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古往今來,東南亞一直是「商家」的必爭之地?

Photo Credit: WorldIslandInfo.com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南亞是亞洲乃至全世界經貿的交匯地帶,早在一千年前就已是全世界最活躍的商團之一。而以古喻今,昔日的經貿戰場,在21世紀初再度風起雲湧。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東南亞一向是亞洲乃至全世界經貿的交匯地帶。早在一千年前,來自南印度注輦國(Chola)的泰米爾商人已穿行於馬六甲海峽,乃當時最活躍的商團。

雖說印度的商貿勢力最強,阿拉伯人、波斯人和南亞穆斯林也不落人後,在東南亞積極經商。常用以替代大馬華語「菜市場」一詞的馬來語巴剎(pasar)源於波斯語的「巴扎」(bazaar),意即市集。這即可佐證中東商團在東南亞商界之滲透力。

曾遭注輦國入侵的三佛齊(Srivijaya)也是東南亞本土的一大強權,在鼎盛時期之領土涵蓋蘇門答臘島、馬來半島和爪哇島西部。東西方的香料貿易航線,也離不開這個佛教王國的海域。

籠罩在印度教、佛教和伊斯蘭教三股勢力之下的東南亞,在16世紀被遠道而來的歐洲殖民者侵入。葡萄牙、荷蘭、英國、法國和西班牙陸續在東南亞各地建立起自己的商業據點,並利用殖民地來生產原物料,及拓展母國的內需市場。

著名的馬六甲蘇丹國,就曾經三度淪陷或易手政權,並前後被葡萄牙、荷蘭和英國佔領。英國人更是在1786年和1819年分別開埠了檳榔嶼和新加坡兩地,後來皆發展成東南亞最重要的商港。

東亞跟東南亞的經貿關係也是息息相關的。以「萬國津梁」著稱的琉球王國,在15世紀是連接這兩塊區域的貿易紐帶。用大米蒸餾而成的沖繩特產泡盛(awamori)相傳從暹羅傳入,甚至連其名菜苦瓜炒蛋(goya chanpuru)之名稱,都和馬來語「摻雜」(campur)為同源詞語。

另一方面,中國沿海的人民則因生活所困被迫出洋尋覓脫困之道。荷蘭殖民時期的巴達維亞(今雅加達)在17世紀便吸引了大批福建和廣東移民前來經商,他們聚居在草埔(Glodok)地區。

筆者在當地漫步之際,與友人參觀了雅加達最早的寺廟——金德院(Vihara Dharma Bhakti),這印證了17世紀已有福建人在此居住。此外,早前一批又一批出海的中國商人散居在爪哇、蘇門答臘、馬來半島等地。

也值得一提的是,筆者到訪過的越南會安古鎮(Hoi An)曾是東南亞最繁榮的商港之一。這個隸屬占婆王國(Champa)的貿易重鎮在16世紀直至18世紀,是東亞商人和西方進行經貿活動的樞紐。

如今雖已人去樓空、不復以往光輝,占婆遭亡國,鎮上尚能看到異國歷史建築。其中以日本建造的來遠橋和中國僑民的福建會館最為珍貴。

由此可見,東南亞向來是「商家」必爭之地

以古喻今,昔日的經貿戰場在21世紀初再度風起雲湧。先就國家層次探討,鑒於東南亞是今時今日全球經貿之熱點,世界主要大國都針對這個區域制定了官方的戰略或政策。

2013年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了「一帶一路」的外交戰略,「一路」即是帶有古代中西貿易意涵的「海上絲綢之路」,東南亞正好就處在涵蓋範圍之內。

此外,2016年,由中國發起的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也正式成立,這和2014年設立的絲路基金相互補,可謂中國傾一國之力欲和東南亞「一路」沿線國家發展緊密的經濟關係。

在東洋,日本早已藉助於1966年成立、其持有最大股份的亞洲開發銀行(簡稱亞銀),對東南亞國家施展影響力。步入21世紀,日本與東協各國在2008年簽訂了全面經濟合作夥伴協議(AJCEP)。同時,由於中國崛起的區域影響力大增造成了不小的威脅,首相安倍晉三在2013年發表了「日本外交的新五原則」。在第三點的經貿層面上,積極推進兩方的經貿合作。

印度對於東南亞的重視起始於1991年發起、涵蓋印度以東區域的東望政策(Look East Policy)。為了進一步發展與東南亞的關係,莫迪政府開展了東進政策(Act East Policy),旨在以更積極主動地態度加強雙方在安全與經貿上的合作。印度未於今年5月參與「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甚至提出與中國外交戰略雷同的「季風計劃」(Project Mausam),似乎為制衡中國之舉。

Depositphotos_52490417_original東協
Photo Credit: Deposit Photos

就國際協定方面探討,當下最具戰略經濟價值的自由貿易協定(FTA)莫過於TPP和RCEP。此二自貿協定皆涵蓋東南亞地區,並由美中兩國所主導。由於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後退出TPP,中國佔主導優勢的RCEP順勢成為東南亞最主要的區域性貿易協定。

最後就商團層面,以往活躍於東南亞的傳統經貿勢力,如印度、阿拉伯地區、中國、日本和歐洲,仍彰顯著各自對東南亞地區的影響力;美國、韓國和澳洲的加入則是加劇了商業競爭。

根據東協官網2015年的資料,東南亞十大外商直接投資(FDI)的淨流入為東協本身、歐盟、日本、美國、中國、韓國、澳洲、香港、台灣和紐西蘭,印度緊跟在紐西蘭後頭。

就歷史進程而言,印度和阿拉伯地區商人在東南亞的優勢,西風東漸似地移步到了中國人和日本人上。更甚者,波斯(今伊朗)商人的勢力幾乎殆盡。回顧歷史,往往總是耐人尋味。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十國專區』文章 更多『彭成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