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教育追上時代腳步:「當這些未來主人翁長大,想必會是令人激動的時刻」

Photo Credit:douglasjonesj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今柬埔寨國際學校林立,父母也開始了解教育重要性。大多數家長如果經濟許可,大多會幫小朋友報名國際學校,讓小朋友在英文環境下長大。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前幾天與同在柬埔寨工作的馬克和雨晨相約餐敘,地點選在金邊市泰國餐廳。馬克是西班牙人,目前在攻讀博士,主修政治,同時也在當地一所大學任職英文教師。雨晨則是泰國華人,在金邊市幾所國際學校裡擔任課後活動教師,主要教授粘土藝術,學生多為7歲到10歲的小朋友。

由於兩人工作都與教育有關,這次話題也不知不覺與柬埔寨教育體系沾上了邊。

「馬克,這禮拜上課如何?」雨晨問著,同時用泰文跟老闆寒暄。老闆熱情的回答著,看起來雨晨應是常客。

「這禮拜嘛,我嘗試了一下英語日,要求大家在課堂只能用英文交談,不過效果沒想像的好。」馬克要了杯泰式奶茶。在金邊喝泰式奶茶,莫名有種總違和感。「跟過去一樣,我班上的學生上課很被動。如果開出討論要求,通常會鴉雀無聲。如要分組討論,聽起來似乎也不是在講跟課程的相關內容。這次英語日活動,結果就是一整天只有我一個人一直講英文,學生都盡量不跟我打照面或說話,或背著我繼續用柬語聊天。」馬克嘆了口氣,苦笑道。「有種在高中教課的感覺。」

根據統計資料,柬埔寨成人識字率為78%,25歲的年輕一代則有91%,其中15%的柬埔寨學生決定進入高等教育體系繼續就讀深造,但比起東協的平均比例30%,柬埔寨只達到一半。這與1970年代紅色高棉的摧毀有關,當時教育體系在紅色高棉摧殘下幾乎破壞殆盡,知識份子都被清算,一直到最近幾十年柬埔寨的教育體系才慢慢恢復過來。

k2hr_018
Photo Credit:鄭昭賢
柬埔寨鄉間風光明麗,但在波爾布特時代這裡附近是個殺戮場,數以萬計的冤魂就埋在這片土地下。

「而且我們學校的專業科目很侷限,大多都是管理會計等,聽起來好像很厲害。但是一旦要大家練習商業溝通或英文會話時,大家就開始左躲右閃,有時上著上著,會覺得很氣餒。」馬克激動地說著,手不斷在空中揮舞。

馬克說的沒錯,在柬埔寨有52%的大學生,選讀最為熱門的前五項專業,分別為財務金融(12.9%)英文(11.8%)、會計(11.6%)、管理(8%)和 IT資訊(7.2%),反到是被稱為軟實力的獨立思考能力、問題解決能力,及創業能力被教育系統忽略。學生都是畢業後,才發現自己的領導相關知識、團隊合作經驗、對工作的態度和溝通技巧不足。馬克為訓練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常會絞盡腦汁設計相關課程,不過成效似乎都很有限。

「之前我問學生,你選這門專業科目的原因是什麼,我聽到最有趣的答案,是畢業後工作可坐辦公室吹冷氣,還有其他諸如看起來很成功,或很有面子等。至於回答說這個專業是我的興趣所在,可說少之又少。」馬克說著。

這些專業科系之所以吸引大多數學生,原因跟馬克說的一樣。在柬埔寨傳統觀念下,管理會計科系畢業後有更好的薪水,或是能在有冷氣的辦公室內工作,和在在戶外流汗的勞工類型工作相比,自然獲得學生和家長們青睞,這點倒是跟台灣現況很像。

因此,較冷門的科系如科學、化學、工程師和數學等科系就乏人問津。不過相對上,這些學生畢業後等待他們的職缺也較多,而且出乎熱門科系學生意料之外,冷門科系的畢業生薪水,其實比熱門科系的學生來的高,未來發展性也較廣。

「不過當然也有很上進的學生,像這禮拜就有學生請我幫忙寫推薦函,她說想去澳洲攻讀碩士,獎學金已申請了,需決定學校。」馬克臉上帶著喜悅的表情,看來老師望女成鳳,望子成龍的心態,應該也不輸學生的親生父母。

最近幾年,有些它國大學會提供柬埔寨學生全額獎學金,提供給想到海外攻讀碩博士的學生,有往更高學府做研究的機會。舉例來說,澳洲和紐西蘭每年都會提供全額獎學金名額,給想往農業、城市規劃、水利等方面研究的學生。這樣不僅可幫助學生習得渴望的知識,同時也是間接幫助柬埔寨,讓這些學成歸國的人民回國貢獻所學,建設自己的國家。

「聽起來不錯。不過大多畢業生畢業後去公司上班,公司都還是需再做一次職前訓練,確保大家的表現符合標準。我自己上班的公司也是一樣,訓練時間長短不一,有時真的覺得,如果這邊有個像職業訓練所的機構,可省下我們很多工作。」我感嘆地說著,由於最近公司需徵新人,我也為了試用期的受訓課程傷透腦筋。

據了解,這樣的職業訓練所已慢慢開始成型。以柬埔寨當地的Acleda銀行來說,他們有自己的專科學校招收高中畢業生,專門教授銀行相關知識,學生畢業後通過考試,可直接進入銀行工作,一來省去重新訓練的問題,二來自己培養人才。由於人才訓練成功,因此Acleda也是唯沒有外國職員的銀行,完全採用本地人。

「雨晨,妳呢 ?這個禮拜學校有什麼事嗎?」我問著雨晨,順手點了一杯泰式檸檬紅茶,想說既然馬克都點了奶茶,我點檸檬紅茶應也不足為奇。

「小朋友還是一樣調皮,有時非常難管,這是一定的,小孩子嘛。」雨晨已在柬埔寨當黏土藝術教師3年了,頗有教學經驗,也因教學內容生動有趣,頗受國際學校歡迎。

如今柬埔寨國際學校林立,父母也開始了解教育重要性。大多數家長如果經濟許可,大多會幫小朋友報名國際學校,讓小朋友在英文環境下長大。雨晨說,目前接觸到的小孩都能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反而是跟著來參訪的父母完全不會說英文,需透過小孩翻譯和介紹。

13578591625_3f4fbd2812_k
Photo Credit:douglasjonesjr CC BY ND 2.0

「不過這學期招生的學費好像又變高了。印象中柬埔寨前段國際學校中,一年學費從1千8百美金到2萬5千美金都有(折合台幣約6萬到65萬)。如果真要讓小朋友進入前段的國際學校,家長的財力要很雄厚才行。」雨晨說著,把寫好的菜單交給老闆,因對泰國菜熟悉,在這家店雨晨都是自己填菜單點菜。

「等到這些小朋友上大學後,馬克就不用這麼辛苦了。哈哈!」我開玩笑地說著。這些小朋友在國際學校上課,接受西式教育,因此課程多著重個人能力發展和獨立思考能力,同時跨文化交流和多語言學習也是重點之一。以金邊國際學校(ISPP)來說,學校規定在同個班級的學生,同國籍的人數不得超過全班的30%,以達到多元化目標。由於身邊有不同國籍的學生,英文法文等語言就變成日常生活所需的溝通工具。而在與這些小孩說話時,除了要轉換語言,有時會感覺就像是在跟大人對話,他們會對理所當然的觀念提出質疑,常弄得我不知怎麼回答。

「這些小朋友在獨立思考的環境中長大,學會表達己見,同時對周遭事物有著好奇心,跟其他團體意識較強的小朋友不同,他們較傾向個人主義,這是我對這些小孩子的印象。」雨晨說著。

「有人常說一個國家的根本在於教育,可感覺到柬埔寨也開始注重教育這一塊,相關措施也慢慢提出。當這些未來的主人成為柬埔寨主角後,想必會是令人激動的時刻。」說著,我啜飲一小口桌上的檸檬紅茶,那酸甜的滋味,伴著我的思緒一起昇華。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Lan Ying Pi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