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風芽己榜國家公園(上):進入洞窟第一印象,就如首次看見古羅馬遺跡的震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的手上帶有油脂和細菌,與鐘乳石上的菌種不同。觸摸的話會使鐘乳石停止生長,你們看,這一邊就是。」他指著挨近步道這一面的鐘乳石,表面像泥塑作品,天然產生的紋路已受到外力而消弭,留下淺淺的痕跡。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直到現在我才明白吊床的魅力。

下午四時,太陽西斜,在沒有春天的中越,太陽的熱力仍不容小覷。房間吸收充足的熱力,冷氣也不足以覆蓋熱氣,稍嫌悶。我轉而鎖定民宿迎賓小屋樑柱間的吊床,伴著炎夏才出現的蟬叫、鴿子低沈的咕咕聲、牛蛙那像犬類低吠的叫聲,靜心等待一次又一次的微風吹過,樹葉沙沙、稻浪窸窣,我的汗似乎乾了,不讓腦子轉動的話, 應該3分鐘內可以沈沈睡去。

1

這裡是鄰近越南風芽己榜國家公園(Vườn Quốc Gia Phong Nha Kẻ Bàng)的農村小民宿,說我們住在田裡並不為過。廣大稻田裡,可見到農人正彎腰工作;平原的盡頭,環繞著翠綠的連綿山脈,有著驚奇景觀的鐘乳石洞穴,正隱藏在這些層層疊疊的山脈之中。不過,尋訪秘境是得付出些許代價,涼風嘗試著治癒我微微出汗、使用過度的肌肉,仍是些許痠痛。

2

列入自然遺產的風芽己榜國家公園,位於越中知名景點─順化西北方。短日程的旅遊,可選擇直接抵達同海(Đồng Hới)機場;長日程的話,能夠乘坐巴士,從南或北,慢慢品味越南的自然人文風光。若目標明確,許多民宿分布在國家公園附近,奔波至各鐘乳石洞時,能省卻一些時間。

進入國家公園任何一個鐘乳石洞前,我們只能憑著自身對於鐘乳石的貧乏知識,與網路刊載的照片、新聞,想像著這些洞窟的驚人之處。事實上,節錄自旅程第二天的導遊所說:「國家公園內大大小小的洞窟與河流,相關系統約300公里長,接近台灣的南北直線距離,許多區域仍在探勘中。」順著水路、陸路進入洞窟,舉目所見皆是幾億、萬年累積而成,高聳、碩大、狂野的自然雕塑,無論時間、空間,人類都被淹沒在如此浩瀚之中。

水路・船行─風芽洞

坐著船,順著水路進入洞窟,是最輕鬆的參觀方式。

前往風芽洞的汽船在昆江奔馳,泛起去年在北越寧平—三古(Tam Cốc)參觀鐘乳石洞的回憶。當時坐著一位大叔划的小舟,單趟就要耗費1個小時,他從原本手划,後改為腳划,我的內心相當過意不去。但人力划船能夠體會的寧靜,細細欣賞河岸兩旁明顯未經開發的山地、草原,鐘乳石洞好像只是那趟旅程中的配菜。

15

風芽洞洞內風光遠近馳名,而昆江為配合觀光客而改變些許面貌。買好船票,直奔近岸邊的小亭子,登記船號的大叔面前放了一本厚本子,瞧了一下先前紀錄,拿筆在船票上揮了揮,359。走下岸邊,找尋登記到的船號,許多人大聲吆喝著;爬上船,船啟程,一位婦女再溜了上船,與另一位原本就在船尾的工作人員,一同坐著。江上的汽船,儘管保持安全距離,按著設定在江面的浮標來與回,卻幾乎沒有喘息空檔,一艘接一艘。

before_cave

進入洞前,汽船沒了轟隆隆的聲息,其中一位工作人員走來船前,掀開船頂蓋著的鐵皮,拿起原本在船緣歇息的木槳,同船尾的工作人員,一前一後合力划,用全身的力量讓船駛入洞內。涼爽的空氣撲面而來,像是在為遠道而來,歷經二十分鐘船程的遊客,消消暑氣,外頭可是三十幾度的高溫。抬頭,離河面還有一兩層樓的高度,各式形色的鐘乳石蟠踞在洞窟內,我們看著它們,它們似乎也看著我們,偶爾近乎戲謔地,降下幾滴冰冷的水,嚇嚇觀光客。

3

水路的終點是個浮標,船頭、船尾的婦女隨著木槳一同擺動,按著特定的韻律,帶著我們掉頭回行,順道輕輕靠岸在風芽洞內的步行區域。下了船,回頭望著船上的大姊,她們一手拿著木槳,笑了笑,指指洞口的方向,我們也開心指了指著洞口方向 ,那暗號般的肢體語言表示:他們會在洞口等我們。

16

步行區顯然有大幅整理過。鋪滿柔軟細沙的路途,走起來不是很辛苦。遊客四散,在昏暗的洞內與高聳矗立的石柱零距離接觸,沒有甚麼護欄。洞內的鐘乳石是最大特色外,還有遊客在鐘乳石旁擺出各異的拍照姿勢,引人發噱。

沿著路線繼續前進,光線越來越強烈;近洞口了,有重見天日的喜悅,但也有跟陰涼的空氣說再見的失落(外頭真的好熱)。我們看見了359號船,他們仍是拿著槳,揮了揮手,露齒而笑。

而我看見一個載浮載沉的綠色寶特瓶,也正安靜地划向洞口。

4
陸路・步行─天堂洞

爬著山路的水泥步道,一行11人嘗試著追上導遊的腳步;他僅穿著一雙單薄的橡膠涼鞋,走在山坡上毫不費力,時不時停下來,看看落在他身後的這群觀光客有沒有追上,人數最多的是我們這群台灣人,最跟不上的也是我們。

為遠離連假人潮,行程時間提早至6點多出發。載著一群西方和東方臉孔的觀光客,車子往風芽己榜國家公園的更深處前進。山路多上坡、下坡,路面也不是很平整,時不時還得閃過馬路上閒晃的牛隻,加上車速大約5、60公里狀態下,瘋狂帶點探險的味道。車窗外連綿起伏的山,上頭栽著難以計數的樹木,更有藤蔓交纏在樹的枝葉上,像是天然的地毯,卻也遮擋住外來的視線,看不透樹林底下的神秘;待人們探勘、發掘的鐘乳石洞,應該也隱藏在這裡吧。曾經去過的友人說,天堂洞的壯觀必須親眼見證,僅僅用網路上的照片推敲是不足夠的。

5

根據導遊的解說,全長70公里的天堂洞,遊客步道只有大約1公里。洞口意外地小,僅是1.5個人寬,1.5人高左右。從人工架設的陡峭木梯往下走,映入眼簾的第一印象,跟我第一次看見過古羅馬遺跡的震驚感受相似,只是洞穴的形成完全純天然,年代也不是人類帝國可比擬的。

舉目所見皆是高大的石柱,還有許多仍在緩慢長高的石筍;導遊指著一座大約100多公分高的石筍,說道:「形成這樣的高度大約需要兩萬年。」原來還是嬰兒時期的鐘乳石呀。最特別的莫過是蟠踞在石柱上,外觀像觸鬚的鐘乳石,觸鬚末端還有點歪,據說是風從洞穴的縫隙吹來,鐘乳石剛好在長大的過程中接受到風的洗禮,才會呈現不規則的樣貌。

與風芽洞不同,天堂洞內目前沒有河流。不過,洞窟內除了鐘乳石外,岩壁上還有一些遭受到侵蝕的痕跡。

「那是水侵蝕的痕跡,從前是有河流的。」

從岩壁上或深或淺的痕跡能夠看出水流的強勁程度,而今水已經往其他地方移動,消失無蹤。

19

這場壯麗的參觀,隨著步道盡頭的出現,暫告一段落。

「如果想再往下探索,還有其他的行程。你們會深入狹窄的洞窟,也許還會遇到水,就完全沒有步道了。」

連假人潮開始湧現,人們的嘻鬧也逐漸清晰,導遊示意我們,該往回走了。

跟在導遊Dung身後,看著他瘦小卻挺拔的背影,是典型的東南亞人體型,卻是非典型的越南人個性。一路上,他撿拾那些被觀光客遺忘在洞窟內的垃圾,確實地放入垃圾桶內;手嘗試伸向步道旁鐘乳石的遊客,也被他給喝止,滿臉不悅的兩個女孩只得悻悻抽開她們好奇的手。

「人類的手上帶有油脂和細菌,與鐘乳石上的菌種不同。觸摸的話會使鐘乳石停止生長,你們看,這一邊就是。」他指著挨近步道這一面的鐘乳石,表面像泥塑作品,天然產生的紋路已受到外力而消弭,留下淺淺的痕跡。

「其實他們(政府)在設置燈光的時候應該要有計畫。隔個幾公尺照射倒還好,若近距離照射,強光也是會改變菌種。你們看,鐘乳石發霉了。」

他無奈指著幾處確實離燈光太近的鐘乳石表面,上頭覆著灰綠色的黴菌。我想起了小時候的黴菌實驗,把吐司噴水後靜置在室溫下長成的黴菌,跟鐘乳石上的很相似。

遠處還有悄悄變化的燈光,照著鐘乳石洞窟;藍色、紫色...十足迎合遊客的胃口,看起來卻是那麼地人工。密密麻麻的人群已將狹窄的洞口完全遮住,壯麗狂野的天堂洞,說不定在未來的某天會因為負荷不了觀光客而消失。我追上腳程永遠快一些的導遊,對他說:

「你的導覽很詳細。看起來只有你,還有少數人,努力地教育遊客關於鐘乳石洞的相關常識⋯⋯」

「我盡我最大的努力。」

他淡淡地說,這一切似乎理所當然。我們繼續走,他也繼續喝斥接下來任何一位意圖破壞環境的嫌疑犯,用他那雙銳利的眼。

相關評論:一架波音747飛機可飛過的「全球最大洞穴」:故事從一位迷路的越南男人說起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此:前往風芽己榜國家公園風芽己榜國家公園旅遊資訊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張瀞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