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對同志或跨性別開放的泰國,其實仍有「同性戀玻璃天花板」的存在

在對同志或跨性別開放的泰國,其實仍有「同性戀玻璃天花板」的存在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少人對於泰國的同志或跨性別的開放態度感到驚訝,事實上,泰國對於同性戀者的玻璃天花板仍舊存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入夜之後的曼谷,彷彿進入另外一個世界,是隆路(Silom)等區域,白天上班族退去後,桑拿、按摩、同志酒吧開始營業,升起閃耀霓虹。外界普遍認為泰國對同志族群有極大的開放包容,「同志旅遊」也成為泰國觀光一大賣點,曼谷遂成為橫跨兩岸三地的男同志族群,海外尋找性刺激的聖地。政治上的兩岸對立、中港矛盾,通通在男人胯下找到交集。

不少人對於泰國的同志或跨性別的開放態度感到驚訝,這卻只是泰國社會的表面。事實上,泰國對於同性戀者的玻璃天花板仍舊存在,恐同或反同言論,偶爾也會在公共政策辯論作為人身攻擊使用;而首都曼谷,更已經有十年沒有舉行過公開同志遊行,直到今年才將重新舉辦。

跨性別者的正名難題:身分證無法更動性別

泰國跨性別者(Transgender),經常被外界使用負面貶抑詞「人妖」,不只過去刻板印象的特種行業,在泰國學校,或者辦公室、商場,越來越常見到跨性別者勤奮工作。年輕一代的泰國人普遍已習慣LGBT,也不會多加討論,甚至還有以跨性別者或男同志戀愛交友為主題製播的電視節目;泰國流行文化,也經常以同志或跨性別做為故事內容或者搞笑素材。

但是,泰國的跨性別者,即使進行男變女的性別重置手術,在身分證和護照上面,登記性別仍然是「男性」。泰國法律仍不允許後天性別變更,因此,泰國男人都需經歷的兵役體檢跟抽籤,仍會看到女性裝扮的跨性別者報到,因為身分證性別不得更動,雖然最後多數都會被判定不須服役。

至今,泰國同性婚姻仍不合法,雖然在軍政府發動政變掌權前,泰國曾極有可能通過同性伴侶法,且是泰國多年政爭之下,少數獲得兩大主要黨派都背書支持的法案。

一步之差:泰國差點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國家

泰國政府曾於2012年底草擬婚姻平權法草案,希望提交國會並在隔年舉行公聽會。當時起草版本是朝向伴侶制度,也一併在領養、繼承、報稅等權益朝向與異性婚姻一樣的事實婚姻,是少數獲得泰國當時兩大主要政黨支持的法案。

當時,卻正逢前總理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面對黃衫軍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政爭讓國會幾乎停擺,泰國國內LGBT團體亦反對伴侶制,要求直接立法允許同性婚姻;隨後盈拉在2014年「被政變」,相關法案在軍政府執政後,不再討論。

即使泰國仍在東南亞作為人權組織和資訊流通的重要據點,朱拉隆功大學國際法教授Vitit Muntarbhorn更受聯合國委任為首位「性傾向及性別認同」獨立調查專員(UN Independent Expert on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y)。但在自己的國家,泰國軍政府暫不打算對LGBT權益有太多推動,沒有當地政府的允許或邀請,聯合國專員並不能對泰國同志平權進行獨立調查

泰國性權變化史:從同性性行為除罪到專屬LGBT囚犯監獄

泰國在東南亞不僅是唯一沒有被殖民的國家,普遍也被認為是東南亞對於LGBTI最開放的國家,早在1956年,同性性行為就不違法,但社會對於同性戀者的保守態度,大約到了1990年代才開始轉為開放。

直到2002年,泰國衛生部始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名單除病化,到2015年才通過《性別平等法》(Gender Equality Act),對於不同性別或性傾向人士,在就業、就學等歧視,以法律加以保障。

泰國跨性別者仍然是以出生性別為身分註記,根據泰國獄政機關統計,全國30萬名囚犯,約有6,000名LGBT人士,在監獄也不時傳出跨性別者被男性囚犯性侵或騷擾等案件。泰國政府正試辦將LGBT囚犯集中在專屬監獄服刑,目前,已經有監獄開始讓同志或跨性別者集中囚禁,白天共同活動,晚上各自回到獨立囚房。

AP_17020197106393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泰國的LGBT監獄。

泰國人家庭觀念很重,不少泰國人即使成年後遠離家鄉獨居曼谷工作,仍會頻繁與父母電話聯繫;父母對於子女是同性戀者或者跨性別的態度,也在近年開始逐漸轉變為接受。但是,泰國社會仍有「玻璃天花板」,社會標籤有頭有臉的商人、政客、當紅明星,鮮少願意公開出櫃,對於同志或跨性別,泰國仍然存在隱性的社會歧視。

泰國社會觀:隱性歧視與玻璃天花板

泰國是個極為父權的社會,雖然有部分藝人或學者出櫃坦承同性戀者身分,但在泰國社會標籤的「上流職業」,例如高階軍人、警察、政客、富豪或者當紅偶像藝人等,公眾形象仍然要符合異性戀幸福圖像;帥哥明星偶爾還是要跟女藝人傳緋聞,主持人要是問起當紅男偶像喜歡男生或女生,絕對要二話不說回答「女人」,即使心裡正想著下通告後,要和同性戀者回家溫存。

泰國的佛教對LGBT態度多少也比較寬容,但僅限於態度「接受」,觀念卻是認為,此生作為同性戀或者跨性別,是因為上輩子修德不足,今生雖可轉世為人,卻必須受同性情慾或跨性別之苦,不是禮物,而是懲罰。

同性戀者的身分,要是流動到上層社會更是要設法保密。而泰國目前只有普吉島每年固定舉辦小型的同志遊行;清邁曾打算舉辦,卻遭地方人士強力反對而取消。不少泰國人仍然認為,我們可以接受同志或者跨性別,但「這些東西」就存在屬於這些群體的特定灰暗領域,不要到大街示人、或者「影響」到其它人。

近年,泰國軍政府對於婚姻平權議題更是保守,進行性別重置手術的跨性別者不能更換身分註記,更不可能以異性身分結婚。

今年,曼谷將重新舉行睽違十年的同志遊行,本地進行婚姻平權倡議的團體,更難在軍政府執政下進行串連。民主真空加上重返選舉日程又不斷延遲,政治行動更是如履薄冰,泰國LGBT族群仍在等待平權,外界仍舊視泰國是東南亞的彩虹燈塔。

這條路,如同近年泰國整體發展不上不下的窒息感,在可預見的未來,仍將匍匐前進。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十國專區』文章 更多『陳彥霖』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