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水重擊的兩國:越南106人喪生之際,APEC登場 馬國檳城損失逾億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11月4日至5日,丹瑞颱風登陸越南,同時馬來西亞遭遇豪雨來襲,兩國深受水災肆虐,災情嚴重。目前,越南中部災情嚴重,已知61人死亡;在檳城,截至11月5日,死亡人數增加至6至7人,多為來不及逃生的老年人。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周慧儀

剛過去的11月4日週末,地理距離超過1000公里的越南中南部省份與馬來西亞檳城,分別受到嚴重颱風與豪雨襲擊,並造成多人死亡。越南這場颱風被氣象預報者稱為是16年來最強颱風,對即將舉辦APEC高峰會的越南政府來說,忙上加忙;而檳城這場豪雨帶來的水災,則被當地首長視為是近幾十年來最嚴重的一次。而這兩個國家的兩個世界遺產:越南會安古城、馬來西亞檳城喬治市都浸在水中。

11月4日早晨,丹瑞颱風登陸越南,同一天下午6點,馬來西亞氣象部將豪雨特報升級為橙色,再過3個半小時升級為最高等級的紅色警戒。截至11月8日,越南中部災情嚴重,已知106人死亡,25人失蹤,197人受傷;在檳城,截至11月5日,死亡人數增加至6至7人,多為來不及逃生的老年人。

據《當今大馬》分析,氣象愛好者在10月末已察覺兩個成形中的熱帶擾動(tropical disturbance),分別為「95W熱帶低氣壓」和「96W熱帶低氣壓」。前者較早形成跨越泰南入境馬來西亞北部,造成檳城多區淹水;後者則快速強化為肆虐越南的丹瑞颱風。但相較起丹瑞颱風,登陸大馬的「95W熱帶低氣壓」強度較弱。

目前,該熱帶低氣壓已經移動到南中國海,往西北方向前往泰國。若該熱帶氣壓繼續增強,在前往孟加拉灣前,預計將讓泰南和緬甸的天氣變得惡劣。

以下,就越南和馬來西亞的水災情況進行整理:

一、越南

忙著救急水患的同時,身為承辦APEC高峰會的越南,蠟燭兩頭燒。但APEC高峰會目前未受影響,部長會議已在今日(11月8日)如期在越南峴港登場。

這是繼2001年的颱風玲玲後,越南遭遇的最嚴重颱風,已知106人死亡、28人失蹤、2千戶房屋坍塌以及8千戶房屋遭毀壞等。早在9月,越南北部已遭颱風襲擊,80人因此身亡。

90
Photo Credit: ACCU Weather @ ACCU Weather Website

據《ACCU Weather》,在與越南南部的山地地形相互作用後,丹瑞颱風後在登陸後威力降低,形成熱帶暴雨(tropical rainstorm)。儘管丹瑞颱風強度已減弱,但仍造成嚴重水災以及土石流。

越南總理阮春福(Nguyen Xuan Phuc)在一場緊急會議上表示「一些水壩已經滿了,必須洩洪才能減輕壓力」,而這意味著水災的情況或許將會惡化。一名37歲的當地居民Hoang Tran Son表示,「這是幾十年來最嚴重的水災,城市的情況還好,但那一些偏鄉地區已徹底被毀壞」。

於週末登陸的丹瑞颱風,襲擊越南中部觀光景點如芽莊(Nha Trang)、會安(Hoi An)等,而APEC高峰會舉辦地點峴港市(Danang)並未傳出災情。其中,越南原希望帶領各國領袖前往世界遺產區「會安古鎮」,但受水災影響,該古鎮汪洋一片。會安因被世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為完好保存了15世紀至19世紀東南亞貿易港口的風貌,於1999年以「會安古鎮」之名將其列為世界遺產。

36393932145_491332d37e_h
Photo Credit: pablocba via
未發生水災前的會安古鎮。
AP_17310212275484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水災發生後,當地居民在會安古鎮以船代步。
AP_1731229016094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水位漸退後,會安古鎮一片狼藉。

有關部門已加快災後的清理和準備工作,總理阮春福在11月7日也到現場視察災區,同時高度肯定相關部門的救災工作。

AP_1731229042513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積極進行清理工作的士兵們。
二、馬來西亞

據檳城洪水機構,這是檳城歷年來最高的降雨量,在一天之內累積高達315毫米,有些地區如威北更高達372毫米,先相當於1個月半的降雨量,嚴重災區水位已淹過屋頂;世界遺產區喬治市也因龐大雨量難逃此劫。

AP_1730918972741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遭水災肆虐的檳城喬治市。

在獲得大馬武裝部隊提供的救援行動且各單位的努力下,檳城首席部長林冠英日前表示災情已受到控制,一些災區的水位開始退去。

首相納吉在11月7日也到檳城視察,並勸請人民要照顧環境衛生,包括不要亂丟垃圾造成溝渠阻塞;同時,納吉也表示將視財務狀況,協助檳州政府落實治水計畫。同日,英國王儲夫婦也到訪檳城10個景點,且主要集中在喬治市文化遺產區;對於深受水災影響的居民,王儲夫婦也表示難過,稱「他們與水災災民同在。」

檳城當地企業損失也相當慘重,檳城馬來西亞製造協會會長Datuk Dr Ooi Eng Hock估計,這次水災估計對上千家公司造成影響,經濟損失估計在2億到3億令吉之間(約莫相當台幣14億到21億元)。他表示,損失主要來自於勞動力大幅下滑、物流延遲以及房屋的毀損。馬來西亞政府隨即提供了當地企業上限50萬令吉、年利率2.2%、總額達5億令吉的紓困貸款,馬來西亞中小企業發展處也提供了一次性的2萬令吉補助。,北馬廠商公會主席拿督黃英福指出「交通工具、道路、房屋都遭損壞、災區商店無法營業、工廠無法如常運作,多個國際航班延誤」。

此外,這場突發水災也因「氣象局是否進行提早預警」而掀起論戰,反映了各相關單位對防災工作缺乏一定意識,溝通狀況亦不佳。

科學、工藝以及革新部副部長阿布巴卡( Abu Bakar Mohamad Diah)指出氣象局早在豪雨發生前3天預警,即分別在11月1日和4日透過電視發出黃色警報,也在11月4日晚發布了橘色和紅色警報。氣象警報按照級別分成三個顏色:

  • 黃色:不會造成立即的威脅
  • 橘色:受影響地區須做防範準備
  • 紅色:受影響地區須立即撤離民眾

對此,民主行動黨蕉賴區國會議員陳國偉質疑「黃色警報」僅表示60毫米的雨量,根本無法預知會發生如此嚴重的災難。再者,11月4日晚發布橘色警報時,檳城多處已發生水災。他建議,有關部門需檢討、提升氣象局的偵測系統,並在未來提供馬來語、中文、英語和大米爾語4種語言,讓民眾可以做好防患工作。

另一方面,這場水災同時也考驗著大馬朝野的應對措施。

馬來西亞評論員林志權分析,這場水災是上天給予檳州政府和中央政府的考題(註:檳城由在野黨「希望聯盟」執政),除了考驗雙方的協調、救災能力,也考驗了朝、野雙方的政治智慧。災難當前,雙方都必須放下歧見,把救災和安頓災民作為首要考量。任何企圖將水災課題政治化以撈取政治資本的一方,都必然遭受到災民的譴責和抵制。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十國專區』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