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在緬甸使用無人機?聽聽當地的兩位資深「飛行員」怎麼說

敢在緬甸使用無人機?聽聽當地的兩位資深「飛行員」怎麼說
Credit: Nyein Chan Wyn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有很多理由擔心緬甸記者的權益,然而,上週因使用無人機拍攝而遭逮捕的記者並不在其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翻譯:周慧儀

上週,兩名記者和兩名緬甸民眾因在緬甸使用無人機被判監禁兩個月,使對外界對該國無人機航拍的合法性和可行性提出質疑。

如同緬甸許多的法律問題,此次情況也是不明朗。接受當地媒體採訪的律師最初並不確定這兩名記者觸犯了哪一條法律,直到法院最終以「1934年飛行限制」指控記者。雖然至今,緬甸仍然沒有關於無人機駕駛的具體法律,但非正式法規在近幾年有放鬆的趨勢。

在這樣的法律環境下,有抱負的攝影師如何使用無人機?我們問了兩位擁有相關經驗的無人機「飛行員」。

你必須要做足準備

通過官方管道獲得無人機是有可能的。身為仰光的一名專業攝影師,Julian Ray多年來一直在緬甸使用無人機,他說近期申請批准變得比較容易了。

Julian Ray表示「坦白說,我試圖與當局保持聯繫,並且表現得謙恭有禮,我很少被拒絕。」

他進一步指出,「這裡並沒有一套關於無人機使用的具體規定,所以保安和警方經常會說這是非法的。然而,若你能證明你做足了準備,且和某個部長有一些聯繫,那通常就沒什麼問題了。」

雖然Julian Ray並不清楚在首都內比都(Naypyitaw)被判入獄那四人的具體情況,但他表示過分熱心的外國人在法律問題上遇到麻煩是常有的事。

「外國記者進來且對使用無人機是具有挑撥性的,他們認為自己有權這麼做。即便是在政府辦公大樓,機場或公共汽車站附近,這一些『有正義感』的人開始飛行無人機,這讓我們其他人更難辦事。」他說。

junct_ctr
Credit: Nyein Chan Wynn
「保持隱密、不聲張」

身為仰光的軟體開發員兼業餘無人機攝影師,Nyein Chan Wynn表示缺乏法律有時會對無人機使用者有利。

他告訴《關鍵評論網》國際版記者,「好比說:有一個人在建築物裡,他詢問保安是否可以抽煙,保安說不行。那個人指著散落一地的煙蒂問道:『誰抽了這些煙?』,保安回答:『那些沒徵求同意的人。』」

Nyein Chan Wynn說道「如果你徵求同意,他們可能會阻止你。但如果你只是在安全的距離飛行,那沒人會問問題。」

Nyein Chan Wynn的攝影風格一直很大膽,他拍攝了幾個宗教景點以及仰光的繁華地段。然而,他曾擁有僥倖脫險的經歷。他說道「有一次,我在仰光的蘭瑪多(Lanmadaw)大橋上飛行無人機,大概在晚上8點到9點,一些巡邏警員看到我的無人機便走過來。但是他們到我這裡時,我已將無人機收拾好,所以他們只能站在那面露難色。」

Nyein Chan Wynn也表示最難拍攝的地方是宗教場所,但他也避開了這些規定。 「只有仰光大金寺(Shwedagon Pagoda)被禁止,其餘的他們並不在乎。」

他指出,攝影師必須避免拍攝和政府或軍方相關的東西,這也是導致那四人陷入困境的原因。

上週被判刑的四人中,有兩名來自緬甸,一名來自新加坡和一名來自馬來西亞,被捕原因是他們在議會大廈使用無人機拍攝。緬甸將首都立於內比都是因為當時偏執的緬甸軍政府擔心外國勢力入侵以及國內動盪問題,因而在2005年11月6日從仰光遷都到內比都,因此該區的高速公路是為了閱兵和大規模機械化的遊行設計而成。

議會大廈是該區新建小鎮中心的巨大建築,由33座建築物組成,且周圍環繞著小型建築。一個「自由無人機」(rogue drone)被推測可以在任何方向上被看見和聽見大約幾公里。據「海峽時報」(Straits Times)報導,他們也曾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拍攝。

然而,若帶著適當的禮貌、謹慎和或許一點點的許可,在緬甸也可以使用無人機。

Julian Ray說道,「緬甸人們現在只是好奇無人機到底如何使用、飛行,及如何拍攝。」

延伸閱讀:涉嫌非法使用無人機 緬甸警方逮捕兩名外國記者

原文發表於The News Lens International,原標題〈Daring to Drone in Myanmar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讀者投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Morley J Westo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