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泰不對等免簽背後的「新南向風險」,和不可迴避的中國因素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4年泰國軍政府發動政變後內政不穩、與西方國家關係進展有限,反而更加倒向中國。而中國近年對於泰國,在經濟及政治影響力也逐步擴大。周旋中國因素,仍是台灣推動新南向不可迴避的重要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列寧曾說「外交是內政的延伸」,泰國透過靈活外交手段,平衡列強勢力度過二戰、捍衛國家主權,成為東南亞唯一沒有經歷殖民的國家。泰國彈性的外交原則,更被稱為「竹子外交」,成為國際關係研究的精采案例之一。

只可惜,在軍政府推翻民選政府以來,因為內政不穩,泰國與西方國家關係進展有限,反而更加倒向中國,亦無心關注東協事務。泰國外交面臨挑戰,更為守勢被動,進而影響台泰交流。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訪泰簽證受阻、台灣免簽證案,都可見到「中國」成為泰方首要考量,這類詛咒揮之不去。

2014年5月,泰國陸軍上將、現任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發動軍事政變,包圍曼谷各主要政府機關,要求女總理盈拉 (Yingluck Chinnawat )交出政權。國會遭到解散、憲法被中止,同時控制媒體及禁止政治集會,至今超過三年,泰國仍未重返民主。

泰國軍政府發動政變,立刻引起美國、歐盟等聲明譴責,而東協 (ASEAN )則遵循不干涉原則,成員國之間鮮少對彼此成員國內政表示立場,即使成員國發生違反民主或人權的行為,東協官方極少表態。

美國與泰國自1833年建交,已有超過180年的外交關係。冷戰期間,美國參與越戰(1964-1976年),更一度選在泰國進行補給,泰國產業也因為駐軍及隨後觀光業的發展,共存於泰國當代社會。

泰美關係迅速降溫後,泰國軍人總理終於等到川普

軍政府奪權後,泰國及西方國家關係「全面降級」,尤其影響元首外交。歐美政要到訪亞洲,紛紛避開泰國,也取消邀請軍人總理進行國是訪問、降低泰美例行的軍事演習規模,泰國與西方主要大國的關係也出現罕見的波動。

2015年底,美國大使戴維斯 (Glyn T. Davies )在泰國外國記者協會 (FCCT )公開表示,美方憂心在軍政府執政下,泰國對於《刑法》第112條(冒犯君主罪, Lèse-majesté )的執行更為嚴厲,美國大使的言論,使泰國民眾認為美方「不尊重泰國法律」,因此在美國大使館外進行抗議;而即便美國大使享有外交豁免權,美國駐泰大使仍被泰國進行調查。

時任英國駐泰大使的Mark Kent更發布推特,諷刺泰國允許民眾在使館外抗議是「對集會限制解禁」的跡象,立刻遭到軍政府發言人發言反擊。為了不讓其他亞洲國家認為「美方承認泰國透過政變奪權是合法的」,泰美交流從未中斷,至少「表面」上維持冷淡。還好泰國軍人總理巴育終於在最後等到了川普,親自飛到白宮與川普會面。

RTS1ETTK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中泰一家親?細數中國逐漸擴大的影響力

中國近年在泰國的經濟及政治影響力逐步擴大。首先,中國遊客成為泰國旅遊業主要客源,泰國與中國廉價航空不停增班;中國電子支付系統更可以在泰國全國便利商店使用。

中國學生在泰國院校成了主要外籍生源,更有大學生移地學習,甚至聘用中國籍老師用中文授課。此外,許多中國人也移往泰國置產、做代購、開店、設立民宿等,遊走泰國法律邊緣。

在泰國主要旅遊景點,中文已經成為必要的語言之一,泰國九世皇國葬正式結束,更預料中國遊客訪泰人數將持續達到新高,而中國特殊的政經體制,旅遊也可以成為中國外交的策略工具之一:近日中國也透過限制旅遊,施壓台灣邦交國教廷及帛琉。面對中國刻意的「懲罰」,也讓中國旅客紛紛轉往泰國旅遊,讓泰國經濟更依賴單一市場。

在安全問題,泰國也逐漸配合中國,甚至公開配合中國跨境執法,香港雨傘運動領袖黃之鋒訪問泰國被遣返;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持有瑞典護照,仍在泰國度假時失蹤,不久就出現在央視認罪。

近年泰國更不顧人權團體抗議,大肆逮捕境內的新疆維吾爾族人,2015年更強制遣返109人到中國,面對刑求風險。近期,泰國南部拘留所更有維吾爾人逃出,中國外交部發布聲明要求泰國盡速抓人,直接指點泰國內政;針對中泰高鐵興建,因為環境評估延宕,中方亦要求泰國盡快做出「正確決定」,間接施壓泰國政府。

「新南向風險」

泰國一直奉行平衡外交,東協重要文件《曼谷宣言》及《清邁協定》也都選在泰國重要城市簽署,顯示泰國外交的積極。而雖然極力希望平衡各方勢力,軍政府仍因為內政紛擾,讓泰國外交面臨挑戰。

台灣外交實踐需「低調」為要,民進黨政府就任至今「新南向政策」也多數仍在「內交」階段,各部會或立委希望端出「新南向」為標題的政策煙火。事實上,很多民眾並不在意實質關係的進展,只在意「免簽與否」,及東南亞工作機會或商機。

我們伸手等待指南,卻不願意費心研究東南亞國家語言或政治社會脈絡。現階段東南亞媒體或學界,沒有大幅討論台灣推動新南向政策,台灣亦沒有積極對東南亞論述南向的方針及具體策略,國際宣傳力度仍顯不足。而只要累積一些「新南向」為題的活動,就急著向國內發新聞「內交」。

開放泰國免簽後,已有許多泰國中產階級實際到訪台灣,改變對台灣的印象。新南向政策仍需要時間推動,卻同時需要應付民眾要求的短期紅利及來自中國的壓力。

中國因素也影響台灣民眾,目前台泰民眾處於不對等免簽(泰國可來台免簽30天、台灣僅可落地簽,汶萊目前也是不對等免簽)。雖駐外館處極力爭取,中國大陸仍是泰方考慮是否對台免簽的重要因素之一;而極少數的個別拒簽或非法打工事件,在台灣卻被負面標籤,去攻擊東南亞民眾,更讓台灣無法團結深化南向關係。

台灣近年在民主、人權的進程,已經成為重要資產,許多泰國社運人士更知道,台灣將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但台灣似乎不太強調台灣價值與制度優勢,更鮮少思考,台灣價值如何用來力抗中國壓力、低調連結泰國公民社會,成為台灣推動新南向的助力。如何周旋中國因素,仍是台灣推動新南向,不可迴避的重要問題。

延伸閱讀:批評「冒犯君主罪」侵犯言論自由:泰國警方對美國大使展開調查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陳彥霖』文章
Loader