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報告:為何大馬1MDB弊案會被揭發?從一段破裂的友誼說起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一場橫跨6國、涉及馬來西亞政府高層、金額高達35億美元的貪污弊案,之所以在世人面前曝光,全是緣起於兩個相識已久、最後卻翻臉成仇的朋友。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外電編譯:黃以樂(南洋誌

凱麗.魯卡瑟(Clare Rewcastle Brown)早在2013年就被列在馬來西亞禁止入境的黑名單中,儘管如此她仍表現得泰然自若,而且還以此為榮。在遙遠的倫敦市中心,凱麗在家中寫了一篇又一篇揭發砂拉越政府的貪汙事蹟,將他們透過伐木業與石油業掠奪當地資源的罪行一一公布在她所建立的網站上——「砂拉越報告」(Sarawak Report)。在2015年時,秉持不畏強禦精神的凱麗,將矛頭指向大馬首相納吉與他的同夥,於是全世界最大貪汙弊案「1MDB醜聞」爆發

1MDB風波前傳

賈斯托(Xavier Justo)是一名退休的瑞士銀行家。2015年6月22日,賈斯托在他即將開張的飯店中等著泰國當局來完成營業所需的手續。

當天下午,到訪的卻是泰國警察;他們闖進飯店,將賈斯托強押入獄。2天以後,他被帶到泰國警方召開的記者會上,聆聽警方報告他們對賈斯托的控訴。賈斯托之後被判3年有期徒刑,原因是「以公開企業機密文件勒索他曾任職的公司」。

賈斯托在2016年12月提前出獄回到祖國瑞士,但他洩漏的企業機密所造成的連鎖反應有增無減。這名退休的瑞士銀行家被捕的故事為甚麼那麼重要?這必須要回溯到10年前,去了解另一位重要人物——奧拜伊(Tarek Obaid)。

奧拜伊於90年代時就在日內瓦的夜店裡認識了賈斯托。到了2006年,他們倆已稱兄道弟。賈斯托當時是個成功的生意人,經營一家大型的金融顧問公司。他借助了美金3萬元給奧拜伊去成立自己的公司:PetroSaudi International(PSI)。

當賈斯托於2009年離開日內瓦時,PSI只不過是一家平淡無奇的公司。今天,這家公司不僅收入過億,更是了解1MDB風波的關鍵。1MDB(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是大馬政府全資擁有的一家公司,主要用以促進外商直接投資。

奧拜伊與控制許多油田的沙烏地阿拉伯皇族關係密切。PSI其實是他與一位名為吐奇.阿都拉(Turki Abdullah)的王子一起成立的。他借助這樣的關係吸引投資商,其中一名就是大馬首相納吉。奧拜伊與吐奇王子在2009年時,與首相納吉和他的親信劉特佐(Jho Low)會面,並談成一項美金2.5億元的合資協議。

這項合資協議在之後被美國司法部指控為一個掛羊頭賣狗肉的洗錢手段,涉及曼哈頓、比佛利山莊與倫敦的高價房地產、藝術品、私人飛機等。他們認為這個協議只是用來掩飾一筆轉入劉特佐銀行戶口的10億美元1MDB資金。而劉特佐無論在1MDB或PSI都沒有任何正式職位,但PSI卻表示所有來自1MDB的資金都會轉到PSI股東旗下的機構。

事實上,在美國司法部將這件弊案公諸於世之前,「砂拉越報告」網站上就已經出現同樣的控訴了,為甚麼凱麗有辦法在美國司法部之前揭發這個龐大的貪汙弊案?

為正義、為自利?

奧拜伊與1MDB達成協議後,於同年找了他的好友賈斯托來協助他經營PSI,賈斯托原本拒絕了奧拜伊的邀約,但在奧拜伊提出誘人的薪資和員工待遇後,賈斯托加入了PSI。

在賈斯托加入PSI期間,1MDB又將一筆資金投入到合資計劃中,這筆資金一部份被分散到劉特佐、吐奇王子和納吉的戶頭中。不過由於賈斯托在PSI主要負責的是IT部門和南美洲的計畫案,因此對於PSI在亞洲的計畫沒有扮演甚麼至關重要的角色。

乍看之下事情這樣發展下去,1MDB貪汙弊案事件並不會被揭發,然而最後全世界都知道了。究竟為什麼?

其實,1MDB的秘密最終會被公諸於世,得從賈斯托與奧拜伊友誼破裂說起。

賈斯托在PSI並沒有得到如奧拜伊所答應的待遇:除了經常拖欠薪資外,原本該由公司出的相關租賃費用也沒有按照約定落實,最重要的是奧拜伊的態度逐漸變得狂傲自大。賈斯托接受訪問時表示,奧拜伊變得情緒不穩定,經常動怒爆粗,兩人的友誼最終在2010年破裂。賈斯托當時錯過班機而無法參與一個重要會議,儘管賈斯托多次向奧拜伊道歉,奧拜伊依然火冒三丈,甚至到了「發瘋」的程度。

在如此惡劣的工作待遇和緊張關係中,賈斯托無法繼續在PSI工作,因此於2011年提出了辭呈。之後,PSI其中一位董事Mahony與賈斯托討論離職補償金,Mahony原本決定要給賈斯托500萬英鎊作賠償,但正當他們在討論時,Mahony接了奧拜伊一通來電指示他給英鎊385萬元。隔天,這個數目再被減至英鎊300萬元。

賈斯托要離開PSI時,他將PSI服務器裡所有資料下載與冤仇一併帶走。2013年,他寄了一封電郵給Mahony,以公開這些資料威脅他交出原定的賠償金,Mahony不妥協,並指責賈斯托勒索PSI。面對這樣的情況,賈斯托決定要以這份資料報仇,關於這份揭發1MDB貪汙弊案的資料的傳聞便開始流傳在媒體界。

砂拉越報告

凱麗得知消息後,便開始想辦法取得這份資料。她面對兩個重大的困難:第一,這份資料十分昂貴,賈斯托開的價格上萬,凱麗無法應付這金額。第二,大馬的媒體都不願意與凱麗合作購買此資料。當年(2013年)納吉剛贏得一場激烈的選舉,並透過新的立法加強了自己的權力。另外,有謠言稱此資料是納吉政權特別設的陷阱,用以誘捕政敵,儘管如此,凱麗沒有放棄。

2015年,凱麗終於找到她的合作對象:Tong Kooi Ong。Tong是大馬著名商業週刊「The Edge」的老闆。凱麗發覺到1MDB正面臨債務問題時,此週刊針對這些債務所做的報導相當深入,於是決定嘗試說服Tong出資合作。果不其然,Tong接受了凱麗的合作邀請,兩人與賈斯托達成協議後,便取得了PSI與1MDB互動的所有資料,凱麗也立即開始研究事件的來龍去脈。

2015年2月28日,「砂拉越報告」網站上出現了第一篇揭發1MDB貪汙弊案的文章,其標題寫著:「世紀搶劫案」。文中詳盡地描述1MDB的錢是如何從合資計劃中消失,以及又是如何出現在許多海外公司戶頭中。

資料的真實性

「砂拉越報告」剛開始公布這些資料時,理所當然地受到各界質疑。但在幾個月後,美國司法部也公布了他們對1MDB展開調查後所得到的結論,經由比對最重要的四個主要控訴就會發現,「砂拉越報告」所提出的資料與美國司法部的聲明是一致的。這四個最重要的控訴為:

  1. 1MDB有7億美元遭到偷取
  2. 上述7億美元轉入劉特佐的公司戶口。(編按:劉特佐為馬來西亞金融家,扮演1MDB與PSI間的仲介橋樑。)
  3. 6.81億美元轉入首相納吉戶口
  4. 1億美元被用在一個好萊塢電影的製作

另外,「砂拉越報告」網站在公布這些資料以後,遭到大馬當局的封鎖,大馬人民目前無法直接進入此網站,但依然可以透過某些方式進入。合作夥伴Tong的商業週刊也遭到當局勒令停止出版,「The Edge」首席執行官Ho表示:「這無非是政府要阻止我們繼續發言的行動。」

凱麗在遙遠的英國也難逃攻擊。她在倫敦遭到兩人跟蹤、偷拍,大馬內政部長甚至表示當局可能會從英國引渡凱麗到大馬接受審訊,因為她已經侵犯了大馬的主權。面對這些恐嚇的行為,凱麗並不退縮;她表示:「他們想方設法恐嚇我,只會讓大眾更加注意到這個他們不想讓大家知道的故事。」

我們或許不能完全只透過「砂拉越報告」以確認事件的真實性,但大馬當局對於此事件的反應顯然反映出「砂拉越報告」的影響力確實存在。這個跨越6國、涉及上億美元的故事會有怎麼樣的發展,將影響大馬政治的權力運作與國家未來走向。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