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釋憲成功!專訪台泰同性伴侶:我們也有結婚的權利

婚姻平權釋憲成功!專訪台泰同性伴侶:我們也有結婚的權利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跨國同性伴侶的故事與異性沒有太大差別,仍舊要面對遠距離戀愛的相互支持與信任,財務及生涯規劃等,只是,來自社會及家人的理解支持,仍舊是婚姻平權立法後,持續面對的課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天,大法官釋憲歷史性針對「同性婚姻」做出解釋,判決現行法律拒絕同性伴侶登記婚姻,違反憲法平等權及婚姻權,成為台灣婚姻平權運動的里程碑。

很多婚姻平權的支持者,振奮於台灣可能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而鄰近台灣的泰國,由於旅行物價低廉,以及對同志族群的開放,早已成為台灣同志族群的熱門旅遊地,網路甚至出版男同志的「買春指南」,介紹男同志的酒吧、桑拿,甚至情色按摩店,卻也有不少台灣人在旅泰的過程,結識泰國籍的同性伴侶,展開跨國遠距離戀情。

當前的東南亞,部分國家甚至將同性戀行為視為犯罪,將受到鞭刑或監禁等程度不一的「處罰」,而泰國對於同性戀者、跨性別的「表面」開放,成為東南亞國家少數對同志包容的例外。

事實上,泰國曾於2014年提案同志伴侶法,有意推動泰國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隨後軍政府政變上台,該法沉寂至今不再討論。

台灣在討論同性婚姻的過程當中,正反雙方駁火不斷,但對於實質權益的規範,似乎較少討論,尤其當同性婚姻若牽涉到跨國婚姻,台灣人的同性伴侶將可能獲得工作權、健保,甚至數年後,得以取得台灣護照,除了泰國,兩岸更有不少同性伴侶,但台灣的公共議題往往在針對中國人時,就呈現雙重標準。

在曼谷,我也遇到幾對台泰男同志伴侶,台灣男生為了陪伴泰國男友,除了在台灣學習泰文之外,更直接飛往曼谷註冊語言學校,也是目前方便取得泰國居留簽證的方式,但沒有長期的規劃跟收入,仍舊很快面對生活的柴米油鹽,甚至爭吵而分開。

回到台北,反而透過訪談遇到幾對感情維繫多年的台泰同性伴侶,男女都有,聽他們訴說經營跨國戀情的付出,以及跟異性伴侶別無二致的悲歡離合。

台泰男同志伴侶Roger與Teddy:跨齡「兄弟」戀

台北午後的咖啡廳,依然呈現一種慵懶,小貓慵懶地在吧檯走動,主角兩人各自在沙發座位低頭看著手機。

台灣男生Roger以及他的泰國男伴Teddy,兩人的年齡差距將近20年,Teddy剛從泰國的大學取得法律學士,外型不錯的Teddy,也受到泰國同志導演的青睞,出演泰國同志網路電視劇Gay Ok Bangkok

兩人相伴已有五年,Roger不諱言提到兩人的認識過程,是多年前與台灣朋友到曼谷知名的同志夜店DJ STATION,偶然看見當時才20歲的Teddy,初次見面就產生好感,於是鼓起勇氣向前搭訕,於是展開這段台泰同性跨國戀情。

兩人交往的五年間,為了維繫遠距離戀情,Roger每年飛往曼谷超過五次以上,更安排兩人一起到日本旅行,自去年開始,Teddy在家人的資助下,到台北學習中文,與Roger第一次可以長時間互相陪伴。

兩人交往過程也不是一帆風順,考慮到兩人遠距離交往,Teddy「年輕氣盛」的性需求,兩人曾允諾彼此的「開放式關係」,卻常常在事後感到後悔或爭吵,但維繫兩人關係的那條無形的線,卻仍舊緊守彼此。

Teddy在泰國的朋友多是異性戀男生,父母更不知道他已經有個交往長達五年的台灣同性伴侶,去年在立法院的支持婚姻平權集會,兩人也到現場感受台灣的民主,以及對於同性婚姻表達支持立場。

而Roger更是固定參與教會禮拜的基督徒,家人對於兩人的關係大概知道,卻不直接說破,即使台灣將要在婚姻平權法案進行下一輪攻防,家長心中的隔閡,卻無法輕易卸下。

談到兩人是否會願意登記結婚,Teddy認為兩人的關係在台泰兩國都沒有同性婚姻的情況下,仍能堅持五年,即使沒有婚姻平權,兩人仍能夠繼續走下去;但Roger卻認為,兩人雖有登記結婚的準備,但簽證仍是最需要解決的問題,希望能透過登記婚姻後,擔保外國伴侶的居留簽證,讓兩人的生涯規劃可以有更多選擇。

這段跨越曼谷與台北的愛情故事,正等待台灣婚姻平權立法的曙光。

RTX3670D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Gavin與Arty:結於清邁山城的「先性、後愛」

在台北擔任工程師的Gavin,與他的泰國男伴Arty故事,似乎較為人熟悉。

三年前獨自前往泰北清邁旅行的過程中,Gavin透過手機同志交友軟體認識現任男伴,兩人第一次見面就發生性關係,原本以為就如同往常般,完事後離散,沒想到隔天還收到對方的訊息,希望能保持聯繫。

目前Gavin在台北獨自居住,伴侶Arty與家人同住泰北清邁,任職旅行社的會計工作,由於考量到經濟能力以及工作彈性,Gavin每年多達6次以上,頻繁飛往清邁與Arty相聚,「次數多到我同事都懷疑我是不是被下降頭,還是在泰國有情婦。」Gavin開玩笑補充「但他們不知道,我是去找男人。」

Gavin對於泰國人的平均收入以及消費習慣最感不適應,「可能是國情不同,台灣人多數都會按照收入比例去進行財務規劃,而泰國人卻即使薪水不到兩萬台幣,仍要貸款購車、購屋等。」目前,兩人若想要同住,需要等待Arty至少仍須還款三年以上的貸款。

Gavin對於兩人受到泰國家人的支持,感到欣慰,「最近去清邁,和Arty的媽媽碰面,對於我們的關係也非常支持。」,但在台灣,家人卻仍舊不太談論已經年過40的兒子婚事。

Gavin的臉書,則留下不少前往泰國旅遊紀錄,甚至今年泰國新年「潑水節」也留下兩人穿情侶裝,在清邁古城合影玩水的照片。

「用你的下體替婚姻平權作證,台灣將有更多來自泰國的同性伴侶成為新移民,加入台灣社會。」在台北的深夜餐廳,我開玩笑地對Gavin說。

跨國同性伴侶的故事與異性沒有太大差別,仍舊要面對遠距離戀愛的相互支持與信任,財務及生涯規劃等,只是,來自社會及家人的理解支持,仍舊是婚姻平權立法後,持續面對的課題。

台泰同性伴侶 泰國Arty(左)、台灣Gavin(右)

(本文需感謝教育部青年署青年新南向深度研習計畫補助,以及曼谷NGO媒體Prachatai的同事Pat、Max,以及那些願意勇敢分享故事的台泰同性伴侶,一起為即將到來的婚姻平權見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陳彥霖』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