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犯生》影評:為不被教育生產線貼上瑕疵品標籤,這些「模犯生」只能鋌而走險

圖片來源:《模犯生》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弊即是犯規,倘若制度得宜,不會有人想要或需要違反規則。然而,在適者生存的教育生產線上,為了不被蓋上「瑕疵品」的印章,不適合制度者只能鋌而走險。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林家安(時習教育工作室創辦人。致力將學科知識還原回生活,運用日常大小事驗證學校所學,還給孩子學習價值感)

「讓我們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

泰國電影《模犯生》在台灣佳評如潮,已破6,700萬票房。如果是為了看「厲害的作弊手法」或「校園電影的愛情」,很抱歉,這部片通通都不會有。但是在導演鏡頭切換、配樂掌握、生動演技的催化下,我們隨著劇情回到了考場,想起了曾經作弊的理由。

  • 以下含部分電影劇透
資優生,為什麼需要會作弊?

故事描述為了通過測驗,小至「期末考」,大至「國際性檢定」都會發生的作弊事件。透過對於這些「日常小事」,資優生與富商子女共同演出了一場偷盜電影(heist film)般的考場騙局。

「你去看我的學校成績就知道,我不需要作弊。」

女主角小琳從小學就被鑑定為資優生,也充分發揮了自身潛能,卻因為家中經濟狀況不佳,只能被動地在環境裡掙扎。電影中,學校確實以獎學金給這群社經文化殊異資優生【註1】「經濟協助」。然而,無論資優教育或普通教育,對傑出表現學生提供的服務不能只是金錢,在教育資源和心理上更需要發展與栽培。小琳眼見學校老師「帶頭違規」私下補習,使得「模範」與「經濟報酬」在心中天秤兩端搖擺。最終,在發現父親對學校的「奉獻捐款」後,決定投身這個「知識經濟產業」,也引發後續的一連串事件。

movie_016609_224190
圖片來源:《模犯生》劇照
成績作為敲門磚

社經文化殊異資優生的另一端,站著的是一群家境富裕,卻無法達到「門檻分數」的學生。他們或多或少都有上繳「奉獻金」給學校,甚至跟老師補習,但缺少合適的導師栽培,也沒有投入時間練習,不懂還是不懂。面臨大考,沒有學識卻擁有財富的他們,選擇了最簡單的方法:雇用男女主角做為槍手,以獲取進入大學的「敲門磚」。

「我們這樣的人,也希望有好成績。」

無論是GPA(grade point average,即學業平均成績)太低不能玩社團,或為了申請國外大學急需通過英文檢定,在在顯示當今教育以「考試」作為基本要求或門檻的現象。

類似的教育制度源於十九世紀中葉,深受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影響,也呼應了工業化社會的發展過程。工業製程強調標準化,原料在生產線上通過層層檢查、測試、篩選,最後變成大量且一致的銷售品。教育也是如此:在小學、中學、大學等階段,依照不同標準進行分發,造就多數的技術人員(如勞工)以及少數菁英。

失去準頭的標準化制度

標準化評比與考試為首的原則,雖然簡單方便,但每個人的天賦才能不同,對各領域的理解程度與學習速度亦不同。當教育以現有的系統去「塑型」、「製造」學生,培養的只是為達成目標死背知識的「產品」,並非找到自己獨特性的人才。

「如果我有你的一半聰明,我也不會這樣做。」

作弊即是犯規,倘若制度得宜,不會有人想要或需要違反規則。然而,在適者生存的教育生產線上,為了不被蓋上「瑕疵品」的印章,不適合制度者只能鋌而走險。工業化的思考底下,學生這項「教育產品」以成績作為合格規範,不僅被視為正常,更被認為「公平」:不論貧富階級,只要合乎標準都有機會為有價值的商品。

而在運轉多個世代後,這台篩選機器逐漸失了準頭。世代累積的高社會資本,讓不見得志在讀書的人,透過種種管道仍成為上選品。正如同在電影盛大的「STIC通過派對」中,慶祝成功的並非有才華的新生代,而是掌握社經資本、重新複製階級的紈絝子弟。

movie_016609_223863
圖片來源:《模犯生》劇照
讓教育環境「有機」

面對工業概念對教育造成的危害,英國的Ken Robinson爵士提出了「有機教育」(organic education),強調以「有機農法」的原則重建教育環境,著重對個體發展的支持。

有機教育四原則包含「健康」、「生態」、「公平」與「小心」。有機教育不以量產為目標,正如有機農法並不保證栽出產量最多的作物。但當環境改變時,生物能漸漸適應,發展出一套新的模式。教育也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學生和周遭環境形成一個複合的關係,互相牽引,最終讓學生自由發揮,長成屬於自己的模樣。

台灣自實驗教育三法【註2】正式實施後,開啟教育的許多新可能。實驗教育涵蓋學校型態、非學校型態(如自學團體),無論何種型態的實驗教育,必然秉持與既有體制內學校不同的教育理念與目標,脫離課綱規準,讓孩子在各種環境中多元學習。如「慢學」哲思的華德福教育、或旨在提升高中階段學生美學的學學文創、強調「行動學習」的人文教育等機構,都提供了學生不同的教育想像與選擇。

體制內的教育亦在這波教育新浪潮上。「十二年國教」新課綱,就富有「有機教育」的哲思。譬如「多元選修課程」,學校得視學生需求,規劃各式各樣且不囿於課本規範的內容。我曾開設四學期、共計兩學年的「生活中的數學」特色課程,陪伴對數學抱有高度興趣的孩子在日常探索。這些熱愛課本上數學知識的孩子,倘若無法將數學與時代的潮流緊密結合,很可能淪為成績好的「計算機」而非「數學家」。於是在課程中,我強調知識與其他能力的連結。文學性的科普寫作、實作性質的高樓測量實驗、群體互動的賽局遊戲等,在這些體驗中,學生不僅對數學知識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亦培養出對外在世界與學習的興趣、發揮自身潛能。

未來教育,還給孩子一個健康的環境

「學校是學習的地方,而不是賺錢的地方。」

學業至上的教育體制裡,四位主角半數握有知識、半數掌握經濟資本。在異質的群體互動中,觀眾得以ㄧ窺「教育體系」成為「買賣市場」的過程。身為供給方、選讀教育系的小琳,最後決定公開自身舞弊經驗,試著突破早已僵化失靈的知識生產線。

如果重新來過,這群因教育而扭曲的「模犯生」希望在怎麼樣的環境裡生活?電影沒有處理的議題,留給觀眾去思考。我想,若能除去工業化的框架,還給這群孩子一個健康有機的教育環境,將會是模「犯」回到模「範」的第一道曙光。

註釋
  1. 社經文化殊異資優生亦稱為「社經文化地位不利資優學生」。
  2. 「實驗教育三法」為《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以及《公立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委託私人辦理條例》之統稱。

相關評論:柬埔寨教育追上時代腳步:「當這些未來主人翁長大,想必會是令人激動的時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