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箝制風潮恐因「川普」加劇,美社群媒體東南亞身陷兩難

言論箝制風潮恐因「川普」加劇,美社群媒體東南亞身陷兩難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t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南亞各國領袖不約而同對Google、Facebook及Youtube等社群媒體平台提出大量審查要求、威脅和杯葛,讓這些社群巨擘在這裡面對了兩難:如何在區域各國監控的法規、複雜的政治環境下,兼顧自由言論的核心價值?特別是當自家總統為全世界示範如何鞏固權威之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葉蓬玲

近年來,東南亞經濟起飛,這片發展中的土地蘊含著無限可能,龐大而尚待開發的市場,吸引著全球企業爭相進入、分一杯羹。然而,這裡卻是繼中國之後,建立起新聞及言論自由高牆的禁閉之地。

如今,東南亞各地政府領袖不約而同對Google、Facebook及YouTube等平台提出大量審查要求、威脅和廣告杯葛,這些社群巨擘於是面對了兩難:如何在各國迥然不同的監控法規、複雜的政治環境下,把持住自由言論的核心價值?

要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並不容易,不僅將考驗公司的決策佈局、影響收益,不同價值及立場的選擇更將牽動未來企業形象。

然而,這次不僅僅是東南亞,言論箝制從美國開始向外蔓延,在全球強人政治崛起的推波助瀾下,言論自由似乎正迎來一波熱帶低氣壓。

在越南,共產政府透過要求境內的大型企業撤下在Facebook及Youtube的廣告,以威脅後者下架政治敏感的內容。《路透社》在三月中旬的報導指出,跨國公司如福特、聯合利華,山葉機車等在與數名部長的會議上,同意對Facebook及YouTube進行廣告杯葛。越南國領先企業包括國有控股的Vinamilk和越南航空也已经停止在YouTube上刊登廣告。福特汽車表示,「我們希望這是暫時的,谷歌已經主動與政府討論出可行的解決方式。」山葉機車則表示,他們別無選擇,只能配合官方要求。對此,數位廣告代理公司Isobar Vietnam運營總監Nguyen Khoa Hong Thanh指出,YouTube和Facebook占該國廣告支出的70%左右,「這樣一來,我們的客户將失去有效接觸目標受眾的能力。」

河內當局表示,社群媒體的演算法有時候會將廣告置放於牴觸政府法規,或被視為破壞政府聲譽,國家安全及團結的的內容上。越南廣播電視信息管理局局長阮仁林受金融時報訪問時呼籲谷歌和Facebook嚴肅看待這件事。「除了越南,英國政府也曾指責YouTube的將廣告置放於不適合的內容旁」,他補充,「這不是單一事件,也將損害他們自己的名聲。」

而根據《路透社》5月26日報導,Youtube的母公司Alphabet(也是Google母公司)業已同意協助越南政府排除其平台上「有毒」與違法資訊。越南政府官方網站發出聲明指出,Alphabet董事長施密特(Eric Schimidt)與越南總理阮春福在河內會面時提出保證,「施密特先生說將會與越南緊密合作,排除違反越南法律的有毒資訊,並會考慮在本國設立代表處。」但Google被問及此事時,則是表示對越南並未有任何立即的計畫,發言人Taj Meadows在回覆郵件中表示,「我們對於世界各國政府所提出的移除要求有清楚的政策,而這些政策並未變動。」

AP_censorship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在緬甸,5月29日傳出臉書禁止張貼對穆斯林不禮貌稱呼的字眼kalar,引發網友憤怒。據悉,數十名緬甸網友因為貼文中出現爭議字眼Kalar,24小時無法在臉書上按讚、 貼文以及分享內容。

「Kalar」是緬甸境內用以形容「膚色黝黑、不受歡迎的外來者」的字眼,現在多被用以稱呼南亞或者信仰穆斯林的貶義詞。有人發現,就連用緬甸文寫上類似發音的字也會遭到封堵。網友昂岡密(Aung Kaung Myat)表示,他在臉書上寫的是「臉書正在刪除含有卡喇這個字眼的貼文」,也莫名成為受害者。緬甸政府回應,他們沒有要求臉書審查相關字眼。

泰國軍事法庭上週開庭,審判一名聲稱能與已故國王蒲美蓬心靈感應的男子,他遭指控對王室不敬,一旦判決成立,恐面臨長達15年的監禁。泰國禁止評論皇室,據悉,軍政府為追捕類似涉及君王的言論,目前已鎖定了100多人,其中包括一名14歲的男孩。自從蒲美蓬過世後,關於王室的言論管制越加嚴厲,在近幾起審判中,侮辱王室的裁罰程度已經超過謀殺罪的標準。警方警告,任何在網上查看任何「冒犯君主」內容的人都會受到懲罰。

此外,泰國也要求Facebook封鎖131個政府認定為「威脅國家安全」或牴觸刑法第112 條《對皇室不敬罪》的網站。泰國監管機構表示,他們會發出庭令強制Facebook執行審查要求,截至目前,他們已經審查了超過150個Facebook帳號。

印尼政府近來也不斷對Facebook,Twitter和Google施壓,宣稱其平台上的假消息和煽動仇恨的言論正在激化種族和宗教衝突。該國資訊部長Rudiantara表示,社群媒體「有義務使言論市場保持健康」。他補充,如果社群媒體不配合審查,或將會罰款。

社群媒體內心戰:自由與市場 價值及營收的兩難

對此,Youtube東南亞區工作人員說,若當地政府對他們提出庭令,他們的確只能移除內容,惟該內容在世界其他地方仍然可被查閱,也可以通過虛擬專用網絡(VPN)翻牆查詢。臉書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也曾於2月表示,某些國家的法律的確禁止討論特定問題,通常Facebook會遵守當地法律,但這不代表他們贊同這些法律。

針對這一連串的事件,保護記者委員會東南亞地區代表Shawn Crispin表示,在中國已經被禁的各大社媒平台可能無法再次承受失去這塊總人口6億、經濟成長率全球最快的市場。他說:「像Facebook這樣的公司,正面臨如何同時保持真實、開放的互聯網可見度,又能配合審查要求,好在這個最有潛力的廣告市場中保持業務運營。」他表示,「這是一個自由與利潤的兩難選擇,他們顯然正在努力取得平衡。」

AP_910818494678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實際上,與美國和歐洲相比,大型社交媒體網站在東南亞的廣告業務收益其實仍是少數。但各平台皆期待在快速增長的東南亞市場中保有主導地位,以期能與中國的WeChat,韓國的Kakao和日本的Line等對手相抗衡。

言論自由仍有界限

東南亞各國審查機制都有範圍不斷擴大的態勢。泰國、越南等國的審查範圍非常寬廣,幾乎可以用來打壓任何事情。熟悉越南法規的一家技術公司執行長就說,「該法條的意思其實就是『他們說非法就是非法』。」

在重重審查的國度裡,衍生出另一個問題:用戶將難以判斷究竟哪些內容被政治因素撤下,而哪些則是社群媒體的正常處理。

事實上,各社群平台都有自己對於內容的審查。社交媒體的管理尺度問題長期困擾著許多網絡平台。言論自由是雙面刃,當更多人獲得話語權,必然導致假新聞、煽動和歧視性的內容,以及不同尺度的暴力與情色訊息的出現。這些都可能成為有心人士操控民眾的手段。

Facebook創辦人祖克柏也承認,言論紅線始終存在,一些違反人道價值的內容,如兒童色情、種族屠殺、以及之前發生的直播殺人等,都不該在言論自由保護殼下肆虐。今年4月,Facebook就下架了一部泰國男子殺死11個月大女兒的自拍影片。同月,一名37歲男子也在Facebook上直播自己槍殺74歲陌生老人的全部過程。該影片在網路上流傳了2個多小時才被刪除,期間被無數次轉發和下載,Facebook的反應慢半拍引發了人們的不滿。

這是繼「輪姦直播」「自殺直播」後,人們再次意識到時下所流行的社群媒體「直播」的隱憂——Facebook上流傳了越來越多關於謀殺、自殺、虐待和虐殺等影片。對於處理效率不足,Facebook回應,由於平台的審查制度是依靠用戶舉報完成的,因此儘管工作人員在接到第一條舉報後只用23分鐘就凍結發佈影片的帳號,但距離視頻發布時間已是105分鐘後。

Depositphotos_60598865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 Photos

為保證社交媒體平台內容的自由和客觀,Facebook一直避免扮演「仲裁者」的角色。除了上述牽涉倫理道德的暴力影片外,Facebook在處理同樣引發爭議的裸露內容則採取了相當不同的作法——因地制宜、集體決策。不同國家文化對裸露的規範差異很大,在製定有關政策時,Facebook並不打算對各地強加任何價值,而是試圖蒐集社區想法,改良集體決策系統,以做出更準確內容發佈判斷。

此外,祖克柏也坦承臉書上的確有錯誤信息,甚至徹頭徹尾的欺騙性內容,「但在騙局、反諷和個人意見之間的界線並不總是分明,我們一直在謹慎地採取行動。」他補充道:「在一個自由社會中,人們有權分享他們的意見,無論觀點的對錯。」但對於惡意的欺騙,他表示「要做的還有更多」。美國大選期間,Facebook就因為充斥過多假新聞,而宣布與Snopes和PolitiFact等核查機構、以及法新社等新聞通訊社合作,讓用戶能對平台上的新聞提出異議;並引入人工智慧等工具打擊錯誤訊息。

美國言論自由殿堂不再 川普帶動言論審查成世界現象

內容審查已經成了當今國際的趨勢。除了社群平台之外,更嚴重的是針對新聞媒體的審查。

尤其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屢次為不利於自的報導冠上「假新聞」的帽子,又指引述不公開姓名消息來源的報導都是假新聞,稱他們為「美國人民的敵人(the enemy of the American People)」。早在川普上台之前,美國民眾對媒體的信任程度已經處於歷史低點,因此這番言論明顯足以打中民心。

censorAP_16266651093697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美國智囊團Ranking Digital Rights項目總監Rebecca MacKinnon擔心,以「假新聞」之名進行內容審查已經成為全球趨勢,「它會是世界各地的政府為自己辯護的藉口」。PEN美國自由表達委員會風險評估部主管Karin Karlekar也憂心,川普不僅僅攻擊了新聞界,也讓新聞業公信力岌岌可危。媒體常是民主國家的奠基石,當新聞公信力下降、不再被信任及重視,當權者就能輕易避過「第四權監督」。「川普在美國為世界各地的威權人士示範了如何鞏固權威」,他說。

這可能是美國與東南亞各國領袖就「言論自由」議題上靠得最近的一次,柬埔寨獨立媒體中心創始人Pa Nguon Teang指出,「川普的看法與柬埔寨官員非常接近,他們很高興聽到美國這個自由國家的領導人與自己有同樣的觀點。」他感嘆,「我們的領導人很快公開支持川普政府,並攻擊柬埔寨獨立媒體。」

曾經,社群網絡讓每個人都能成為「自媒體」。現在,國際政治領袖已經對社群及媒體實行雙重審查,言論空間一再縮小,自由難以呼吸。

民主、言論自由縱然不是絕對正解的普世價值,但資訊透明、允許各造說法的平台,才有機會讓謊言見光死,也間接讓閱聽人學習獨立思考。與其擔心言論的開放與爭辯會否激起仇恨、害怕在眾聲喧嘩的社群平台上被假消息操弄,不如煩惱在言論被權力綁架以後,有多少我們所不知道的真相死在黑暗裡。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