裡是矛盾的,有了外勞後,沒有設備經驗技術的台灣勞工就沒了工作,外勞的待遇奇低,當年台灣人雜工還有1,200,但外勞只要700,沒過幾年台灣的雜工更慘。年輕的外勞身上還沒有病痛,很可能還學了其他技術,台灣人理所當然的被社會淘汰。

更矛盾的是,外勞在台灣不能久留,一個白領的外勞如果在台5年,可以申請居留,甚至歸化。但如果做和我們一樣的工作,永遠不可能待在台灣。我們的工作就是如此,政府引進來使他們削價,就算他們在台灣從事最辛苦的工作也不可能留下,工人哪有什麼尊嚴?

這是理所當然被歧視的工作,辛苦、危險並且骯髒,就算你願意做滿12年全程繳稅也不可能得到這個國家的承認。因為你不是這個國家所重視的對象。我們的國家不要窮人,也不要能夠忍受惡劣環境默默付出的人,外省窮人去從軍,本省窮人去工地。

我看著已經熟門熟路,熟識台灣並且能夠流利對答的外勞,他們在台灣和我一樣工作,一樣繳稅,一樣的技能並且一起生活。對於一個為我們努力貢獻青春而帶給我們便利工程的人,我們究竟怎麼看待?我從外勞身上,也想知道究竟我們這些勞工的技術在社會的眼光中又是如何?

但我的政府告訴他們,由於你們從事的職業卑下,所以無論你如何貢獻青春體力,你依舊不能在台灣居留,你的技術你的經驗都不是我們所需要的。是的,和我一樣做工的外勞,並不會因為在台灣貢獻心力,努力付出而得到台灣人的認同,因為他和我一樣,做的是勞累辛苦骯髒的工作。

無論再多雜誌撰文,再多的媒體鼓吹,我依舊要說台灣的年輕人最好不要入這行,因為這些工作難有前途。另外,即使我和這些外勞一起工作,即使我知道他們為我們的付出巨大並且難以計算,即使他們大量填補我們最累最辛苦的工作,但我依舊無法幫助外勞,我只是個窮困而平凡的台灣人,不是軍公教那種有保障,有影響力的高級台灣人,我也沒有任何頭銜官位,身而為這樣的台灣人,我無力改變歧視,我很抱歉。

我和你們一樣,人窮命賤,我很抱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張馨云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新移民在台』文章 更多『林立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