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大馬招一台計程車有多難嗎?」因為這句話,他創立了痛擊Uber的叫車軟體

「你知道大馬招一台計程車有多難嗎?」因為這句話,他創立了痛擊Uber的叫車軟體
圖片來源:Gra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Grab的成功,不是單純的複製Uber模式,而是能根據當地的需求提出在地化的服務,更把自己定位為改變東南亞數位生態的領航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當Uber相繼退出中國與台灣市場後,在大中華區已有節節敗退之勢,然而Uber要擔心的不只是台灣,而是使其無法穩坐叫車軟體龍頭在,東南亞竄起的新興獨角獸Grab

在東南亞各國的大小城市,都能看到Grab的綠色標誌,它不只出現在客車,連機車、嘟嘟車的外裝都能看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哪個鋪天蓋地的品牌廣告,其真面目正是在東南亞大勝Uber的新興叫車軟體Grab。

在地化經營 深知東南亞文化

Grab這款軟體跟Uber十分相似,但又更加細緻。使用者可直接在介面上選擇不同車類:摩托車、計程車、嘟嘟車、自小客車,地圖就會顯示目前在附近的車輛距離與數量,選擇起點跟目的地後,不只會跳出固定透明價碼,更會自動選擇最快速路線供司機參考。讓許多外地客可免於被坑騙的情況。

深刻了解東南亞文化的Grab,除了結合東南亞各種特有交通模式外,由於東南亞數位金融仍在開拓階段,大多數人因沒有行動支付(銀行帳戶跟信用卡)的基礎:而無法使用Uber,因此特別加入現金付款的支付方法,如此深知東南亞當地文化面貌而創造出的貼心服務,讓Grab成為東南亞民眾的首選。

稱霸東南亞市場 目標是改造東南亞數位生態

Grab可在東南亞這種數位生態還不健全的地方,打敗市值超過自身20倍、已在全球各地有穩固基礎的Uber,在於這間來自新加坡的公司真正了解東南亞生態。在東南亞,很多城市的主要接駁並不是計程車,而以客車載客形式為主的Uber自然不能滿足當地需求。

二月初,Grab宣布將投資印尼7億美金,計畫在2020年前讓印尼脫胎換骨成東南亞最大數位經濟市場,這項舉動證明Grab把自己定位於超越叫車軟體的新創公司,目標是成為東南亞的阿里巴巴與騰訊,欲從結構上翻轉東南亞這個數位金融的處女地。

因看好東南亞行動支付是一片空白處女地,Grab更趁勢推出GrabPay,讓大多數沒有銀行帳戶跟信用卡的東南亞民眾,可透過便利商店購買點數或電話儲值的方式取得便利的行動支付,更計畫推出其他數位金融服務,終極目標則是改造東南亞數位生態。

AP81585765018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同學間閒聊 造就了這個新創獨角獸

目前三十多歲的Grab創辦人陳炳耀(Anthony Tan)是馬來西亞人,出身經營汽車事業的豪門,在就讀哈佛商學院時,因為同學一句:「你知道在馬來西亞招一台計程車有多難嗎?」而萌生這個類似Uber的創業想法。他在2011年哈佛校園的創業競賽中提出這個計畫,獲得第二名,隨即獲得許多天使投資人關注,隔年便在新加坡成立公司。

而這個新創事業的構想,最初是跟計程車合作起家,這使其在東南亞各國發展時,並沒有受到如Uber般的抵制浪潮,與政府跟計程車司機都保持不錯的合作關係。

Grab也與其他叫車服務組成全球聯盟共同對抗 Uber,其中包含美國的Lyft、印度的Ola和中國的滴滴出行,各家使用者在使用任一種 App即可在其他國家使用合作聯盟的叫車服務。

這原本只是兩個學生萌生出的創新點子,最後獲得新加坡政府淡馬錫基金的投資,其後又不斷吸引各方資金,滴滴出行、軟銀及本田汽車都相繼支持與合作,而除了叫車服務外,更將觸手深入支付、通訊、其他應用等領域。

值得台灣新創借鏡

Grab的成功,不是單純複製Uber模式,而是根據當地需求提出在地化服務,更把自己定位在改變東南亞數位生態的領航者。這家大馬華人在新加坡創立的企業,服務面向是整個東南亞,十分值得台灣借鏡。

目前台灣相較東南亞仍有些許新創優勢,若台灣新創能放眼世界,以東南亞為跨足世界的第一站,相信確實會有相當不錯的發展空間。目前東南亞許多領域仍為處女地,第一個進入或移植台灣模式的,就很有機會成為遊戲規則制定者。在新南向上,值得擺脫過去傳產利用當地勞力的模式,或許換個角度思考,就能使台灣企業或青年創業跟著東南亞一起崛起。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何則文』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