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南部戒嚴是「長痛不如短痛」,或重回馬可仕時期的人權陰影?

菲南部戒嚴是「長痛不如短痛」,或重回馬可仕時期的人權陰影?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名生活在納卯市的台商就認為,戒嚴會是一個「長痛不如短痛」的決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記者林行健馬尼拉專電)

菲國恐怖分子最近在南部穆斯林大城掀起的動亂,使得面積有台灣3倍大的民答那峨島再度陷入不安。作風向來強悍的總統杜特蒂宣布戒嚴,似有一舉鏟除所有安全威脅的意向。

23日下午2時在民答那峨島大城馬拉韋市,菲國軍警聯合小組持拘捕令逮捕恐怖組織「阿布沙伊夫」(Abu Sayyaf)首腦之一哈比倫(Isnilon Hapilon),結果與庇護著哈比倫的「馬巫德集團」(Maute Group)爆發激戰。

戰火迄今仍在持續中,恐怖分子焚燒教堂與橋梁之餘,放出監獄內的100多名囚犯,還一度占領醫院、市政府大樓,升起伊斯蘭國組織(IS)黑旗;他們在民宅與建築物內流竄,頻向政府軍放冷槍,使得這場戰鬥演變為城市戰。

從電視畫面及臉書照片看到,市內建築物的牆壁彈痕累累,政府軍除了動員裝甲車與坦克車,還派出戰鬥直升機對恐怖分子藏身據點發動「手術式空襲」,希望逼出恐怖分子,市區硝煙四起。

馬拉韋市為南蘭佬省(Lanao Del Sur)的首府,也是民答那峨島穆斯林自治區人口最為稠密的政治與經濟中心,20萬居民當中絕大多數是和平的穆斯林信徒。

但思想極端的馬巫德與阿布沙伊夫分子,也混雜在這裏。因為宗教、種族、語言、血緣與地緣等關係,輕易地融入了當地社會。

根據菲國軍方情報,這兩個組織均已於2015年向IS宣示效忠,哈比倫甚至被IS遴選為菲國所有IS勢力的「王公」(Emir),他原本活躍於菲國西南隅離島,去年12月帶著親信北上,與馬巫德集團籌備為IS設省事宜。

南蘭佬省是馬巫德集團的傳統地盤,這個團體的正式名稱是「蘭佬伊斯蘭國」(Daulah Islamiyah)組織,由馬巫德兄弟所發起成立,涉及多宗恐怖行動,光是去年就犯下納卯夜市爆炸案以及鋸木廠工人斬首案。

馬巫德兄弟曾是菲南另一支分離組織「莫洛伊斯蘭解放陣線」(MILF)的成員,後因理念不和而出走。憑著這層關係,在某些時候,馬巫德集團與部分MILF戰鬥人員仍會相互支援。

阿布沙伊夫則是成立於1990年代的激進組織,早期懷有建立穆斯林國家理想,並以「民答那峨島穆斯林族群救世主」的姿態,活躍於民答那峨島西南隅的離島,但隨著創辦元老的逐一陣亡,淪為靠綁架維生的盜匪團體。

菲律賓是由3大島群組成,分別為北部的呂宋島、中部的維薩亞斯群島以及南部的民答那峨島,其中民答那峨島長年陷於混亂,因此雖然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供應菲國4成以上的糧食,卻一直是菲國最貧窮的地區。

早於1970年代,馬可仕統治時期,菲國南部就因宗教、種族與社會公義之故,而爆發莫洛人(Moro)獨立運動,數以十萬計的生命在戰鬥中逝去,使得本已落後的民答那峨島區域發展更為緩慢,成為孕育激進思想的溫床。

多名曾派駐到恐怖組織活躍地盤的菲國退伍士兵向中央社記者說,「如果你到當地,你會發現居民的想法跟我們完全不一樣,他們從小就被教導政府是剝削者。」

馬拉韋市的動亂導致逾百人陣亡,包括許多平民在內,數以萬計的居民出逃。杜特蒂早在戰火爆發之初即宣布民答那峨島全島戒嚴,授予軍警單位充分的權力解決暴亂。

民答那峨島乃至於菲國其他鄉村地區長期受到武裝勢力把持,影響經濟發展。杜特蒂在去年競選時說過,只要社會安定、治安恢復,經濟發展自然隨之而來。

一名生活在納卯市的台商就認為,戒嚴會是一個「長痛不如短痛」的決定。

他說,依杜特蒂長久以來的一貫行事風格來看,他可能已痛下決心利用這次戒嚴,一舉解決所有的潛在威脅,包括分離組織、恐怖組織以及其他地方武裝派系,雖然這會造成短暫的動蕩,但可為長遠經濟的發展鋪路。

然而,馬可仕戒嚴時期的人權陰影,在菲律賓老一輩民眾心中依然揮之不去,部分人士擔心杜特蒂只是想藉此打壓異己,鞏固權力,打造政治王朝。

一些反恐專家也指出,解決恐怖主義的根本之道,不在於殺戮而是社會公義,殺一名恐怖分子只會製造另10名恐怖分子。

民答那峨島的戒嚴是否會擴大到全菲律賓,目前還很難說。杜特蒂曾表示,如果恐怖威脅擴散,他將會擴大戒嚴範圍,即使國會與最高法院反對。

杜特蒂宣布戒嚴的背後,究竟只是一名是想用非常手段安邦定國的強勢領導人,還是一個暗藏統治野心的獨裁者?菲律賓將何去何從?尚待時間證明。

相關報導: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十國專區』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Philippines』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