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或許陌生的大馬樂團(下):一場廣東音樂競賽,醞釀了中文搖滾樂團的誕生

你或許陌生的大馬樂團(下):一場廣東音樂競賽,醞釀了中文搖滾樂團的誕生
Photo Credit:Boon K. H. Tan @ Youtube 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資深獨立音樂人Mark表示,1990年代的一場「廣東搖滾競賽」,開始了馬來西亞中文搖滾樂團的誕生。但馬來西亞樂團的發展有什麼限制?又在互聯網時代,這些樂團有什麼新的發展機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整理、編輯:周慧儀

在馬來西亞,中文搖滾最早是從1990年代開始。

上篇中大馬資深獨立音樂人Mark表示,1990年代因「寶麗金唱片公司」和「黑狗啤酒」聯辦了一場「廣東搖滾競賽」,繼而醞釀了中文搖滾樂團的誕生。

然而,真正的地下音樂運動是由大馬獨立音樂先驅、唱片公司「黃火」於1998年開啟。

「黃火」強調DIY和獨立製作,在當時嘗試與大量的港台作品和翻唱歌曲抗衡。利用有限的媒體資源推廣本地獨立音樂,「黃火」也包辦了出版月訊、推出專輯如「極端糞子」和「樂展宣言」等工作。

Screen_Shot_2017-10-06_at_5_11_36_PM
Photo Credit:singblass @ Youtube 截圖

當時,在「黃火」的積極推廣下,誕生了一批風格多元和態度鮮明的標竿性樂團,包括重陽、魔旋、九天、KRMA等。此外,「黃火」也與當時的龐克(Punk)先鋒Joe Kidd合作交流,讓英文聽眾開始涉略大馬中文源流樂團的獨特性。

淪為口號的「本地創作」熱潮

在那個年代,大馬中文樂團掀起了本地創作的熱潮,許多音樂創作人紛紛融入大馬「本土元素」如馬來童謠、食物和方言,包括「陽光和沙灘」、「椰樹和海洋」、「三大族群」等元素加入其音樂創作。

據《東方報》,這樣的一個熱潮抓住了大馬華裔長久以來試圖尋求「民族身份認同」的心理。透過媒體的報導,加上極其符合當時由權力機構所提出的「馬來西亞國族論述」,融合本土元素的音樂創作很快便成為社會的主流價值。

身處當時充斥著大量港台、翻唱作品的環境裡,本地創作本該受到肯定,然而後來的音樂創作卻漸漸淪為「口號」——彷彿只要貼上該標籤,就會獲得認可。Mark對此指出,實際上在歷經10年的時間裡,所謂「本地創作」所產生的音樂絕大多數仍停留在校園民歌,或複製台灣流行音樂的模式,欠缺特色和深刻的內容。

為此,「黃火」於《星洲日報》撰寫「毀滅本地創作」的文章,發出當時與主流價值違背的聲音,指出「本地創作不該固步自封,也不需過分強調音樂的原創性,關鍵在於如何提升創作的水平和強化其內容。」他們認為,音樂創作更應直切現實、政治衝突,而非一味地為「本地創作」而創作,因為這並不能反應真實的社會民情。

從「黃火」到「擴音版圖」

2000年,「黃火」以北京作為首個巡演和音樂文化交流的城市,以重陽和魔旋二大先鋒樂團,試圖將其觸角延伸至更大的華人聚集區,而這趟旅程也是馬來西亞和中國音樂交流的先驅。

然而,這趟旅程也讓「黃火」和樂團們鎩羽而歸,最終走向瓦解之路。

如今,取而代之的便是由Mark所創立的「擴音版圖」,繼承和延續了「黃火」的一切活動。

2005年,「黃火」推出「樂會北京」,讓巡演的畫面重現:他們自費到了北京近郊,住在俗稱「搖滾村」的農村裡,開始了長達一個月的生活。

中文樂團介紹

樂團的維持並不易。雖然以下有些中文樂團已解散,但透過他們的聲音和音樂,仍能細細感受那個時代的流行氛圍。

一、重陽樂團

「重陽」樂團的音樂類型屬於後龐客(post-punk),較為著重內心的音樂。2000年推出的「逼你」仍是大馬獨立樂團的傑作之一。

二、異種樂團 Alienoid

成立於1994年,「異種樂團」在同年參加Guinness Canto Rock搖滾樂隊比賽,榮獲首獎。1996年,該團正式推出第一張專輯「異種」,且在同年邀請擔任Beyond大馬演唱會特別嘉賓。作為大馬第一代中文搖滾樂團,「異種」成立至今超過20年;在間中經過幾次內部重整後,該樂團於2016年重新出發推出專輯「爭一口氣」,繼續延續其搖滾精神。

更多資訊:FB粉絲團

三、蝙蝠樂隊 Bian Fu

成立於1993年,蝙蝠樂隊在參與第一屆Canto Rock搖滾比賽後,便憑參賽歌曲「希望」吸引了同好者。1996年,該樂隊推出首張大碟「失憶」,由吉他手陳國宏包辦所有詞曲、編曲以及演唱。從剛出道的3人,蝙蝠樂團初至今共有4名成員,繼續譜出音樂夢。

更多資訊:FB粉絲團

四、Daydream樂團

由6名成員組成,Daydream成立於2003年,為大馬中文饒舌搖滾樂團。Daydream的自介寫到「夢不再是你我虛擬的世界,也不是沒目標的人才會發白日夢,往往你發的夢也是最真實的和內心最想要的」;主張大膽和自由,該樂團也寫道「大膽追求和實現、做瘋狂的事以及展現自身的獨特」,呼籲大家「一起與dayDream rock the world」。

2013年,該樂團與歌手黃威爾合作重新詮釋「憂愁」一曲,以輕鬆活潑的節奏讓人煥然一新。

更多資訊:FB粉絲團

五、Equal

「Equal」1996年出道,發過三張專輯:「頭條新聞」、「呼喊天與地」、「同一陣線」,紅極一時。當時,他們也創造出多首膾炙人口的歌曲,包括「窗外的雨下得好兇」、「美麗的姑娘」和「天亮」等。後來,因成員出國深造以及家庭因素,「Equal」繼而宣布解散。

六、耳鳴 Earming

耳鳴樂團於今年7月曾受邀台北小地方展演廳演出。作為年輕的樂團,耳鳴卻嚮往著老搖滾的時代激情,且仍運用「傳統」搖滾的鐵三角配件:爆破的吉他失真、厚重的低音吉他以及感染力十足的節奏,讓聽眾彷彿置身在超現實主義的夢境氛圍裡。

更多資訊:FB粉絲團

在馬來西亞,樂團的發展和限制

問及Mark大馬樂團在創作上是否有任何的限制或挑戰,他表示,這取決於樂團本身的價值取向,因其本屬於小眾市場,聽眾群不多是正常的現象。

然而他表示,就創作而言,創作者是自由的,因為並沒受到市場的約束。重要的是,樂團本身需要去思考「成功」的定義——是取決於音樂上的滿足抑或群眾的多寡,就因人而異了。

再者,現今處於互聯網時代,樂團手上握有的資源和優勢肯定比以前更豐富。Mark指出,樂團有機會創造自己的平台,將創作分享、推廣到世界各地,彼此間的距離也會因此變得更緊密。

即便對於稍無名氣的樂團,只要願意自費,他們依然可以選擇到海外巡演,以此建立網路和合作的關係。而更關鍵的是,樂團可以透過巡演進而體驗不同地方的音樂環境和觀察其音樂生態,這對於創作和經營自身的音樂擁有莫大的幫助。

對於Mark來說,馬來西亞目前具備了比以前更充沛的資源和條件,平台也更大。因此樂隊必須懂得如何自我經營,包括吸收除了音樂以外的產業知識。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