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里薩湖和「越南浮村」告訴我的事:去了一趟柬埔寨,我怎麼就從此不吃河魚了?

洞里薩湖和「越南浮村」告訴我的事:去了一趟柬埔寨,我怎麼就從此不吃河魚了?
Photo Credit:PROJuan Antonio F. Segal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都說洞里薩湖的魚肉美味,遊客在水上餐廳一面大快朵頤,一面欣賞夕陽美景之際,可能都沒想清楚嘴裡吃進去什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去了一趟柬埔寨,我怎麼就從此不吃河魚了呢?

柬埔寨,舊稱高棉,三面環山,與泰國、寮國、越南毗鄰,南面暹羅灣,境內四分之三的平原上,有一條從中國青海發源流過來的湄公河,還有一個東南亞最大淡水湖,也是全世界第二大的淡水湖—洞里薩湖(Tonlé Sap Lake)。

這洞里薩湖有個很奇特的變化,他在枯水期時(12月~4月),湖水會經河道注入湄公河;豐水期時(5月~11月),湄公河就倒流回湖水。可以說,洞里薩湖有調節湄公河的作用。

Tonlesap
Photo Credit:PD-USGov-NASA
NASA拍攝的洞里薩湖衛星照片(旱季)。

也因為如此,洞里薩湖的面積不但會「冷縮熱漲」,變化幅度從2,500平方公里到16,000平方公里,湖裡沖刷帶來的養分,為魚蝦和水鳥提供繁衍生息的條件,使這裡成為柬埔寨天然的生態溼地,也是產魚量最多的「湖倉」。

想當然爾,有水有魚的地方,一定會吸引人群聚集。果真,周圍300多萬人口或直接以漁業、或間接以養殖為生,倚水而居的生活方式,自成一個社區,也形成一處「水上人家」的觀光景點。

其實在中南半島上,幾乎各國都有水上人家。而在洞里薩湖可以同時看到蓋在河邊的高腳屋、船屋和漂浮屋。所謂漂浮屋,就是綑綁幾個大空油桶,在上面鋪上木板,再搭起竹圍、鐵皮,就能架床起灶,既方便錨泊,又可隨時搬遷。

這些因應環境和需求的聚落樣貌,被稱為「浮村」。浮在水面上的村子裡,除了住家、雜貨店、小吃店、加油站,還有教堂、佛寺和學校;來往的交通工具除了小船,也有坐著臉盆澡盆划來划去。

遊覽洞里薩湖就在三個浮村地點上船,它們分別是:「空邦魯浮村」、「磅克良浮村」和「越南浮村」。其中「越南浮村」一聽名稱就能猜到是越裔大本營吧?這個社區的背後,有一段柬埔寨與越南糾葛百年的戰爭歷史。

簡單說,由於地緣關係,中南半島的民族自古就會來來去去遷移。17世紀以降,越南數度佔領高棉,並鼓勵越南人移居高棉,所以越南人曾經是高棉境內人數最多的「少數民族」。

22
TNL!
TNL6

越南統治高棉期間,力圖同化高棉人民,引起強烈不滿和反抗,直到越南撤軍、紅色高棉當家,越南人隨後成為種族大屠殺的目標。即使赤柬後來被推翻,今天的柬埔寨王國仍想辦法驅趕遺留下來的越南人,辦法之一就是拒絕越南裔居民歸化入籍。

其實這類事件一再在世界各地歷史重演,世人多只看到「受害者」的悲泣,往往忽略現象的演變淵源。今日愁眉昔時歡,你殺他先人、他殲你兒孫,世代仇恨造成冤冤相報,怎一句是非說得清楚?

從百萬減少到不足20,000的越南人,就這樣分佈在柬埔寨西北部幾個地區,包括洞里薩湖沿岸。然而,觀光客最多的「越南浮村」,也是觀光名聲最差的地方。

「越南浮村」的優點是離暹粒市區近,遊客看完暹粒的吳哥窟,時間和精力有限,寧可少坐一兩個小時車程去看水上人家。但隨著遊客大量湧入「越南浮村」,造成過度商業化的結果,「坑爹」的花樣就來了。

搭船的價格混亂,假志工請你買東西援助公益,照相不給錢要挨罵,瞎拚收回扣小費也成常態,遊客都被當成待宰肥羊。曾有人遊回來後呼籲「跳過這村,你就省錢了」。

最糟糕的是利用稚齡小孩伸手討錢,許多遊客愛心大發,殊不知給一兩元是小,助長歪風越吹越大。據說現在出現小孩頸上纏蛇跟遊客要「表演」或合照的賞錢,幾年前還沒有這麼噁心的事。

奇怪的是,在東南亞其他水上人家反而沒見到這些行徑,可能是在洞里薩湖生活不易,飽受歧視的外來移民沒有受教育,找工作時也無公平待遇,能把握的就是眼前掙錢機會,手段也顧不了包裝。

也不知道柬埔寨當局對這裡採取怎樣管理,我看到水道狹處擠著大小船隻動彈不得時,有人站在船首喝斥讓路、有人用撐竿推開旁邊船身、有人跳進水裡拉繩拖船,就是沒看到一個穿制服的人出面指揮。

也許這是柬埔寨的「自治區」,也許根本懶得關心,結果「越南浮村」的水質汙濁發臭,遊客有目共睹,居民在此盥洗沐浴、洗碗洗衣之外,雞鴨豬畜也安置在水上籠圈裡,人畜的排泄物自然都直接落進水裡。

unnamed
Photo Credit:BJ周
養在水上、關在籠子裡的豬。
11
Photo Credit:BJ周
水上餐廳和現宰養殖的河魚鱷魚。

這一大鍋渾水中,還要加上魚塭和鱷魚養殖場參與吃喝和貢獻拉撒。所以不管是人工養殖的淡水魚,還是湖底孳息的野生魚,都共享了有機無機的「資源」,最終你糞中有我,我糞中有你。

都說洞里薩湖的魚肉美味,遊客在水上餐廳一面大快朵頤,一面欣賞夕陽美景之際,可能都沒想清楚嘴裡吃進去什麼?相反的,許多遊客看見漁民從滾滾濁浪中網起補獲,都還會讚嘆「真是充滿了生命力」啊!

不是說嗎?「You can't handle the truth!」是的,我願意在浩蕩的湖面上泛舟賞景,暈船沒關係,就是別叫我吃魚。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十國專區』文章 更多『BJ周』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